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微光(1)

時間:2015-08-16   作者:元程 錄入:元程  瀏覽量:53 下載 入選文集

    (心有猛虎,細嗅薔薇)時針如水流版淌過12點,四周靜悄悄的。我完成最后一節自習,似一只采完蜜的工蜂,雙腿承載著一天的釀果飛回寢室。樓梯上的腳步聲雜亂而沒有規律,我拖著沉重的雙腿,感覺像灌了鉛。

    沓沓......腳步聲霎時停住,空氣如同凝結一般。在我踏出最后一步階梯時,伸出的右腳像是踩到了海綿,毫無力氣。我驚恐至極,欲在這千鈞一發之間收回自己的腿。綿乍破為水,慢慢陷進了我的整個身體, 沒有一絲聲音,還沒來得及一聲喊叫,我已消失在了這靜謐的夜里,如石沉大海。

    四面依舊靜悄悄的。 

    “奎兒,奎兒”不知過了多久,我的耳旁響起一串溫和明麗的低頻率聲音,就像聽過的soft樂。是叫我嗎?音律穿越遙遠的童年記憶,冥冥之中打開了少年塵封已久的心門,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外出,很久都沒有人這樣叫過自己了。有時候我寧愿自己是一個小孩,在母親的懷抱里如夢初醒般地睜開眼鏡,充滿對母乳的渴望和對未來的憧憬。

    “奎兒,奎兒.....”溫和的聲音變得有些急促,撕開了少年內心最薄弱的地方.奎鼓起勇氣,睛地睜開了雙眼。兩只碩大的瞳孔中,映出一個中年婦女的形象。柳葉兒眉,雙眼皮,尖秀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婉兒一笑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最令人難忘的是那雙盈眸,扇子似的睫毛下一灣純凈的眸光,像秋水,瞬間冰釋了少年這顆浮躁的心。

    我打量著眼前這個女人;不高,身體纖細,身著古花式翻領對襟小褂,郭洛帶束身,顯得苗條而富有生氣。長長的褶褲下一雙軟綿透氣小鞋。走起路來輕盈利落,透露出少年意識中現代人普遍缺乏的果敢。那張稍顯稚嫩的臉上融盡了少年對眼前這個女人的欽佩之情。他滿臉驚訝,活像油油青果上的一點微紅。

    婦女關切地說;“奎兒,餓不餓啊?你都睡了一天了,擔心死娘了。起來洗臉吃飯吧,給你做了好吃的。”

    “我不餓......”我快速地說完這三個字,急得像什么任務沒完成一樣。我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碩大的鋪里,身裹棕色麻衣。環視四周,這鋪、這床、這衣服、這屋.......跟我看過的古裝電視劇一模一樣。還有一個稱她為自己媽媽的女人,想到這些,我一臉茫然,疲意頓生。

    “奎兒,你怎么啦?是不是病啦,讓我看看。”說著,婦女便要過來抱他。

    自有意識以來我還從未碰到過這樣的場景 ,爹媽在家少,養自己的爺爺奶奶也是管少教多,成長的心靈不曾碰觸過這突來的溫馨。我受寵若驚,翻身起來,徑自緣路洗臉。走過女人面前時,我明顯感到不好意思。

    “奎兒,我去給你盛飯。”見奎自己起來,她一轉身,又進了廚房。

    屋子里騰空出了片刻的寧靜。少年不語,凝視這碩大臉盆中的那張臉,自己中日讀書卻不知道有另一個現實在自己的生活中。我閉上眼睛,借澆上來的水不停拍打自己。

    一盹小憩的時間,他已端上了可口的飯菜。紫檀木雕花木桌上,三份白瓷瓿光盤閃閃發亮,好像我生活中三顆冉冉升起的太陽。

    不用感受,一股飯香侵入了我的神經,深深印入了腦子。

    溫馨到蒼涼,會議的思緒打開記憶的閘門,往事正一幕幕排隊上演。多少次曾迷失了自己,傷心猶對,陌上的孩子,吹盡了東南西北風,風中的成長,如同畸形兒,任意地拐變。

    小的時候父母就走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用害怕。后來聽白胡子老爺爺將鬼故事,開始怕黑,怕夜里游行的生物。再后來怕老師,怕同學,甚至怕自己........長大了,也該堅強點。慢慢地,在自己心里筑起高高的城墻,足以為堅強。不知什么時候喜歡上了陳奕迅的歌,那種不疼不氧、不冷不熱 、 不溫不火的感覺,渾然塑造了整個性格。

    我就近坐下來,空闊的房間里彰顯出靜謐,自由我與“母親”對坐。

    “奎兒,快吃吧,人是鐵飯是鋼,你都一天沒吃飯了”母親一邊說著一邊給他夾菜。

    我刨了兩口飯,不語,心里鼓動著一股熱流,沖上眼睛,熱淚盈眶。母親多好啊!

    母親瞪著大眼鏡看我,亦是關心,亦是不解。 

    “母——親,我在哪兒啊?這是什么地方?"

    “這是我們家啊。你忘記啦 ,天寶4年我們娘倆隨你父親來到了長安。那時你才這么大”說著他比劃了齊桌子的高度。

    奎一笑,疑問“今年是什么年?”

    “天寶7年”

    奎儼然一笑,臉上轉而露出一絲驚愕,一縷無助的眼神掠過母親的眼境。

    飯后,已是黃昏。母親要奎晚上和她去逛夜市,買點東西,說明天父親要回來。

    奎實在無聊,趁這會兒功夫溜了出來,清風習習,天邊一道淡淡的彩霞,腳下的街道還真是不小,足足有5米寬。抖擻抖擻精神,打著rap,踏著清風,Go !Go!Go!

    “‘奎,又趁你母親不注意跑出來啦!” 

    迎面走來幾個中年婦女,白皙的臉上泛出紅潤的光, 個個肩上斜跨的菜籃格外耀眼.滿滿地盛著蒼耳 蒛菜 鮮肉。談笑之間,也不忘打趣他。

    “人大了,管不住啦.......呵呵”

    “說的是啊!我們家那個一天東跑西跑,找不到影兒.....”

    “男孩子就該這樣......”

    “一會兒快回去,免得你母親擔心”一個中年婦女摸了摸我的頭,告誡道。

    奎笑了笑,快樂的心情如同夜色般慢慢地拉開。

    “好的,一會兒就回。”

    我挺直身板,繼續溜達。忽覺背后有人拉了一下,轉過身去,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直地盯著他。

    “奎哥,我們去河邊玩嘛?”

    “好啊——你是誰?”

    “我是你鄰居家的小美啊。我們經常一起玩,你怎么忘啦”

    在這個世界我是有好基友的,奎意想。要是在兩千年后的世界里一定要和她分享好朋友派。

    “噢,記得.你也是偷偷跑出來的”

    “看到你出來我就出來勒。”她有點不好意思

    “美美,本可以一起去的。不過晚上答應了母親去夜市。明天去好嗎?” 

    大眼睛皺起眉頭想了想,“那好吧”

    “好美美,明天一定早早陪你去啦。”

    她的臉上陰轉多晴,咪咪一笑。“哥,不早了,我們回去吧”

    我實在舍不得這個朋友。又是打招呼,又是做手勢,方才轉身告別。

    美美覺得奎哥今天有點怪,不過高興就好,沒有多想.蹦跳著回家了。 我一路小跑,奔進庭院中,和正在掃地的母親撞了個滿懷。不用想,趕緊過去幫忙。我嘟噥嘟噥嘴,“太悶了就到街上逛逛.......”

    “奎兒,也不是不讓你出去。你出去玩,要告訴母親知道嗎?你說都不說一聲就跑出去,多令人擔心”

    “下次不會了”

    “把這兒收拾干凈,我們馬上出去”母親轉身回房去取東西。

    出來的時候,我已經掃好了。掩好門,和著夜色,母親帶著我入進了這座安靜的城。城的上空是夜,夜靜靜地彌漫在城的上空,泡著一群城中的人。

    市民的歡笑聲、藝人的作樂聲、  絲竹管弦之樂、開懷痛飲之音.......紛紛從不遠處傳來。這是長安城的繁華區長安城最大的酒樓屹立在這里。

    “客觀,上面請”娘倆未進,熱情的小二迎面而來。

    他的臉上一堆笑,一邊鞠躬,一邊連連喊請,“你算是來對啦,這兒是長安城最好的酒樓。不是吹牛逼,你上街上打聽打聽,鴻賓樓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啊。”

    小二拉下肩上的方巾,安排娘倆在二樓的西南角坐下,“我們這兒什么都有,二位來點什么?”

    “羊臂儒”母親問,“有嗎?”

    “客觀,你真有眼光。羊臂儒使我們店的招牌菜。想當初,我們的師傅是給圣上做菜的御廚,口味絕對包你滿意!”他看了看一旁的奎,“這孩子長得真俊啊,將來一定有所作為!”

    小二這方白色的毛巾倒是和電視劇里一模一樣,奎私底下想。

    他的眼光又回到母親身上,“他是你兒子吧。”見到母親微微一笑,“有這樣的兒子,你真有福氣!”

    “羊臂儒,再加兩份打底菜。”

    “好吶”“羊臂儒,馬齒莧,蕨菜各一份”樓下傳來小二洪亮的數菜聲。

    進餐時,奎吃得很香,母親很高興,不時娘倆相視而笑,藝人的弦子隨聲附和。在樓梯的做轉角處,一名白發老者一邊拉著二胡,一邊唱著白居易的楊柳枝:

    一樹春風千萬枝,

    嫩于金色軟于絲。

    永豐南角荒園里,

    盡日無人屬阿誰?

    他的臉很瘦,顴骨高高地凸出來,一撮隨風飄動的白胡須平添了幾分仙風遺骨。彈奏時,白胡子的左手在 弦桿上下移動,手指靈動在弦上飛舞,活像是在跳芭蕾。右手在弦柄上有力地運功,一指一運間,畢生的情感躍然指上。

    奎眼里閃著亮光,“娘,這兒挺氣派的,這鴻賓樓主一定家纏萬貫吧。”      

    “是啊,這鴻賓摟主名叫莫蕓第,是個出色的商人。想當初他家窮,給人當伙計。他什么臟活苦活都做,老板不在的時候記賬,幫忙抹桌子,招攬顧客,伺候老板娘......漸漸地他成了老板的左膀右臂。老板膝下無子,年老的時候把店托付給他管理。店在他手里越做越大,成就了今天長安城最大的酒樓_鴻賓樓。奎爾,記住了。長大了,誠信當頭。” 

    “嗯”我托著下巴認真聽母親講述。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上一篇:扒皮 下一篇:時光記錄——羽的人生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以殤公子 對 末日 死星 的評論
花園,象征植物大自然..
寒士 對 七律 折柳 的評論
天生日月兩艘船這想象不得了..
寒士 對 七律 二月 的評論
新生一片瓊如雪再看三千玉似煙..
寒士 對  的評論
思嬌心切魂牽夢縈..
揚雪 對 春戀 的評論
戶外燒烤還是比較有趣的!..
90vs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