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紅軍排長王德成(一)

時間:2015-08-19   作者:樺林邊緣 錄入:樺林邊緣  瀏覽量:125 下載 入選文集

    “一排長,白匪軍又進攻了!”一個長得瘦、臉上沾些土渣,有點汗水、中等身材,一臉忠誠的紅軍戰士21歲的李志渠對在身邊,半躺在褐紅色戰壕壁下地上的,利用白匪軍被打退的戰斗間隙,打一會盹,有一米八的27歲的紅軍排長王德成心喊道。王排長頭戴邊緣呈皺褶的軍帽,帽正中:是繡的一紅五星;一雙英勇明亮親熱的眼睛安靜地閉著,十分英俊、憨厚、血性的方臉略側向右邊,一對略扁平的黑乎乎的性感鼻孔下,是一串黝黑的大胡子,脖子上幾股細條的汗水慢慢流進他有兩道紅領章、白色襯衣套著的藍灰色軍衣的衣領里。他把白襯衣和藍灰色的軍衣衣袖卷起在手肘上的雙手放在他斜插在緊系著寬皮帶里的肚皮上的駁殼槍上,正在打著盹。他就是紅軍第三軍團七營一連四排排長27歲的王德成。王排長已經睡了近二十分鐘。睡得迷迷糊糊的他聽到在自己側邊站著紅軍戰士劉志渠喊了一聲,就趕快從半躺著的地上跳起來。他起來,就轉過身,他需要做的是:看清陣地下白匪軍的進攻情況。這時,有一百多個白匪軍從山腳開始不慌不忙地向山上僅剩不多的十個紅軍進攻。

    從昨天早上到今天下午,他們已經和國民黨軍隊周德凱團長派出多紅軍幾倍的兵力,打了一天半的仗了,到現在為止,他一個排48個紅軍戰士陣亡了42戰士,都死在他身邊的戰壕和陣地上。而此刻就在他身邊,一個紅軍戰士身子撲著死在呈浪形般的干硬的陣地上;再過去,一個28歲戰死的老紅軍戰士仰躺在陣地上,他肚皮上被落在陣地上一枚炮彈彈片崁進他緊系著寬皮帶的稍往上些的肚皮里,有多股或細或粗的血從這個紅軍戰士的被燒爛的殷紅的肚皮里流出來到他的皮帶處,沿著他緊系著寬皮帶的腰間流到了他身下的紅色泥土上。此時,在王排長往西過去的戰壕的地上,還躺著、或撲在地上的五六個已經犧牲的戰士:有幾股和多股細或粗條的血在他們沾些土渣的一、幾個彈孔的豐滿胸部上等。其中有一個仰躺在地上的戰士胸部以下的肚皮上,血從打爛的軍服與血肉相混的從他有五六顆彈孔的肚皮里流出來染紅了他緊系在肚皮上的寬皮帶處;緊挨著他的略拱些的地上,一個死去的戰士倒在一個戰士的頭上;還有一個死去的戰士斜倒在一個戰士的肚皮上等,在他們的橫七豎八的身子上,流著放射狀的血跡等。這六個紅軍戰士是今天下午,就是一個小時前陣亡的。看著這些從昨天上陣地起就打仗,和自己說話,一個個忠厚毫無畏懼戰死的紅軍戰士的遺體;從國民黨軍隊第一次進攻開始,就一個、兩個不等地中彈倒下和犧牲,他們的美好生命在一瞬間就消失殆盡了。他們主要死于前身中彈、與攻上陣地的白匪軍進行白刃戰,或用手榴彈與敵人同為灰燼等等。

    這時,跟紅軍排長王德成印象最深的是中午12點的白刃戰。那閃著銀亮刺刀的碰撞聲,勇敢無畏的紅軍刺刀刺進敵人胸膛時鮮血迸濺的情景。有一個23歲的紅軍戰士,在刺死了兩個白匪軍的同時,被立刻攻上來的三個白匪軍圍殺。自己也不畏懼,在王排長的幫助下,擊退了三個白匪軍。這個23的戰士叫吳中。他身子健壯、圓臉、有些矮、手臂多有力的!

    讓我們講一下這一件事。

    ……

    這時,王德成排長看見吳中被三個敵人圍住,自己趕快打倒了跟前的敵人,連忙跑過來喊道:“吳中,別慌!”這個時候,王排長想只有更快到達23歲的紅軍戰士吳中身邊,吳中就不會孤立。一會,王排長跑到了吳中身子前,用自己的身子擋住吳中。沉著地說:“小吳,你退后。”

    “不行,排長,我走開了,就只有你一個人。”小吳端著刺刀不走,因為,對方是三個人,畢竟,這對自己的排長危害最大。王排長立刻說:“我來對付他們,你快去幫別的同志!”

    “那好吧。”吳中立刻答應,他明白了自己排長的話,趁現在雙方在對峙中,然后,從自己排長的身旁后退,這一動作非常的快。他明白,白匪軍就有可能稍后對他和自己排長發起攻擊。而在他離開自己排長僅一兩秒鐘后,他聽到了身后兇狠的喊聲,腳步踏在地上清晰的聲音,他知道敵人開始攻擊自己的排長了。排長是不怕他們的,因為,他的拼刺技術是綽綽有余的。他聽到了兇惡的喊叫聲,這聲音仿佛是他的腳邊響起似的。他立刻轉過身,看見了王排長,往右邊一站;一個敵人的刺刀,從王排長站過的地方刺過來,企圖刺進腰闊肩寬的王排長的肚皮里。王排長手里沒有刺刀,只有駁殼槍。他立刻伸出駁殼槍,向這個白匪軍開了一槍。子彈從敵人的肩膀上越過,敵人嚇得倒在了地上。另外兩敵人看到同伴撲倒在地上,迅速發起攻擊,就是說:一起上。像狼一樣端正刺刀朝王排長緊系著寬皮帶的肚皮刺來;王排長看到兩敵人對他進攻了。王排長迅速身子往后一退,同時,被腳下的像饅頭的土塊,抵了一下,人就仰倒在地。兩個敵人得意了,就積極用身子撲近倒在地上的王排長。剛走開四五步的吳中,實在擔憂自己厚道的好排長。他轉身,看到這一情景,吳中呆住了!他腦袋立刻暈了!看到自己排長有被刺死的危險。感到了自己的身體仿佛發硬了,仿佛身體里的血都在沖起來,一瞬間,冷下去。兩把舉起的刺刀立刻從空中,就要往下刺向倒在地上的王排長緊系著寬皮帶的肚皮和胸部。警覺的王排長注意到,從自己頭上方的少云的藍空中,兩個站在他身旁的敵人已經舉起兩把呈長細條狀的刺刀,斜直而迅速朝他的肚皮刺下來;他身子猛地一翻身,兩把刺刀又狠又快刺進了他背后的土里至一小半刀身,而露在外面的刺刀還亮晃晃的。

    王排長趁兩個白匪軍在發愣時,立刻抬起身子,迅速側身,把握有駁殼槍的右手往上對著兩個敵人連續開了幾槍,打中了兩個白匪軍。白匪軍立刻大叫一聲,身子立刻抖動,就像觸了電,往山坡下滾去。這時,原先倒在地上的白匪軍,在一會的痛苦后在王排長的側后站了起來,舉起刺刀,想打爛王排長的頭。這時就是說,王排長是背對敵人,不知道自己在危險中,只是還在剛才被他打下去的敵人后的欣慰中。這時,敵人的刺刀,在王排長的背后,在往他戴著軍帽的頭頂上刺下去。吳中看到了這一情形,他驚醒了過來,仿佛被倒了一盆冷水。他迅疾向自己的排長猛撲過去。他想極力推開自己的好漢排長,以免他被敵人刺中。頓時,敵人尖利的刺刀刺進了吳中緊系著寬皮帶的背上。在他剛推開自己的排長一瞬間。被推開倒地的王排長,在大驚失色的同時,回看到:從吳中緊系著寬皮帶的前撲的肚皮和有些豐滿的胸部間已經被刺刀刺穿他的肚皮的視角。吳中悶哼一聲,撲在地上。王排長明白這是吳中在用自己生命救自己。他立刻從吳中撲倒的身子過來些的地上半起身,握住駁殼槍的右手迅速一出開槍把這個白匪軍打死。他把吳中抱在懷里,激動和哽咽說不出話,他低下頭,十分的悲憤……

    這時,失去戰友的王排長,在白匪軍又一次對紅軍進攻的叫喊中,中斷了自己回想,仿佛他在大睡中,被驚醒了一樣。他定神一看:白匪軍剛到了大半山坡,還有七八分鐘到陣地下。王排長本能地把右手慢慢伸向斜插在他緊系著醬色寬皮帶里的肚皮上的駁殼槍的槍柄上,左手抬起扣進在他肚皮正中的寬皮帶里,一拔松,右手就抽出他懷里寬皮帶里的駁殼槍,但是,在王排長身邊的所有紅軍戰士就有六個人,就是說:他們一個排48個人,就還有6個,還有一個女衛生員小孫。除26歲的年輕英勇的紅軍排長王德成,還有:機槍手老紅軍戰士28歲的郭海峰、吳正凱23歲、班長胡亮24歲、還有22歲的李有山等。

    前天下午,紅軍排長王德成和他的一連四排奉自己連長鄭忠誠之命,在江西廣德山區的天臺山陣地已經戰斗了一天一夜了,是為了掩護紅軍三團的撤離。他們已經打退了白匪軍多次進攻了。我們需要說明:現在是1934年近十月,據歷史記載:是中國工農紅軍第五次反圍剿的后期,在王明左傾軍事冒險政策的指揮下,紅軍處于慘重失敗中。王排長一個排48個戰士戰死得來只剩下6個戰士、一個女衛生員孫蓮秀,包括王排長本人8個人。,我們需要補充一句:先前受傷的戰士照樣拿起槍,堅守陣地,直到陣亡。聽到機槍手紅軍老戰士29歲的郭海峰的喊聲。王排長沒有回頭,他立刻觀察在陣地下的白匪軍。這時,在郭海峰東側下邊的斜斜的坡地上,有一群白匪軍在往上攻上來;而這邊的白匪軍也在往上攻。在王排長所呆的正面陣地下,就有一群密集的白匪軍在攻近。而包括王排長在內的6個人,都在王排長身子兩邊趴在陣地上,端好上了子彈的步槍,準備戰斗!

    紅軍排長王德成根本就沒有絲毫的膽怯,盡管他只有幾個人。他右手握住駁殼槍,等著敵人上來。他決定:只要他還沒有死,就要打到最后一刻為止。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上一篇:賀蘭山(一) 下一篇:借錢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以殤公子 對 末日 死星 的評論
花園,象征植物大自然..
寒士 對 七律 折柳 的評論
天生日月兩艘船這想象不得了..
寒士 對 七律 二月 的評論
新生一片瓊如雪再看三千玉似煙..
寒士 對  的評論
思嬌心切魂牽夢縈..
揚雪 對 春戀 的評論
戶外燒烤還是比較有趣的!..
90vs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