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红军排长王德成一)

时间2015-08-19   作者桦林边缘录入桦林边缘 浏览量129 下载 入选文集

    一排长白匪军又进攻了一个长得瘦脸上沾些土渣有点汗水中等身材一脸忠诚的红军战士21岁的李志渠对在身边半躺在褐红色战壕壁下地上的利用白匪军被打?#35828;?#25112;斗间隙打一会盹有一米?#35828;?7岁的红军排长王德成心喊道王排长头戴边缘呈皱褶的军帽帽正?#26657;切?#30340;一红五星一双英勇明亮亲热的眼睛安静地闭着十分英俊憨厚血性的方脸略侧向右边一对?#21592;?#24179;的黑乎乎的性感鼻孔下是一串黝黑的大胡子脖子上几?#19978;?#26465;的汗水慢慢流进他有两道红领章白色衬衣套着的蓝灰色军衣的衣领里他把白衬衣和蓝灰色的军衣衣袖卷起在手肘上的双手放在他斜插在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的驳壳枪上正在打着盹他就是红军第三军团七营一连四排排长27岁的王德成王排长已经睡了近二十分钟睡得迷迷糊糊的他听到在自己侧边站着红军战士刘志渠喊了一声就赶快从半躺着的地上跳起来他起来就转过身他需要做的是看清阵地下白匪军的进攻情况这时有一百多个白匪军从山脚开始?#25442;?#19981;忙地向山上仅剩不多的十个红军进攻

    从昨天早上到今天下午他们已经和国民党军?#21448;?#24503;凯团长派出多红军几倍的兵力打了一天半的仗了到现在为止他一个排48个红军战士阵亡了42战士都死在他身边的战壕和阵地上而此刻就在他身边一个红军战士身子扑着死在呈浪形般的干硬的阵地上再过去一个28岁战死的老红军战士仰躺在阵地上他肚皮上被落在阵地上一枚炮弹弹片崁进他紧系着宽皮带的稍往上些的肚皮里有多股或细或粗的血从这个红军战士的被烧烂的殷红的肚皮里流出来到他的皮带处沿着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腰间流到了他身下的红色泥土上此时在王排长往西过去的战壕的地上还躺着或扑在地上的五六个已经牺牲的战士有几股和多?#19978;?#25110;粗条的血在他们沾些土渣的一几个弹孔的丰满胸部上等其中有一个仰躺在地上的战士胸部以下的肚皮上血从打烂的军服与血肉相混的从他有五六颗弹孔的肚皮里流出来染红了他紧系在肚皮上的宽皮带处紧挨着他的略拱些的地上一个死去的战士倒在一个战士的头上?#25442;?#26377;一个死去的战士斜倒在一个战士的肚皮上等在他们的横七竖?#35828;?#36523;子上流着放射状的血迹等这六个红军战士是今天下午就是一个小时前阵亡的看着这些从昨天上阵地起就打仗和自己说话一个个忠厚毫无畏惧战死的红军战士的遗体从国民党军队第一次进攻开始就一个两个不等地中弹倒下和牺牲他们的美好生命在一瞬间就消失殆尽了他们主要死于前身中弹与攻上阵地的白匪军进行白刃战或用手榴弹与敌人同为灰烬等等

    这时跟红军排长王德成印象最深的是中午12点的白刃战那闪着银亮刺刀的碰撞声勇敢无畏的红军刺刀刺进敌人胸膛时鲜血迸溅的情景有一个23岁的红军战士在刺死了两个白匪军的同时被立刻攻上来的三个白匪军围杀自己也不畏惧在王排长的帮助下击退了三个白匪军这个23的战士?#24418;小?#20182;身子健壮圆脸有些矮手臂多有力的

    让我们讲一下这一件事

   

    这时王德成排长看见吴中被三个敌人围住自己赶快打倒了跟前的敌人连忙跑过来喊道吴?#26657;?#21035;慌?#38381;?#20010;时候王排长想只有更快到达23岁的红军战士吴中身边吴中就不会孤立一会王排长跑到了吴中身子前用自己的身子挡住吴?#23567;?#27785;着地说小吴你退后

    ?#23433;校?#25490;长我走开了就只有你一个人小吴端着刺刀不走因为对方是三个人毕竟这对自己的排长危害最大王排长立刻说我来对付他们你快去帮别的同志

    那好吧吴中立刻答应他明白了自己排长的话趁现在双方在对峙?#26657;?#28982;后从自己排长的身旁后退这一动作非常的快他明白白匪军就有可能稍后对他和自己排长发起攻击而在他离开自己排长仅一两秒钟后他听到了身后凶狠的喊声脚步踏在地上清晰的声音他知道敌人开始攻击自己的排长了排长是不怕他们的因为他的?#21019;?#25216;术是绰绰有余的他听到了凶恶的喊叫声这声音仿佛是他的脚边响起似的他立?#22871;?#36807;身看见了王排长往右边一站一个敌?#35828;?#21050;刀从王排长站过的地方刺过来企图刺进腰阔肩宽的王排长的肚皮里王排长手里没有刺刀只有驳壳枪他立?#36538;?#20986;驳壳枪向这个白匪军开了一枪子弹从敌?#35828;?#32937;膀上越过敌人吓得倒在?#35828;?#19978;另外两敌人看到同伴?#35828;?#22312;地上迅速发起攻击就是说一起上像狼一样端正刺刀朝王排长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刺来王排长看到两敌人对他进攻了王排长迅速身子往后一退同时被脚下的像馒头的土块抵了一下人就仰倒在地两个敌?#35828;?#24847;了就积极用身子扑近倒在地上的王排长刚走开四五步的吴?#26657;?#23454;在担?#20146;?#24049;厚道的好排长他转身看到这一情景吴中呆住了他脑袋立刻晕了看到自己排长有被刺死的危险感到了自己的身体仿佛发硬了仿佛身体里的血都在冲起来一瞬间冷下去两把举起的刺刀立刻从空?#26657;?#23601;要往下刺向倒在地上的王排长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和胸?#20426;?/span>警觉的王排长注意到从自己头上方的少云的蓝空?#26657;?#20004;个站在他身旁的敌人已经举起两把呈长细条状的刺刀斜?#20493;?#36805;速朝他的肚皮刺下来他身?#29992;?#22320;一翻身两把刺刀又狠又快刺进了他背后的土里至一小半刀身而?#23545;?#22806;面的刺刀还亮?#20301;?#30340;

    王排长趁两个白匪军在发愣时立刻抬起身子迅速侧身把握有驳壳枪的右手往上对着两个敌人连续开了几枪打中了两个白匪军白匪军立刻大叫一声身子立刻抖动就像触?#35828;?#24448;山坡下滚去这时原先倒在地上的白匪军在一会的痛苦后在王排长的侧后站了起来举起刺刀想打烂王排长的头这?#26412;?#26159;说王排长是背对敌人不知道自己在危险?#26657;?#21482;是还在刚才被他打下去的敌人后的欣慰?#23567;?/span>这时敌?#35828;?#21050;刀在王排长的背后在往他戴着军帽的头顶上刺下去吴中看到了这一情形他惊醒了过来仿佛被倒了一盆冷水他迅疾向自己的排长猛扑过去他想极力推开自己的好汉排长以免他被敌人刺?#23567;?/span>顿时敌人尖利的刺刀刺进了吴中紧系着宽皮带的背上在他刚推开自己的排长一瞬间被推开倒地的王排长在大惊失色的同时回看到从吴中紧系着宽皮带的前?#35828;?#32922;皮和有些丰满的胸部间已经被刺刀刺穿他的肚皮的视角吴中闷哼一声扑在地上王排长明白这是吴中在用自己生命救自己他立刻从吴中?#35828;?#30340;身子过来些的地上半起身握住驳壳枪的右手迅速一出开枪把这个白匪军打死他把吴中抱在怀里激动和哽咽说不出话他低下头十分的悲愤

    这时失去战友的王排长在白匪军又一次对红军进攻的叫喊?#26657;?#20013;断了自己回想仿佛他在大睡?#26657;?#34987;惊醒了一样他定神一看白匪军刚到了大半山坡还有七八分钟到阵地下王排长本能地把右手慢慢伸向斜插在他紧系着酱色宽皮带里的肚皮上的驳壳枪的枪柄上左手抬起扣进在他肚皮正中的宽皮带里一拔松右?#24535;?#25277;出他怀里宽皮带里的驳壳枪但是在王排长身边的所有红军战士就有六个人就是说他们一个排48个人就还有6个还有一个女卫生员小孙除26岁的年轻英勇的红军排长王德成还?#26657;?#26426;枪手老红军战士28岁的郭海峰吴正凯23岁班长胡亮24岁还有22岁的李有山等

    前天下午红军排长王德成?#36864;?#30340;一连四排奉自己连长郑忠?#29616;?#21629;在江西广德山区的天台山阵地已经战斗了一天一夜了是为了掩护红军三团的撤离他们已经打退了白匪军多次进攻了我?#20999;?#35201;说明现在是1934年近十月据历史记载是中国工农红军第五?#30031;次说?#21518;期在王明左倾军事冒险政策的指挥下红军处于惨重失败?#23567;?#29579;排长一个排48个战士战死得来只剩下6个战士一个女卫生员孙莲秀包括王排长本人8个人我?#20999;?#35201;补充一句先前受?#35828;?#25112;士照样拿起枪坚守阵地直到阵亡听?#20132;?#26538;手红军老战士29岁的郭海峰的喊声王排长没有回头他立刻观察在阵地下的白匪军这时在郭海峰东侧下边的斜斜的坡地上有一群白匪军在往上攻上来而这边的白匪军也在往上攻在王排长所呆的正面阵地下就有一?#22909;?#38598;的白匪军在攻近而包括王排长在内的6个人都在王排长身子两边趴在阵地上端好上了子弹的步枪准备战斗

    红军排长王德成根本就没有丝毫的胆怯尽管他只有几个人他右手握住驳壳枪等着敌人上来他决定?#35088;灰?#20182;还没有死就要打到最后一刻为止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贺兰山一 下一篇借钱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李朝胜 对 ?#20197;?#25285;任站长..
厭之 对 七绝夕阳 的评论
有景有情妙厭之..
天狼 对 清平乐 漫 的评论
语言清丽含蓄表达的?#26143;?#23113;..
天狼 对 清平乐 漫 的评论
语言清丽含蓄表达的?#26143;?#23113;..
天狼 对 沁园春感恩 的评论
全篇格调雄浑气象磅礴高唱..
90vs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