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賀蘭山(一)

時間:2015-08-22   作者:樺林邊緣 錄入:樺林邊緣  瀏覽量:47 下載 入選文集

     一九六八年八月十多號,一列悶罐火車從東北遼寧金縣開了四五天,到青海南下向位于寧夏銀川西北的賀蘭山開去。火車上載有中國人民解放軍2905部隊九團。據歷史記載和解放軍老戰士汪穗福、張風潮等的回憶文章說:為了適應國際時事風云的變化,在極有可能出現敵國對我國發起戰爭的前兆下,1968年3月,遼寧沈陽軍區空軍后勤部根據黨中央和中央軍委的指示組建空軍工程兵九團,這就是中國人民解放軍2905部隊九團。它由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援越的軍人組成,還有在68年2月從廣東、湖南、江蘇、福建、上海、北京招來的新戰士占了部隊兵員百分之70。他們經過了新兵訓練,樹立了聽黨指揮、保衛祖國、為人民服務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的部隊規則和宗旨,從1968年5月開始,部隊分批向寧夏賀蘭山前往。而此時在火車上的是:解放軍九團一營一連、二營、三營的全體戰士和指揮官。

(這本小說以解放軍戰士汪穗福、張風潮的回憶文章為原形)

    他們(解放軍)在悶罐火車里坐了四天五夜的火車,只是有時,火車在草原或者別的山地軍供站停下,他們才可以下車吃飯走動,之后,也沿途看到了一些美麗的景色:藍天,如棉絮潔白的云朵,同樣潔白靈動的羊群在一大片碧綠色長得矮齊寬闊的草地上跑動的情景,令這些解放軍新戰士又愉悅又充滿遐想,都希望他們所去的賀蘭山是這樣。之后,火車向很遠而荒涼的西北開去,他們的目的地是一一一寧夏賀蘭山。據歷史記載和當時的解放軍戰士的回憶文章說:到這里來的兵是從老部隊里抽出來的。一個班只有三個老兵,其他的都是1968年從廣東、天津、河南、江蘇等地熱誠參加解放軍的新兵。  他們充滿著青春純樸的和堅韌不拔意志的英武身影,令人喜愛,他們是忠誠執著的中國人民解放軍……

小說以解放軍2905部隊九團戰士賀蘭山掘洞人汪穗福、張風朝等人的回憶文章、照片、圖片為原形。以一營一連和三營七連解放軍戰士、指揮官進行綜合描寫。

    “同志們,到賀蘭山了!”解放軍九團一連連長28歲的張進軍,廣東人,長得非常英俊、白而潤澤的團臉、有一米78,他對在自己前后坐著從細線般的車門縫隙外透進來的日光使車廂里不再暗黑的戰士們說,多高興的!這時,火車到了位于銀川西北荒漠一個偏僻小站停下。一度是黑乎乎的悶罐車的灰色鐵門,忽地從門外被鐵路工人打開了。就像在一個鐵盒子里面一樣,倦困了多天,一直都覺得非常倦怠無奈的解放軍,從同樣倦怠的而向往的心情中,在黑乎乎的車廂里,看到鐵門被打開,就眼發花,神智暈的神態的解放軍,有一種,我們到了家的感覺而高興得喜出外望。

    在這些解放軍戰士中大部分都是40年代出生的,他們的年齡在18、19、20、21之間。充滿了朝氣的青年,他們以豪情的胸懷,積極參加解放軍堅決保衛祖國的意志,是純樸有為的中國青年解放軍。他們聽到了自己的張進軍連長,喊大家下車了,就覺得到目的地里了,不用再坐這令人惱火的火車了,都振奮了,就紛紛地站起來,彎下腰,拿起放在冷硬的車板地上的行李卷,背在背上,轉過身來,向大開著的車門下去。長得非常溫厚、心地正直、而機敏的張連長又說:“同志們,把自己的衣著整理一下,不要讓人民看到:我們解放軍軍容不整。”張連長在自己戰士下車前,提醒他們不能跟解放軍丟臉。

    “是連長!”戰士們回答。張連長在說時,就抬起自己的雙手整理一下戴有五角星的軍帽,脖子邊相對應的紅領章,把緊系在他肚皮上的朱紅色皮帶扶正。才上前一步,跟跟前的一個看上去有18歲的戰士整理他的衣著。戰士們都心急各自整理自己的軍容,好馬上下車,好盡快到達他們在早前想象的賀蘭山一定是一片綠草、白色羊群、藍天的美好景象走去。過了幾分鐘,等大家都整理好了。張連長說:“同志們,下車吧!”然后,戰士們就依次一個個地跳下了車。這一刻,離他們認為的賀蘭山一定是一個美好的地方的期盼和愿望就要實現。

    一個個頭戴綠色、軍帽上的正中有一顆光耀的紅五星,一張張喜氣的充滿了理想、熱血保衛中國的潤澤的臉,脖子兩側是相對稱的鮮紅領章,一根朱紅色的皮帶緊系在每一個解放軍官兵的腰間;他們背背著鋪蓋卷,還有穿過他們腰背后的緊系著皮帶里的布包等。他們有些兩手抬起把背在他們放在背上的鋪蓋卷上的步槍的從他們脖子旁的肩上到他們胸前的槍帶子壓著,往前面的站口走去。這些解放軍坐了幾天幾夜火車的疲乏神態似乎沒有抑制住他們以為的,自己所要到的目的地一一一賀蘭山,一定是一個藍色白云,一橫片草原的想象的向往中。在一排長丁曉軍的軍事口令下,在停在他們身后的火車邊的簡陋的站臺地上列隊集合。

    解放軍2905部隊九團一營一連連長張進軍就站在三橫排一連戰士們的跟前說:“同志們,我們已經到達目的地了。只要出了火車站,再往西邊走,過去不遠就是賀蘭山了。”張連長把他非常英俊的團臉對著一個個臉上充滿了對到達賀蘭山的新奇新鮮的戰士們。而他本人也沒有見過這個山是什么樣子。他看到戰士們似乎人未到心在急的神態,就不再廢話了。非常利落地大聲一喊:“好,咱們走吧!”

然后戰士們向前面紛紛走去。

    “二排長,”走在二排長林飛身邊的新戰士19歲的姚同得,長的有些矮壯、團臉,還有長得一米六五的,一雙清秀的臉的趙兵,個子瘦,愛說笑的李力前,都是從廣東中山等地來的兵。這些68年的新解放軍戰士大多是1947前后生的,都是在祖國溫暖幸福的環境里長大,是18、19、20歲的美好年齡的時候。他們都思想積極、熱血凜凜、參加解放軍、保衛祖國!

    中國六十年代有一句口號:農民的田地麥浪滾滾、工廠繁忙沸騰、我們的解放軍戰士保衛邊疆。

   “什么?”臉長非常瘦,容貌非常英俊,有一米七三的二排長林飛,邊往前走就邊側過臉來問。他們幾個人的左右前后都是身著綠色軍服,頭戴有紅五星的綠色軍帽,腰間上緊系著一根朱紅色的皮帶,背背著疊好的鋪蓋卷和斜背著的步槍等等戰士,都在向前面簡易的車站出口較快地走去。而他們的兩邊靠西側是:一座泛著土黃色沒有葉草的扁長的矮山,有四五座在鐵軌邊的陳舊的灰磚平房;東面也是六七間平房有倉庫、鐵路職工的宿舍和一棟兩層青樓的車站調度室和辦公樓。在這個小站唯一的一根鐵軌邊上,豎起一塊牌子,上面寫著:柳安站。

     “我們終于到賀蘭山了,這里一定是跟我們看到的在甘肅青海的沿路上,一大片的大草原,是吧?”

     “嗯。”林排長認為一定是。
     “排長,你說,一定有羊吧?”姚同得一臉都是對他們馬上就要到達賀蘭山的美好的猜想中。
     “那當然。”
     “到一個新地方多好呀!”姚同得心情是那樣的高興,他感嘆道。他臉上都是愉快的表情,從火車到達寧夏這個西北偏遠小站起到現在就一直這樣充滿了急切看到賀蘭山的迫不及待的心情,具有同樣心情的還有很多的新戰士。比如:有李力強、汪穗福、李力前等。
     “嗯,我們又可以為國效力了……”
    他們一起往前面沒有車站門的,站外兩邊幾乎少人走的一兩條街上走去。過了街,他們往西走,走了二十分鐘,來到了一片有很多小石塊的呈土黃色的高山下。張連長才停下,對身后一長串身著綠色軍衣,鮮紅領章,腰間緊系一根朱紅色皮帶的戰士們大聲說:“同志們,這就是賀蘭山。”

    展現在所有解放軍眼中的是:一橫片寬廣而平坦的呈灰土色的土地。它靠北是多座連綿的沒有一顆樹草的賀蘭山,與遠遠的在蔚藍色潔凈的藍天相接;在前面,很遠的北側是一片時高時低的扁長的矮山,和多座如浪尖形的山巒和皺褶般的褐土色的山壁。在往南,就是延伸到前面和側南面的寬廣而一抹平展的平地。在近處和遠處都是小石子和小石塊相雜的土地。在夏日炎炎的氣息里,你能感到一種溫熱后面的隱隱的熾熱,使得干涸的地面孤零零的。這里什么都沒有:沒有一間房,一棵樹,沒有一個人影在走動。在一片土黃顯得干燥的地上,只是隱隱能感受到,中國西北六月夏日的炎炎的氣息,讓每一個戰士已經看到了。在位于賀蘭山下往南延伸到天邊的寬廣平坦的土地上到眼前都是密集泛著土黃色的小石塊,如小點子般的綠草,一小陀一小陀的與小石塊相雜其間展現在眼前,感到眼前的一切跟沙漠沒有兩樣。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上一篇:萬元戶 下一篇:紅軍排長王德成(一)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以殤公子 對 末日 死星 的評論
花園,象征植物大自然..
寒士 對 七律 折柳 的評論
天生日月兩艘船這想象不得了..
寒士 對 七律 二月 的評論
新生一片瓊如雪再看三千玉似煙..
寒士 對  的評論
思嬌心切魂牽夢縈..
揚雪 對 春戀 的評論
戶外燒烤還是比較有趣的!..
90vs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