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微光(2)

時間:2015-08-30   作者:元程 錄入:元程  瀏覽量:30 下載 入選文集

(每個人都是一朵煙花,雖然短暫,也要綻放最美麗的一瞬。)翌日,朝暉初起,第一縷陽光還未刺破云端,奎已不見了人影。

    我記得昨天對美美說的話,和著母親給的銅錢買了幾個白凈的包子,虎式地吞下去。包子騰騰的熱氣粘在皮膚上,帶來蒸發后的絲絲涼意,如同晨曦里未干的露珠,溽濕了一路奔向河邊的兩只褲角。草葉上的珍珠晶瑩剔透,靜靜地吊在草尖上,奎渾然不覺,以至于一個不小心地加速,又有幾粒跌落下面的溪溝。

    驛到河邊,見美美還沒有來,他把些許煩悶發在湖面上,連拾數石,扔向遠邇。咚、咚、咚.....水聲四起,碧波蕩漾,鑒開了水中明凈的少年。

    “是誰?是誰打擾我的清境,壞我的幽夢!”真是這波未停,一波又起,石頭撞擊水面的消聲音還未消邇,責怪之音如期而至, 大有比那回音捷足先登之勢。

    我尋聲掘源,在不遠處的一塊黑灰色大石頭上見到了真像。他打量著我,我注視著他:長條兒臉,眉目清秀,頭戴襆頭,深著袍衫,腰系革帶,下墜一個翡色玉佩。腳登黑灰小戰靴,手持篆體《呂氏春秋》。奎不懂篆體,瞅著封面幾個大字,“我不認識他,他不認識我”意想這下成文盲了。還好,他年齡與我相仿,不會有問題。

   長條臉跳下來, “是你打擾我吧。”

   “你如何知道是我呢 ”

   “你是你,我是我,這河邊 除了你, 還會有誰,你說。”

   “還有我”良久,一個秀氣的聲音從奎背后飄來。

   “美美 ,你什么時候在我身后啦!”

    長條臉自覺理虧沉下頭,作沉思狀,三人場面進入沉默狀態。

   “你是你,我是我,除了我,還有美美。  今天我們三人相遇,這是緣分吶。我叫元奎,請多指教。”“這是美美,我的好朋友”奎率先打破沉默。

   “我叫莫俊榮,喜歡讀書,結交有志之士。有空來鴻賓樓我請你們吃酒。”

   “鴻賓樓,好耶。”美美拍手叫和。

   “莫非你是鴻賓樓掌柜莫蕓弟的令郎?”

   “正是在下” 

    奎上去就是一個擁抱,亦是熱情亦是激動。“聽聞母親談起令尊的故事后,我很是佩服他的品質和毅力。今日見到令郎,真是虎父無犬子。”

   “奎兄,不瞞你說,我在一直在向父親學習,引以為榜樣,想著某一天能超越他,做回自己,做回莫俊榮,成為全京城最大的老板。”倆人竟是一見入故,相見恨晚。

   “兄弟!我最佩服你這種有上進心的人”奎又是一個擁抱。 

   “好兄弟 !”

   “這可能真是上天的安排,我們不如順從天意, 結義金蘭吧!”美美建議到。

    三人一拍即合,渭河流域廣闊的大地上,長安蔚藍的的天空下,自此少了三個束發少年,多了三個患難與共的好兄妹。      

    因為三個年輕人的相識,渭河變得活力起來,東邊的朝暉被誰扔到10點鐘方向,河面上波光粼粼,甲鬣髭染,如”倩女之靧面而髻鬟之始掠也“。”清風知人意,閑來悠我心“,三人的影子被推入河中,與石影、樹影、云影交相輝映,不勝一陣清風的撫摸,全都忍俊不禁,精靈般躍動起來。

    “走,我做東,到鴻賓樓我請客!”俊榮兄邀請到。

    “ 俊榮兄,請。”奎立馬抬手作請。

     莫俊榮兩眼閃光,這個奎兄真是高山上彈琴——不同凡響,完全地避開繁文縟節,反客為主,真心地討人喜歡。

    “怎么能忘了妹妹吶?美美你要和我們一起去。"

     美美眼睛溜圓地望著他們,直覺告訴她這兩個人以后關系非同一般。“嗯”

    俊榮在前面帶路,美美在中間,奎走在后邊。三人呈三點,射出一條直線,直指鴻賓樓。

    不一會兒,三人箭步飛至樓前。上午的鴻賓樓剛打烊開業,小二在整理柜臺,伙計在擦桌子搬凳子,陽光自屋檐射出,透過窗欞映在他們的臉上,照在桌子、板凳上。門楣上的招牌也渡上了一層金色,無形的陽光變得有型起來。

    剛開業就有客人來,真是清晨里釣魚——頭一波啊。一塊白方巾迅速地從里面飛出來。

    “幾位客官里面請”

    白方巾一抬頭望見少爺,“少爺,你回來啦!”目光轉而投向少爺后面的兩個人。

   “這是我的朋友,快點備一張桌子,擺上好酒好菜,我要好好款待他們,快去。”

   “|好吶,少爺。里面就有。"

   “俊榮兄,你看今天天公作美,風和日麗,陽光明媚,何不就在此擺一桌吶。”奎指著樓外空場強烈建議。

   “我同意”美美支持著。

   “好主意,兄弟,就照你說的做。快去安排伙計們支個棚,在這。搬張桌子出來,擺上女兒紅,我要和奎兄一醉方休!”

    一頓小憩的功夫,棚支好了。俊榮給奎滿上,拂袖道請,又換紫砂壺,給美美斟上,”妹妹請“ 。看著奎毫不含糊,一口氣喝個精光,還倒過來給他看,俊榮也不甘示弱,張開75度大口一飲而盡,好酒。

    “奎兄,今兒早上一早就看出來你行為不拘一格,后來機緣地鬧上了,言語果然非同凡響。我是打心眼里喜歡你,來今天喝個痛快。” 

     “俊榮兄,也是個聰明人  ,智慧人。難得認識你這樣豪爽的朋友,來,干!”奎翹起大拇指,美美也端杯飲了一口。

    酒是一種神奇的東西。在周末晚上的吧間里,他是高腳杯里的催情劑,酒醉情話話更長,戀人變得如膠似漆。在夜晚空曠寂寥的天臺上,他是著色劑,盛滿在空靈的玻璃瓶中,給失落的破產者平添了幾分落寞,他也是催化劑,失落的男人很快做出決定,躺在天臺下面的地上開出血花。     

    當下它盛在兩只偌大的碗里,也不知道是什么劑型,兩個素不相識的年輕人喝得惺惺相惜。看著哥倆臉上的紅暈,美美抿了一小口茶,以手捂著茶杯,一種說不出的滿足感從腳底緩緩升起,流入杯中“你們差不多就行了,別喝太多!”

    又是三碗,兩人一沖而下 。“爽快”

   “再拿兩壇,小二......快點” 

   “少爺,這是窖里珍藏的女兒紅,重大宴會時供客人點的,拿多了當家的會怪罪的。”

   “少廢話,老爺壓下來我頂著,快去拿。”

    一時間,七鄰八舍的都來看熱鬧,這個支在鴻賓樓前的棚子。

   “什么情況,這不是鴻賓樓的少爺嗎” 

   “旁邊的兩位是誰?” 

   “好像是第一鏢局的少爺和王府的千金” 

   “這成何體統?兩男一女的大白天喝酒,還有沒有人管啦 。  ” 

   “他們喝得挺痛快啊,全然不理會周圍人的閑言碎語。”

   “兄弟,趕日不如撞日,我們也來喝個痛快!”“小二再搬張桌子,拿兩壇好酒。”

   “好吶,來啦!”白方巾踩著點高興地飛出來,就像是京劇的出場。半柱香的時間,樓外空場又增加了三張桌子,八壇酒,12個好菜。

    “奎兄,你知道嗎?女兒紅原本出自晉朝,他的遠源還有一個很有趣的故事。晉代有個很有名的裁縫,娶妻想生個兒子。一天,他妻子懷孕了。他高興地在家釀了幾壇好酒,以備得子時款待親朋好友。不料造化弄人生了個女兒,當時重男輕女,他也不例外,索性將這幾壇子酒埋在了桂花樹地下。

    “我就不這么認為,巾幗不讓須眉,古就有花木蘭代父從軍不是嗎?哼,女不比男差!”美美嘟噥嘴打斷道。

    “美美別生氣,我給你賠不是。”

    “好妹妹,別生氣, 聽俊榮兄講完嘛。這女主人公肯定不會比男差的,咱聽完好嗎?"

    美美不理算是默認了,俊榮賠笑方才繼續。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女兒很快長大成人,不僅生得聰明伶俐,還繡得一手好花活,裁縫的手藝也學了個精通。裁縫轉眼一想,生個女兒不錯嘛。選好日子,選了最中意的徒弟做快婿。成親之日,是大宴賓客,喝到高興時酒不足了,方才想起桂花樹下的幾壇子好酒。隨即叫人挖出來,一打開是香氣撲鼻,滿院飄香。色濃味醇,喝起來口感上上剩,大人小孩都來喝,沒一會兒幾壇子酒就沒了。后來人們為紀念這個味就把這種酒叫“女兒紅”。“說完俊榮隨即趴在了桌子上。

    女兒紅的后勁上來了,奎感覺身體有些飄忽,意識就像是在火車里,又飛到了玻窗外 ,與樹木一起快速倒退,直到眼境模糊。還有旁邊的美美、俊榮、路人甲、路人乙.....鴻賓樓三個大字都從他晶狀體中偌大偌小地成像,一張一張地劃過去,像他小時候看過的哈哈鏡。奎超不喜歡這種感覺,他努力想站起來,支持整個身體回家,看看那個素未謀面今天即將見面的父親。可大腦怎么也不聽使喚,沉重地像塊大石頭,讓人想把它放下,放下就舒服了。身體和意識斗爭,大腦成為了最后的臨界中心。誰都不愿意讓誰,意識是一個離家出走的孩子,拼命地向前跑,任憑車床玻璃里的身體白白地看著他,也不回頭。

    一陣眩暈后,奎的耳旁響起兩個交錯的聲音。”哥,你醒醒......“,“少爺,你醒醒......“ 

    依著美美的攙扶,奎勉強站起來作了一個勉強地抱拳。”兄弟,來日方長,后會有期。他們剛離開,原來的桌子又有三壯漢坐下叫酒。白方巾剛侍候好少爺,還沒歇歇腿,又飛快地奔出來。“來了,幾位客觀,要點什么酒啊?”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上一篇:《等》 稚草詩心 下一篇:貓妖伏魔師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以殤公子 對 末日 死星 的評論
花園,象征植物大自然..
寒士 對 七律 折柳 的評論
天生日月兩艘船這想象不得了..
寒士 對 七律 二月 的評論
新生一片瓊如雪再看三千玉似煙..
寒士 對  的評論
思嬌心切魂牽夢縈..
揚雪 對 春戀 的評論
戶外燒烤還是比較有趣的!..
90vs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