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擁抱你,溫暖我

時間:2015-09-04   作者:回眸 錄入:回眸  瀏覽量:74 下載 入選文集
    這是一個未至的雨夜,天空陰沉的嚇人。然而這卻絲毫不影響濱海的一棟別墅內發生的“浪漫”。客廳的西式餐桌上點著紅燭擺著牛排,刀叉。何風坐在餐桌的盡頭,為了今天的“浪漫”他已經精心準備了一個月。要知道,這可是他第一次設計“浪漫”。何風看著眼前的一切,回想起他第一次見到高可的情形。那時的何風還是一個灰頭土臉的高中生,每天兩點一線的生活讓何風很是郁悶。他為了早些回家 ,自然的成為了公交車站的加塞黨,也就是插隊黨。那天何風像往常一樣在公交站加塞,突然在隊尾傳來了一聲女高音怒吼:“有點素質行不行??別給咱們高中丟人。”何風循聲望去,看到站在隊尾的高可。一頭烏黑的頭發,別著黑色的發卡,一副擋著半個臉的大眼鏡,穿著大一號的校服,白色帆布鞋。何風不禁對這個女孩產生了興趣,便主動上去與之搭訕。這可是他自從那之后第一次對女生動心。“我叫何風,五班的。你呢?”“我???高可,六班的”就這樣,他們認識了。那時離高考只有兩個月了,因為高可的出現,何風兩點一線的生活開始有了一絲樂趣。就這樣轉眼間到了高考,兩天的炎熱讓高三的學子們徹底擺脫了題海。在高考結束的那天,高可向何風表白了。就這樣,他們在一起了。
    “如果因為寂寞,就別再來找我······”鈴聲將何風從回憶中拉了回來。何風按下了接聽鍵。“喂,我是何風,您哪位??”“何總,不好了,談判的那個項目出事了”“什么?!!!我馬上到”何風起身換好衣服下了樓梯,拿出鑰匙發動了自己的馬自達六向濱江大道行駛過去。
    而此時的高可正在趕往別墅的路上。當她到達別墅門口發現大門緊閉時馬上掏出了手機找到何風的號碼撥了過去。“喂,何風,你在哪呢?”“可可,對不起,我公司這邊的項目出現了點問題,我解決好立馬過去,等我半個小時好嗎??”“好吧,,,你快點”然后是一陣忙音。一個小時過后,何風拖著疲憊的身軀從車上下來,看到站在門口的高可馬上迎出了笑臉。“可可,不好意思,回來晚了”“你還知道回來啊,我還以為你死外頭了呢。。。這都幾點了,不說半個小時嘛??”何風只能陪著笑開了門,回到客廳重新點燃了紅燭,用爐火重新加熱了牛排。“來,可可,嘗嘗我的手藝”何風邊說著邊用刀叉切了一塊牛排遞給了高可,高可手一推,何風的手直接碰到了還尚有余溫的烤爐上。高可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立刻跑到何風的身邊捧起他的手。“風,你沒事吧???”何風忍住手指的劇痛說:“可可,別擔心,我沒事。” 高可只是哦了一聲,便不動聲色了。二人便在這樣的沉默中度過了他們兩周年的紀念日。
    一個月后,世界性經濟危機爆發。當然,何風的公司也未能幸免。在何風的公司辦公室里,財務正在報告著公司的經營狀況以及股市的震蕩。“何總,怎么辦???再這么下去,咱們公司遲早要倒閉啊!!!”“這個。。。財務,咱們公司賬上還有多少錢?”“可用資金1500萬。”“全部投到基金運作上。”“這也太冒險了,何總。這一旦落空,咱們公司只有倒閉啊!。”何風把手一揮:“別說了,事到如今只能這樣了,你去辦吧,出了問題我擔著。”財務只好沉默的走了出去。何風在辦公室里沉思了許久,拿起了電話撥通了高可的電話:“可可,我公司有點事,今晚就不陪你吃飯了。”“什么??又不能陪我了。。你說這個月你都第幾次了?你是不是不愛我了?”電話呢那邊的高可一聽到這話便十分震怒,開始數落起何風來。何風再也受不了了:“你夠了,這兩年你什么時候關心過我??你對我怎樣,我對你怎樣,你自己知道。”這是兩年來他第一次對高可發火。兩天后,最可怕的事發生了,期貨市場萎縮,何風的公司正式宣告破產。“可可,我破產了。”何風再一次打通了高可的電話。“哦?是嗎?那可真是蒼天有眼,活該你倒霉,實話告訴你吧,你只是我前任的影子。這兩年多跟你在一起就是因為錢。現在你什么都沒了,那好,分手吧。”“可可,你說什么呢。你說的都是在騙我對不對?對不對?”何風不相信這一切,在竭力的質問高可。然而回答他的卻是忙音
    那天,何風的手機桌面顯示的日期是農歷七月初七
    二
    那天晚上何風在酒館喝的爛醉如泥。
    也是在那天晚上,熟睡中的余蝶戀被電話鈴聲吵醒,“喂,是余小姐嗎?”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男中音。“是我,你哪位?”還沒睡醒的余蝶戀問道。“是這樣,您的朋友何風先生在我們這里喝多了,您方便過來接他一下嗎?地址是濱江大道54號,裕佳飯店”余蝶戀聽到這睡意全無“哦,好的,我馬上到。”當余蝶戀趕到裕佳飯店時已是凌晨一點,看到爛醉如泥的何風不禁搖頭。“這個老何,還和上學時候一樣,心里有事就來這喝酒。搞得大家晚上輪流來接他。后來就剩我一個人來了”余蝶戀邊想著邊把何風攙到車上,憑著記憶中何風家的方向駛去。車在平緩的行駛,后座上的何風在斷斷續續的說著醉話,一會說:“可可。別丟下我。可可。。”一會說:全投進去,聽我的,沒錯。”“又是這個高可,老何這輩子非毀在這個女人手里不可。”余蝶戀這樣想著,不知不覺間車開到了何風的別墅樓下。這一路上余蝶戀已經從何風的醉話中得知了現在的何風不同往日的何風,眼前這座不起眼的別墅已經成了何風的唯一財產了。她把何風扶到床上并倒了杯冰水遞給他。冰塊的刺激使何風的酒醒了一大半。“蝶戀,你怎么來了?”“我怎么來了?你喝的爛醉是我去接的你。話說你和高可出啥事了,一路上說她說的我耳朵都快起繭子了。”“她?呵呵。怪我當時不聽勸,非要和她在一起。現在倒好我變成了這副模樣,要什么沒什么,你為什么還要來管我?讓我自己喝死算了。”余蝶戀聽到何風這話立刻變了臉色,“老何,你說的這都是些什么話?你還是當年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何大膽嗎?錢沒了可以再賺,她不要你還有我呢。你這像什么樣子啊?”何風似乎也被罵醒了,看著坐在沙發上的余蝶戀回憶起了他們的青春時光。其實按照嚴格意義上講,余蝶戀才是何風的初戀。何風那時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窮小子,可謂是“房無一間,地無一壟”。盡管如此,何風的心里卻一直暗暗地欽慕美麗且善良的余蝶戀。而余蝶戀也喜歡這個沒有背景卻有野心的何風。當時的何風因為自卑,最終沒有向心愛的蝶戀表達出自己的愛意。而余蝶戀因為少女的羞澀,也沒有引燃心中的愛情之火。或許這就是命運之神的捉弄,讓現在又一無所有的何風與余蝶戀又一次相遇了。
    何風看著眼前的這個依然大方美麗的女子,想說出當年心里的那句話。但轉念一想,自己現在什么都沒有,當年的那份自卑感又一次涌上心頭。
    
“如果因為寂寞,就別再來找我。”鈴聲又一次響了起來。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甜脆的女音“哥,那高可是不是又抽風了。剛剛給我打電話讓我把她送我的翡翠項鏈還她!”“那個,我破產了,所以她和我分手了。”“啊。。。那。。那就難怪了,高可這人摳的要命分就分了。今天正好我從蘇州回來,剛下飛機,要不我去看看你吧。”“來吧,你蝶戀姐姐也在我這兒。”“蝶戀?余蝶戀?哈哈,我馬上到。”十分鐘后,房門被推開。何風的妹妹何殤卿沖了進來,直接就給余蝶戀來了個熊抱。“蝶戀姐,你這些年都跑哪去了,人家都想死你了。”“嗨,瞎忙唄”兩人是越說越熱鬧,說著說著何殤卿說起了當年何風和余蝶戀的軼事來了。“蝶戀姐,你結婚了嗎?”“沒有呢,連對象都沒有呢”何殤卿眼珠一轉,計上心來。“哥,你單身,蝶戀姐沒有男朋友,你倆多合適啊。”何風心中一喜,心想:“小丫頭片子,還挺了解我。”但嘴上還是硬挺:“不行啊,我現在什么都沒了,怎么給你蝶戀姐幸福啊?”“哥,你是不是糊涂啊,錢本是身外之物,你有錢的時候高可跟你情投意合,沒錢的時候她拋棄了你。你落難的時候是蝶戀姐陪在你身邊,這還不夠嗎?”“那,蝶戀,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嗎?”“我愿意”
    一年后,何風在余蝶戀的幫助下東山再起。二人在親友的祝福聲中舉行了婚禮。而高可,沒人知道她的消息,更沒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這一天,何風手機桌面顯示的日期是農歷七月初七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上一篇:在朝鮮的日子 下一篇:《等》 稚草詩心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以殤公子 對 末日 死星 的評論
花園,象征植物大自然..
寒士 對 七律 折柳 的評論
天生日月兩艘船這想象不得了..
寒士 對 七律 二月 的評論
新生一片瓊如雪再看三千玉似煙..
寒士 對  的評論
思嬌心切魂牽夢縈..
揚雪 對 春戀 的評論
戶外燒烤還是比較有趣的!..
90vs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