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在朝鮮的日子

時間:2015-09-05   作者:樺林邊緣 錄入:樺林邊緣  瀏覽量:73 下載 入選文集
    一九五一年夏天,志愿軍某部九團九營營長成俊山和他的九營一連駐扎在朝鮮元山的一個山腳下。而九營其他的連,比如:二連、三連、四連由于戰場情勢的變化,由志愿軍副營長何祖新帶著執行很長時間的戰斗任務。而成營長和一連連長趙心強帶著戰士們在這里等團長的命令,他們在這里呆了五天了。從他們呆著的山腳邊往山上一望:褐綠色斜陡的山壁,在高高的拱露的坡頂上生長著一大片翠綠的青松和樹子,如浮云般的蓬勃的樹葉遮住了坡邊,那一動不動的時拱時凹的一大片樹葉就像綠浪,看上去仿佛在浮動。而此刻,朝鮮六月的山挺拔而雄奇,山綠樹青!在非常平的山腳下,同樣生長著一顆顆高而挺拔的青松,相依的一動不動交叉的樹枝,在志愿軍戰士頭上方伸展開來,青青的如細針般松葉,宛如房頂。在一片靜幽幽的樹蔭下,你能感到:一種和諧清幽的氣氛。在靠近山腳的坡上有一兩處又陡又凸出的山巖,在它過來的斜陡的山坡到山腳下,長滿了蔥綠的葉草,這一切看上去,感覺朝鮮的山林是那樣靈秀而美麗動人!
    志愿軍營長成俊山和他的九營一連在這里呆了五天了,還沒有接到志愿軍團長趙凱的作戰命令。成俊山33歲,福建人,他和福建著名的紅軍指揮官吳先喜是一個地方人(請兩年后關注描寫紅軍司令吳先喜帶領當地人起來打倒反動軍隊的小說《紅軍司令吳先喜》)。1928年成俊山18歲參加紅軍,在一次又一次戰斗中成長起來;他勇敢戰斗,打擊日本侵略者,解放戰爭,他帶著解放軍戰士戰勝了反動軍隊,新中國成立不久,抗美援朝開始了,他們的解放軍部隊改為中國人民志愿軍,他帶著部隊來到朝鮮。他下面有四個連長、排長也非常的英勇,我們將主要描寫九營一連。
    九營一連連長趙心強,27歲,是河南人,方臉,中等身材,看上去整個人透露出一股正氣。他一雙大眼睛閃動著機敏的目光,展露出軍人威武正規的氣質。志愿軍連長趙心強腰間緊系著一根醬色的寬皮帶,一天到黑都是這樣的裝束。志愿軍連長趙心強平時,話不多,有些內向,和戰士們說話,幾句話就沒有了。一遇到有戰斗任務,就非常的嚴肅正規,只要讓他看見戰士們的陋習,一絲缺點,就一陣猛吼,能把他的戰士吼哭,一連的官兵一個個都敬畏他、怕他。趙連長喜歡和一排長王安生一起,沒事就聊天。27歲的王安生比趙連長小一個月,是河北農村人,身壯如牛,一米八,比趙連長高點,一雙眼睛略渾濁,似乎有些紅,團臉,略扁平的大鼻子一部黑乎乎的胡子,他有些鼓脹的肚皮上的寬皮帶比自己的連長系得還緊,這更能顯示出他英武而魁梧的身材特點。而趙連長有些瘦。
    現在是下午15點之間,是陰天。兩人坐在沒有太陽的在朝鮮六月下午的樹林邊的土堆上。
    “連長,上級就讓我們在這里干等嗎?”27歲的王排長問,他問時,就把放在他曲起的大腿的右手,就習慣性握緊。
    “是呀!”
    “我們什么時候又有作戰任務。”王排長問。一雙眼帶有一種以打仗為重的神情。他把右手又放在他潤亮的鼻翼下,輕輕擦擦,把他團臉對著趙連長。

    “老王,你急什么?現在,朝鮮的戰事又多,說不定要不了今天、明天,團長就會跟我們九營一連下命令。 ”趙連長顯得穩重機智帶有農村人爽快氣質的、非常淳樸略黑的方臉對著王排長說。趙心強更是一個純樸英勇的志愿軍連長。說到這里,王排長忽地想起什么。就抬臉一下說:“今天早晨,營教導員李樹亮不是去團部開會去了嗎?連長,你說是不是有了仗打 ?”  

    “我怎么知道 。”性情耿直、說話一向是直說、從不拐彎,據說,動不動就罵人,而心地善良的趙連長說。
    “我想一定是有仗打了。”王排長熱切地這樣說,更是這樣認為,好像打仗說打就打似的。
趙連長覺得王排長在那里自以為是。說:“你不要在自以為是了。”
    “萬一是呢?”王排長還是這樣認為,很是認真,“連長,你想李教導員去團部要走半天路,團長會這樣輕易喊他去開會?”趙連長就有些懶得再說。他覺得王排長在那里廢話,就把他充滿青春勇敢的方臉看著前面的地壩,不看王排長了。過了一會,他看到在他倆過去一小段伸出去的土灰色山腳邊,走來了兩個志愿軍。一個是瘦高的李教導員,一個是長得眉清目秀的不認識的志愿軍指揮官。
趙連長就馬上從坐著的土堆上站起來,就上前去招呼,原來那個不認識的指導員是志愿軍34團的林光。他身子略單薄,瘦高,一雙眼圓圓的,整個人透露出溫和而斯文的氣質。他腰間系著一根寬皮帶,走得動作也顯出溫文爾雅的風范。
    時間是下午16點。由于志愿軍指導員林光要到志愿軍34團去匯報工作情況,到那里的團部還遠,今天是到不了志愿軍34團,志愿軍指導員林光就只好呆在成俊山營長的營地里,明天再去34團。到了晚上,吃了晚飯,人非常熱情開朗的志愿軍指導員31歲的林光愛和志愿軍戰士呆在一起。
    “趙連長,王排長,我們今天晚上怎么過呢?”林指導員問。
    “林指導員,我們兩個陪你耍。”趙連長說。
    “趙連長,你這有什么好耍的?”林指導員似乎不滿足和趙連長、王排長一起,他覺得趙連長話少,王排長除了幾句問候的話,也就沒有說的了。他就想和志愿軍戰士們一起,那里熱鬧。
趙連長問:“那你想怎么耍?”
    “走,我們到戰士們那里去。”林指導員直接說,也不繞圈子。
    “那好吧。”然后,他們三個就去在山地邊的圍坐在火堆旁的戰士們那里去了。
    在一片黑瑩瑩的樹林邊的地上,有一堆小火,在火堆四周,半圍地坐著多個志愿軍戰士。紅瑩瑩的閃動火光映亮了一個個志愿軍戰士在愉悅聊談的充滿了青春純樸的臉龐和他們被胸部下的淺黃色發皺軍衣遮住些的被火光照亮的緊系在他們肚皮正中的寬皮帶的皮帶扣環,顯得亮閃閃的。這里充滿了愉悅的熱鬧氛圍。他們聊的是目前志愿軍的戰況,非常關心,因為,這與他們是有關聯的,對每一個戰士都是不能忽視的事。他們在那里隨意地聊著。看到自己的連長和一排長、不認識的林指導員步子較快些走近他們,就都站起來招呼幾句,然后,大家就一起坐在紅亮亮的篝火邊,聊談了十多分鐘,總覺得少些什么,索然無味。一個戰士一下就站起來說:“林指導員,現在離大家睡覺還早,你就跟我們講一個故事吧。”
    性情爽快的林教導員說:“好。”他還把他的手有力地拍了下他的大腿,然后,想了想,說:“同志們,這樣吧,我跟大家講一個去年10月黃草嶺的故事。”
    “好。”戰士們高興地一喊。此時,大家都能感到聽一個戰斗故事是多么有意思的事!然后,每一個志愿軍戰士都把被火照亮的潤亮的臉注視著和連長、一排長坐在一起的林指導員。而林指導員馬上思索怎樣開頭講,戰士們在盼望著。然后,林指導員講了起來,在他們面前正中些的燒得一片紅瑩瑩的火,照到了每一個相坐一起的戰士們亮瑩瑩的臉龐和英武的身上。他們聚精會神地注視著同樣被閃動的火光照到的林指導員的方臉上。
    ……
   (這一部分以原四川成都軍區副司令員胡繼成的談話和志愿軍老戰士的回憶為原形)
    1950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后,我們在東北拉河一帶部隊農場種地。接到赴朝作戰任務后,我們興奮而急于想到朝鮮去打擊美帝國侵略者,保衛朝鮮人民,盡管我們會戰死,但是,我們已經做好了去死的準備,因為這是為了中朝人民。幾個月后,我們在10月19日晚,在有志愿軍38、39、40、42軍和三個炮兵師共25萬中國人民志愿軍在丹東、長甸河口、集安分別出發過邊境到處于戰爭中的朝鮮充滿燒焦味的土地。我們一一一中國人民志愿軍第42軍是從集安(吉林)過江。一到朝鮮,根據軍黨委召開的緊急會議,決定由軍長吳瑞林、政委周彪和第126師迅速占據赴占嶺,而志愿軍副軍長胡繼成和124師去黃草嶺。
    ……
    124師二營四連,在副團長袁世仁的帶領下,向朝鮮北部軍事重地黃草嶺非常快地前進。
    這時的時間是:1950年10月23日,在通往黃草嶺的陡峭山腰而窄窄的小道上。將要入冬的朝鮮山野,一片蕭瑟。朝鮮和日本一樣,冬季來的早。此刻,在半山腰的小道邊上,還有一些黃中帶綠的干枯的葉草,而在小道靠里的高高而陡斜的山壁上,直立著一大片葉子干枯的樹子。在交叉而往灰白色天空伸展的樹枝上,還掛著一些打卷的黃中夾點綠的葉子,往上一看接近秋末初冬的朝鮮山野已經隱隱地包含著初冬的氣息。由志愿軍副團長袁世仁帶著二營四連在這一曲折的山道上,急匆匆地快走著,有時還小跑。而在他們的腳下是:斜陡的令人發暈的山溝。在他們匆匆前進的山道上的對面是一些高低不平的褐土色的山巒。
    “快!快!同志們,走快點,不要停下,我們一定要在24號下午之前趕到黃草嶺。”
    中國人民志愿軍124師二營四連連長蓋成友,還有他身邊的志愿軍副團長袁世仁站在靠近山道里側的斜斜的土上些,對在自己跟前匆匆跑過的戰士們喊道。而這一句話,已經重復了不知多少次了。在這時的每一個志愿軍戰士扛著槍,腳都走痛了,已經非常累了,在這樣催著般的喊話下,極力前進。他們都清楚:只有在上級軍首長規定的時間,到達黃草嶺,才有可能在美軍之前趕到黃草嶺是獲得戰爭主動權的首要條件。而這時,一個個志愿軍戰士頭戴淺黃色的軍帽,身著的軍衣左胸上有一小塊白色標記:中國人民志愿軍。他們右肩扛著步槍,腰間緊系著醬色寬皮帶,腳穿綠色的軍用膠鞋,步伐匆匆地往前面較快地走去。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上一篇:微光(三) 下一篇:擁抱你,溫暖我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以殤公子 對 末日 死星 的評論
花園,象征植物大自然..
寒士 對 七律 折柳 的評論
天生日月兩艘船這想象不得了..
寒士 對 七律 二月 的評論
新生一片瓊如雪再看三千玉似煙..
寒士 對  的評論
思嬌心切魂牽夢縈..
揚雪 對 春戀 的評論
戶外燒烤還是比較有趣的!..
90vs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