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巴黎公社(六)

時間:2015-09-19   作者:樺林邊緣 錄入:樺林邊緣  瀏覽量:54 下載 入選文集

    巴黎公社領導人瓦爾蘭,四十三歲,他非常精明、溫存、長瘦的臉,黑乎乎的絡耳胡。在公社起義前,他是裝訂工人,他積極組織指揮工人起來推翻了第二帝國,成立了巴黎公社,被選為公社的領導人。和公社的92名成員之一。已經是一個人民政權的巴黎公社,它還有很多政策需要實行還有一些舊的體制要糾正,還要對一些對公社不利的制度進項廢棄。比如:巴黎的一些酒店、面包店,天黑就必須關門,教堂必須在半夜開放,把以前在拿破侖二世停止傳播的馬賽曲恢復過來做為法蘭西的國歌,還有把紅、藍、白的三色旗做為法蘭西國旗。還宣布男女平等,婦女有選舉權,公社領導的工資不能比工人的高等等

……

    在巴黎的市政大廳二樓面對廣場的一間辦公室里,瓦爾蘭看上去:瘦高,有些卷發,下巴尖;而目光明亮,臉色總帶有一些倦怠的神情。他坐在椅子上,一會,就有人拿著一行文件,喊他簽名。他就拿起桌邊上的墨盤里的白色的鵝毛筆,在墨盤里蘸了蘸墨,就在白色的文件上簽上自己名字。之后,公社的領導成員,主要是公社的軍事指揮司令,波蘭革命者東布斯基進來了。他來跟瓦爾蘭匯報,國民自衛軍的在巴黎西、東、南城市防守情況。他關心一件事。他想剛剛成立的公社有無數的事需要做,自己現在又沒有什么事,因為軍事上的是都做好了,他就過來幫瓦爾蘭。他說:“瓦爾蘭同志。”

    “東布,你有什么事嗎?”瓦爾蘭問。

    “位于巴黎市中心的法蘭西銀行,我們是不是去檢查一下。”

    “從頒布公社法令來,我們還沒有去過一次。”瓦爾蘭被無數的事弄來忘了,才在東布斯基的提醒下覺得該去。

    “那我們現在就去呀”東布斯基說。

    “走吧。”

    然后,東布斯基和瓦爾蘭出了辦事室,到樓下大廳,對守在大門邊的六七個戰士,和他們的隊長托羅,26歲,身材魁梧,非常的忠誠勇敢的青年。說:“托羅,你喊上兩個戰士。”

    “行。”托羅就轉身,對邊的戰士說:“阿爾封斯,呂西安,跟著來。”他說時,把臉往門外一側,兩個巴黎公社的戰士,就隨他們去……

    瓦爾蘭和東布斯基,托羅隊長的兩個公社戰士,向位于巴黎市中心的凌里爾良大街上的一座巴黎老資格銀行一一一法蘭西銀行。走去。瓦爾蘭讓兩個戰士留在銀行門口,東布斯基和托羅隊長見到了它(銀行)的負責人鮑地爾。一個長的肥臉、身子如長木桶的人。這是一個擅長陰奉陽違、勢力的小人。他非常熱情地帶他們到非常富華的廳里坐。瓦爾蘭看到他肥碩的如豬的身子,就厭惡這個不勞而獲的寄生蟲。鮑地爾客氣后,就問:“瓦爾蘭先生。你有什么事嗎?”

    “你是知道的,我們公社政府,將收歸在巴黎的資本家的企業、工廠、還有銀行。”

    鮑地爾聽了,心里一陣窩火,但是他立刻把口氣放緩,他笑容可掬:“我已經認真地學習的政府的布告。”為了進一步搞清對方的真實意圖,鮑地爾又試探問:

    “瓦爾蘭先生,這么說,你說、是要控制銀行、金融了。”

    “不,我們公社政府,是不會做出這樣狠的事。”對政治還是門外漢的瓦爾蘭說。聽到這里,鮑地爾就踏實了。他在心里想:鮑地爾,你好運氣!他馬上看了瓦爾蘭的臉色,就非常謙和地口是心非說:“我們法蘭西銀行堅決聽從公社政府的命令,一切以公社的利益為準則。”

    “不錯。”瓦爾蘭稱贊。

    “如果你還有什么建議,請說。”

    “沒有。”

    “那請用茶。”鮑地爾做起非常“熱情”的樣子。說。

    “不用。”然后瓦爾蘭就起身走了,鮑地爾把他們送到門外,看著他們出了銀行的光滑的紅大門上街。

    公社領導人瓦爾蘭走了后,鮑地爾瞪了走出去的公社領導人的背影。他是在拿破侖二世時,就經常帶著法蘭西銀行的數十萬去法郎籠絡上層階級的實權人物,他甚至想帶上幾十億的發郎直接籠絡拿破侖二世,他見到了后者非常腐朽而貪婪的拿破侖二世趕快從他的手里拿過來,直接提回豪宅。并喝令他每個星期提錢來,他樂此不疲。當拿破侖二世被推翻后,看到是資產階級的梯也爾政府掌權,他就馬上帶著十萬法郎去籠絡梯也爾,他當然照收不誤,就在幾天前,五天前,他還想帶錢去,梯也爾已經逃離到凡爾賽。為了防止巴黎公社領導層對法蘭西銀行的資金進行控制。鮑地爾決定今晚帶著十五萬法郎出巴黎西城。他,就對銀行財務總管:米加羅說:“米迦羅,目前有多少法郎。”

    “你放心吧,還有50億。”

    “把它放好,必須遵照我的指示。”鮑地爾有些嚴厲警告。

    “為什么?”

    “絕對不能被巴黎公社控制了,如果,有公社人員來談錢,就用生意差,沒有可觀的存錢概率。”

    “老板,我知道了。”然后,鮑地爾又說:“我今晚就帶十五萬法郎出城,去凡爾賽。”

米迦羅心一下就跳了一下,問:“你不害怕被守城的國民自衛軍查出來嗎?”

    “我把錢綁在我的四輪馬車下。”鮑地爾陰笑一下,心有成竹地說。

    “噢,這是絕妙的主意!”兩人就笑了。瓦爾蘭和東布斯基、克羅托隊長回到了總有不同的市民從華麗的市政大廳大門進出的巴黎各階層,相當的愉快和繁忙。一走進大廳,一個巴黎公社的成員,喊住要上樓的瓦爾蘭他們。

    “瓦爾蘭同志!”是莫弟耶,他是瓦爾蘭的助手。

    “剛才艾里特找你?”

    “什么事?”艾里特是公社公共事務委員會的負責人之一。

    “他說他到尼查教堂門口等你,喊你去。”由于巴黎公社政府只是頒布了教堂只能在半夜開放,他們還沒有時間去查看。瓦爾蘭覺得這需要落實。就說:“我馬上去。”瓦爾蘭知道,這也是當面向教堂主教宣布:巴黎公社的宗教政策的機會,就告辭了東布斯基,去了……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以殤公子 對 末日 死星 的評論
花園,象征植物大自然..
寒士 對 七律 折柳 的評論
天生日月兩艘船這想象不得了..
寒士 對 七律 二月 的評論
新生一片瓊如雪再看三千玉似煙..
寒士 對  的評論
思嬌心切魂牽夢縈..
揚雪 對 春戀 的評論
戶外燒烤還是比較有趣的!..
90vs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