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在朝鮮的日子(二)

時間:2015-10-05   作者:樺林邊緣 錄入:樺林邊緣  瀏覽量:24 下載 入選文集
   “副團長,我們都走了兩天了,看來明天要到達黃草嶺是不可能了。”站在山道側邊的志愿軍連長蓋成友說。他感到軍首長規定的三天之內必須趕到黃草嶺是不可能了。因為,黃草嶺很遠。志愿軍連長蓋成友長得有些魁梧,非常英俊,人勇敢堅定而純樸,有一米八,是江蘇鎮江人,他對身邊的非常擔憂趕不到黃草嶺的志愿軍副團長袁世仁說。他在說時,習慣性把他雙手叉在他緊系著醬色寬皮帶的腰間上。
    “我算了一下,要在明天24日下午到達黃草嶺是不可能。”袁副團長說。志愿軍是以主要完成軍事任務為重的,盡管有很大的困難,但是,他們會極力做到。團長把袁副團長派下來這就表明黃草嶺是十分重要的,容不得有閃失。袁副團長看看從他倆身邊快走而過的志愿軍戰士,又看看這樣的小道只容得了一個人至多是兩個人過,還有到朝鮮黃草嶺需要走兩百多公里的路,心里也叫苦。
    “副團長,這怎么辦?”蓋連長非常的發愁。志愿軍把神圣的作戰行動看成是堅決完成上級交跟自己的光榮的大事必須完成。“我也著急呀?”志愿軍連長蓋成友看看將要到下午的十月下旬的朝鮮山野,想起一個辦法說:“對呀,我們跟團長發報,請求指示。”
    聽蓋連長這樣說,袁副團長覺得可以。說:”這個辦法行。”然后,蓋連長對站在身邊的步行機員說:“馬上跟團長發報。”
    “是副團長,連長!”一小會,步行機員接通了團長,就把步行機的耳麥拿跟袁世仁副團長。
    “團長,我是袁世仁。”
    “你們達到了黃草嶺嗎?”耳麥里傳來志愿軍42軍四團團長傅松山略沙而非常關切的問詢聲。
    “團長,我們要到達黃草嶺已經有困難了。”袁副團長非常急而心如重石地回答。
    “為什么?”
    “我和戰士們走了一夜兩天的山路了,才走了120里,這里離200多公里遠的黃草嶺還差得遠,團長,請你想想辦法。”
    “可以,我跟上級聯系一下,過后回話。”然后,團長放下耳麥。袁副團長知道,他去跟上級首長聯系去了。而這時,在他身邊的志愿軍連長28歲的江蘇鎮江人,長得非常俊逸的一雙眼從開始盯著袁副團長跟上級聯系到現在的蓋成友連長,他更急切,因為對于每一志愿軍來說,只要上級下達的任務都堅決完成,沒有絲毫的回旋余地。因為現在,想按時到達黃草嶺是不行了使他更發愁。這時,志愿軍連長蓋成友的一雙含有堅毅勇敢極力想完成任務的清亮的眼光,潤亮的鼻翼,一串剪短的黑乎乎的胡子,以及他一直閉緊的嘴唇的嘴角在關鍵時,就愛略往上翹動一下,有一種他要堅決達成這一愿望的強悍個性的感覺。他更急切問:“怎么樣?”
    “團長在想辦法。”蓋連長如緩和般地出了口氣,他覺得袁副團長和他因不能按時達到黃草嶺并沒有引來團長的指責而松了一口。他還是習慣性把雙手扣在他緊系著醬色寬皮帶的肚皮上。就對走動的戰士們大喊一聲:“停止前進!”然后,一直急匆匆走過他和袁副團長腳邊曲直的、小道邊有一些發干葉草的位于半山腰的小道上的志愿軍戰士就停步。
    “連長怎么喊停下了?”
    “我也不知道。”
    “是不是,有什么事?”
    “可能。”
    “哎,歇一下好,我腳走痛了。”
    “我腳也早就走痛了。”
    有四五個志愿軍戰士站住,在那里感嘆和議論。大家都等著,接下來還是繼續行軍還是別的什么呢?大約十多分鐘,團長通過步行機讓他們到朝鮮的底良山,因為那里有朝鮮人民軍的司機開來的軍車根據志愿軍軍部的要求等在那里。然后,志愿軍副團長袁世仁、蓋成友連長帶著四連的戰士們馬上回身向底良山急走去。兩小時后,他們到達了唯一通往黃草嶺的公路上,那里停著三輛朝鮮人民軍的軍車。一名翻譯看到志愿軍副團長袁世仁和蓋成友連長帶著四連的戰士到了。就迎上去說:“傅團長讓我在這里等你們。”他們握了握手,由于急于要到達黃草嶺。袁副團長說:“快帶我們去趕車。”
    “嗯。”然后,翻譯馬上帶著他們到前面停住的車邊,走到一個站在駕駛室門下長得身材棒實,顯得純樸英氣的朝鮮人民軍司機跟前。用朝鮮語對他說:“尹哲浩同志,這是志愿軍四連,你馬上和你的戰友把他們送到黃草嶺。”
    “行。”長得團臉,模樣清俊而誠摯的29歲朝鮮人民軍汽車大隊的司機戰士熱情地跟袁副團長、蓋成友連長握了握手。立刻說:“志愿軍同志,上車!”然后,蓋成友連長馬上轉身,對他身后的志愿軍戰士一喊:“同志們,快上車!”然后,在他們身后的志愿軍戰士馬上就紛紛(爬)上車:有些就近馬上快步到車的側門板下,往上伸出雙手攀住車門,右腳抬起來踩在有灰的車輪上,身子往上有力一聳,踩著輪子上了車;有些馬上跑到車尾爬上車等等,一陣你上我爬的匆匆的情景。幾分鐘后,四連的戰士們就都上了三輛車。志愿軍袁副團長和蓋成友連長上駕駛室,接著,三輛由朝鮮人民軍提供的軍車裝滿了志愿軍向黃草嶺開去。而這時,袁副團長和蓋連長心里一下踏實了,他們相信:黃草嶺用不了很久,就到……
    朝鮮人民軍戰士尹哲浩29歲,看上去是國字臉(朝鮮、韓國人大多是這樣的臉形),軍帽 兩側邊有一圈帶“角形”白色細線;他長得非常俊逸、目光清亮、堅毅,有些扁平的鼻子,剪短的黑乎乎的胡子,腰間緊系著一根蘇聯紅軍的黑色寬皮帶,白色的皮帶扣環,頭戴一頂有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徽章,人非常的英氣,而質樸!志愿軍副團長袁世仁非常感謝地對他說:“感謝你,朝鮮人民軍同志。”
    “別這樣說,志愿軍同志,你們中國志愿軍能從國內來,幫助我們打擊可恨的美國侵略者,我們該感謝你。”
    “你看,如果沒有你們,這個時候,恐怕我們也不能按時到達黃草嶺,我看,明天也到不了。”
坐在駕駛室里,尹哲浩雙手掌握著挨近他緊系在肚皮上的黑色寬皮帶的方向盤,他主要的精力放在車前面的路上,少有回臉來看袁副團長,只是邊開車邊回答:
    “我們人民軍參謀部在一個小時前,就接到志愿軍吳信泉軍長跟我們尹勇直大校的求助并命令我們,立刻用車把你們送到黃草嶺。我們就立刻趕來。志愿軍同志,能為你們服務,為你們開車,我感到無高尚光榮。”
    “辛苦你們了。”袁副團長謙遜地說。然后,機敏的袁副團長問了一些黃草嶺的情況,看來,人民軍戰士尹哲浩知道得不多。一路上,非常熱情忠勇的尹哲浩和袁副團長這樣聊著。袁副團長覺得:尹哲浩在開車時,沒有任何的慌,還是這樣把汽車開的穩妥,而不慌不忙。這讓袁副團長和蓋連長有這樣的感覺。這樣到近17點,志愿軍四十二軍四連就到達位于朝鮮北部的重要位置的黃草嶺。車到了黃草嶺的山腳下,三輛車上的志愿軍四連戰士都陸續跳下車來。大家都為能準時趕到朝鮮的黃草嶺,心里都感到非常的幸運!
    “太感謝你了,尹哲浩同志。”袁副團長和蓋連長一起說。
    “我們該感謝志愿軍。”非常厚道熱誠的朝鮮人民軍戰士尹哲浩回答。袁副團長和蓋連長就跟朝鮮人民軍的戰士尹哲浩緊緊握手。尹哲浩和另外兩名朝鮮戰士就開車返回去。中朝軍隊在朝鮮戰爭中多次進行配合打擊美軍,我們將以后進行描寫。下了車的志愿軍戰士都看到了,前面是一片在朝鮮十月冬天過早來臨前,滿山樹木凋零的黃草嶺。一橫片的坡上是發黃的小草上蓋了一片斜拱的耀眼的白雪。接近冬季的朝鮮,就過早地落雪了。而朝鮮冬天十分冷,滿山的寒氣和雪能把人的皮膚凍傷。我們需要說的一個事是:到了朝鮮的志愿軍穿著的是單衣。

    “同志們,集合!”志愿軍連長純樸英勇的28歲的蓋成友喊道。戰士們馬上就列隊完畢,向高高的與松樹樹干下鋪了白雪的山坡上走去。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以殤公子 對 末日 死星 的評論
花園,象征植物大自然..
寒士 對 七律 折柳 的評論
天生日月兩艘船這想象不得了..
寒士 對 七律 二月 的評論
新生一片瓊如雪再看三千玉似煙..
寒士 對  的評論
思嬌心切魂牽夢縈..
揚雪 對 春戀 的評論
戶外燒烤還是比較有趣的!..
90vs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