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紅軍排長王德成(三)

時間:2015-10-15   作者:樺林邊緣 錄入:樺林邊緣  瀏覽量:47 下載 入選文集
    郭海峰更急,不等跑近,就立刻跳出戰壕,一上到上面就開槍;沒有一點害怕的王排長也向敵人射擊,而他近前在陣地下些的幾個白匪軍一下后退,向他開槍,沒有打中他。王排長退回和倒下。他覺得自己和敵人太近,是不妙的。郭海峰先發出的子彈沒有打中在王排長面前的白匪軍。就看到了接下來的情景。就再次用機槍打,其中,一個白狗子被打倒,兩個白狗子就一下回身往下跑。倒在戰壕里的王排長看到跑向自己有威脅傾向的幾個敵人跑了。他意識道:老郭來解他的圍。就馬上從戰壕里爬起來,喊道:“老郭,別跑下去了,快進戰壕。”
    “是排長。”于是,老郭就回身,趕快跑到戰壕里。這個時候,是處于被敵人進攻的時候。剛到戰壕里,王排長和老郭要說點什么,就聽到了這時,西側那面的戰壕傳來胡亮的聲音。“排長,敵人又上來!”
    剛回戰壕,情況有變。王排長想道:應該自己先過去和兩個戰士組成一組,這面畢竟還有老郭和一個戰士,他有機槍,可以從容應付。想到這里,他立刻說:“老郭,你在這里,我過去幫胡亮他們。”
    “好,排長,你去吧。”老郭直爽回答,
    “不要慌。”王排長叮囑道。
    “嗯,我知道了。”然后,王排長彎著腰向胡亮這邊戰壕跑過來。剛一到,胡亮身邊的吳中凱就中彈倒在戰壕里。胸部受重傷的吳中凱不想看到他們這一排的戰士都完了,就想反正自己都要死了,就想掩護剩下的戰士和排長。就立刻說:“排長,你和老郭、胡亮還有衛生員小孫快走,我掩護你們。”
    “不行,我是大家的排長,我沒有臉放棄同志們就跑了,你們走,我來掩護你們撤。”王排長說。這時吳中凱看到了白匪軍要接近陣地下了。立刻喊道:“排長,快走!”紅軍戰士吳中凱還是想掩護自己的排長等人離開。吳中凱在說,這時,正好看見機槍手老郭在往陣地上倒。他立刻喊道:“老郭受傷了。”王排長立刻側過臉去,看到機槍手老郭胸部上流血。他明白了:機槍手老郭在他和戰士吳中凱在說話時,老郭就跳上戰壕,他可能看見了更多的敵人,就干脆搶先消滅敵人。所以在他倆這樣爭執時,就出手了。王排長心里涌起一股悲鳴!這時,他覺得吳中凱在他身邊起身正好擦著一下他身子。王排長現在才意識道:吳中凱要急殺白匪軍。
    “吳中凱,你干嘛?”
    “排長……”吳中凱喊了一聲,他本想再喊這句話一一一你一定要帶著小孫他人走,他立刻就住口,怕暴露自己同志脫險的計劃。然后,他早已拿出的手榴彈再冒煙,就等著和敵人同為灰燼。吳中凱就一下跑出戰壕到一群白匪軍堆里,然后就是一道驚心的爆炸……又過了幾分鐘,紅軍戰士胡亮也犧牲。現在,只剩下王排長和女衛生員小孫。王排長絕不放過到陣地上的白匪軍。就跑到仰倒在戰壕里的已經死了,遺體還有余溫的老郭的面前,立刻把駁殼槍插在他緊系著寬皮帶里的肚皮上,抱起剛死去的老郭手里的機槍抬身就向陣地下的白匪軍射。他一時間,打死了不少敵人。看著在自己的面前,像落磚塊般倒地的白匪軍,王排長激憤的心情才好受些。
    這時,有一顆子彈冷不防飛來,射進了王排長斜插在他緊系著寬皮帶里的肚皮上的駁殼槍上些的肚皮里。他身子抖動一下,目光呆滯,機槍滑落在地上。王排長雙手捂住流血的肚皮,踉蹌了兩步,就倒在戰壕里。女衛生員小孫看見了,立刻跑過來:“排長你受傷了!”
這時,小孫意識道:白匪軍就要上來,需要馬上把十分英勇的王排長帶出戰壕。然后,她就從戰壕里,拿起一枚手榴彈,拉燃,投了出去。然后,立刻說:“排長,我背你走。”
王排長就臉紅地點點頭。于是,小孫就背起自己英勇的排長,從泛著紅色泥土的或高忽低的陣地上,從還在冒著一些淡藍色煙子的陣地上,在變弱的槍聲里,女衛生員小孫背著肚皮受傷的王排長從右側急匆匆下山……尖利的槍聲在他倆背后漸漸弱了,就像瀑布在他們的身后在變得減弱了一樣。衛生員姑娘小孫背著肚皮受傷的還在流著血的、沉重的年輕勇敢的紅軍排長王德成,腳步不停,沿非常陡斜的土坡而下。這個時候,如果白匪軍一旦上山來,沒有看見紅軍,他們是不會罷手的。這事清楚表明:白匪軍會沿山坡搜尋,那么,王排長和小孫還沒有脫離危險。可能的一種危險是一一一如果他倆動作慢了,被跑下山來的白匪軍抓住了呢?那就一一,背著王排長的小孫一直在不安中想著這個問題,她不敢往下想,心里一個勁抖;她時不時,還回過頭來看看自己跑過的拱起的土坡和往后退去的山林,有沒有白匪軍追來?也順便看看背在自己身上,非常沉重的、臉還發紅搭在自己左肩上,隨著自己急急跑動,已經昏迷過去的方正的鼻子、誘人的黑黑胡子,那軍帽的寬的帽檐下,有些被遮擋的閉著眼睛的王排長。
    她想道:絕不能讓自己的排長落到白狗子的手里,一定要把他背到安全地帶。想到這里,小孫就更有勁,她狠狠咬著嘴唇,腿也感到好使了,就一個念頭:快往山后急走,不停下,快走。她就像江水一樣,一直往下流,絕不想什么,就堅決往前。
    小孫,把昏迷的王排長背到一處靜靜的樹子下,又看看后面,看了一會,她才確認白狗子沒有追來,他確定安全了,決定馬上為王排長包扎傷口。這時,她感到王排長閉著眼,嘴唇在蠕動,鼻翼在翕動,一臉的痛苦。就說:“排長,沒有敵人追來,我得馬上跟你包扎傷口,不然,你會失血太多,有危險!”
    “行。”肚皮痛得難受的王排長張了下嘴說。于是,小孫右手樓住王排長頸子,用自己胳臂把王排長的頭,靠在她的肩窩里;然后,才把排長輕輕而小心翼翼地放在樹下的有些發干的地上。然后,拿出布包里的布片,伸出雙手把沾有些血的插在王排長肚子上的寬皮帶里的駁殼槍,把它從他緊系在寬皮帶里的肚皮上抽出來,放在地上,然后,解開他的寬皮帶和上來些的軍服扣子,看到了王排長被血染紅的柔滑的在微微一起一伏的強健的肚皮上,有兩個紅瑩瑩的小彈孔。然后,就放了點藥在王排長有淤血的肚皮上,又把布塊包扎在傷口上,并把自己臉幾乎貼近王排長的肚皮,把布條往自己排長身下繞,并說:“排長,你稍微把腰抬起點。”
    “嗯。”然后,王排長就緊皺眉頭,咬著嘴唇,紅紅的性感的鼻孔擴張;在疼苦中,讓小孫在他的肚皮上、腰背下繞了幾圈,直到把王排長的肚皮包扎好。后把王排長的灰白色軍衣扣上,把地上的寬皮帶為王排長系緊在他肚皮上,把駁殼槍放在盒子里。看了看由于王排長肚皮疼痛,不時瞇縫著眼睛。過了一小會,王排長睜開眼。
    “排長,你肚皮疼得兇嗎?”衛生員小孫問。他看到王排長皺著眉頭,以為他太痛了。就問。
    “沒什么。”王排長說,不當回事,他知道自己是死不了的。
    “沒關系,我已經把你的血止住,你沒有危險。等兩天后,到陽平,讓李軍醫幫你把肚皮里的子彈取出來,你就會好的!”
    “嗯。”
    “原先我以為白狗子會追上來,沒想到他們居然沒有追。排長,這是怎么回事?”小孫有些疑惑對著躺在自己身旁地上的王排長問。一般情況下,勇敢、沉默、厚道的王排長個人不太說話,不過,他和女同志好像有話說。就說:“這沒有什么,他們不追來更好。”
    “對,不過,我們還是盡快離開這里。”
    “行。”王排長知道,這里還并不太安全,還是早點離開才好。于是,小孫就把王排長背在背上,從另一條路走了。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以殤公子 對 末日 死星 的評論
花園,象征植物大自然..
寒士 對 七律 折柳 的評論
天生日月兩艘船這想象不得了..
寒士 對 七律 二月 的評論
新生一片瓊如雪再看三千玉似煙..
寒士 對  的評論
思嬌心切魂牽夢縈..
揚雪 對 春戀 的評論
戶外燒烤還是比較有趣的!..
90vs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