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開滿藏南山坡的野花(一)

時間:2015-10-18   作者:樺林邊緣 錄入:樺林邊緣  瀏覽量:43 下載 入選文集

   人民解放軍西藏軍區某位于中印邊境的拉孜不遠,有一個解放軍的營地住有一個邊防連,它是:解放軍1133團一營一連。而二連、三連至七連八連在西藏拉孜縣的部隊里。

在上世紀的一九六二年,在解放軍邊防部隊一連的駐地有幾座相挨或排立在一起的非常簡陋的營房。在解放軍營房的后面不遠是一橫片由多座呈褐土色的、沒有一點葉樹、或尖立或如波浪般的山巒。從遠處看去,就像多股豎起的如大海卷涌的浪濤一樣。在一大片如皺褶般的光落落的山坡上,是灰褐色的山壁和鼓露的翹崖。曲折的山頂沒有草和樹。在東北邊的一些灰土色的山峰后有被遮住了大半身位的雪山。再往東過去一邊,有幾座蜿蜒而曲折的山峰被荀白的雪終年覆蓋,到它們(山頂)下一小半身位。而再往下是呈豎條狀的山脊和顯得暗色的山壁的動人的高山。中國西藏的群山是那樣的蔚為壯觀而雄偉!

現在是中國西藏的盛夏一九六二年近七月末。

中國人民解放軍西藏軍區邊防部隊第33團一連連長王海剛,是一個長得非常壯實、勇敢正直、純樸有為的解放軍指揮官。他頭戴淺黃色軍帽,在帽上有一顆圓形暗藍底色紅五星,在非常英氣的軍帽下,有一雙機智英勇深沉的眼睛,方正的鼻子,剪短的黑黑胡子,是絡耳胡;在他淺黃色的衣領上,有一道中間是三顆小小的五角星,邊子是細的金線紅底的一對紅領章,他胸部豐滿,腰間緊系著一根淺黃綠色的皮帶,在他肚皮正中的白色皮帶扣環,在他走動時,在太陽光的照耀下,在時不時發出耀眼白光,這使解放軍連長王海剛更加英武十足!

這時,一連一排的戰士們在習以為常的每天準時起床號一吹響就起床,然后,是到隔壁的水管去洗漱,后在7點半吃早飯,八點多鐘進行軍事訓練。解放軍一連一排排長26歲的周天喜,是四川安岳人,中等身材,長得非常的健壯、方臉,一雙在軍帽下的葉子形的眼睛看上去充滿了正直、果敢的光芒。在他有些高挺的鼻翼下,一張紅紅的嘴,寬厚的胸部,腰間上緊系著一根黃綠色的皮帶,看起來更加英武!

關于西藏的故事,請后年關注描寫解放軍從1950年在險惡的川藏山崖上修路和59年解放軍平叛西藏土匪暴亂的小說《向西藏進發》,還有在年底發出的解放軍汽車連在川藏線運送物資的小說《川藏線上的中國解放軍》。

中國人民解放軍在全世界的軍隊中,是極度英勇頑強、英武十足、非常純樸正直的中國軍人!

而西方軍隊是出了名的極度無恥、自私,怕得要死的,擅長擴張侵略,見死不救的,道德有問題的軍隊;而日本鬼子是最歹毒、兇惡、極度卑劣無恥的軍隊,是世界人類的惡毒敗類;而越南政府和軍隊是擅長忘恩負義一的、蛇性十足的敗類軍隊。

26歲的解放軍一排排長周天喜,步伐有力,不管他在走快或走慢時都有這個特征。他走進了自己連長王海剛的連部辦公室,他是剛才從隔壁宿舍里,吃了飯,穿戴好,就來到了連部。

“連長。”走進連部房里來的周排長招呼道。

“一排長。”剛吃了早飯回到連部的王連長看到長得非常英氣而具有四川人行事干脆的、目光清亮的周排長一下就走了進來,也招呼周排長。

“連長,我們今天的軍事訓練做什么?”周排長問。

“今天,我們要安排一個班去邊境扯東去巡邏。”王連長回答。

“連長,讓哪個班去?”周排長又問。他希望連長安排的是自己一排去。

“就你們一排一班去。其他的排照常進行訓練。”王連長正式而嚴肅回答。

“是連長。”周排長回答。他知道:在扯東邊境有一個哨所。它的對面是:印度邊境。還有,近很長一段時期來,印度當局在邊境干了一些惡事,比如:向中國邊民開槍,派小股印軍跑到中國西藏邊境來占地等等,令人非常的氣憤!現在,看來中國西藏邊境是不安全了。是四川安岳人的周天喜排長已經帶著戰士們去扯東哨所巡邏了無數次。去那里基本要走大半天,晚上回來近23點,如果有耽擱,只有在外露宿一夜,要在第二天早上才回到部隊駐地。而現在的西藏邊境太不安全了。盡管,心里有些陰郁,可是想到自己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哪怕前面有危險,就是意味著死,周天喜排長會毫不遲疑直接面對……

因為,解放軍是不怕死的,他們是全世界的軍隊中,最英勇堅定、正直忠誠的中國軍人!

然后,王連長想到這一趟沿邊防線到中印邊境扯東哨所要走近大半天山路,如果回來,就要到半夜才回到連隊。盡管,他已經帶著戰士們到扯東巡邏無次了,覺得眼下印度在中國邊境隨時制造緊張局勢,為了有一個預防就決定自己親自去。就說:“我也去。”聽到連長說他也去,周排長認為這更好。就出了連部辦公室,去那邊的一排營房。而王連長就跟剛進來的楊俊副連長說:

“副連長,我等一會和周排長的一班去扯東巡邏,連里的工作暫時由你主持。”

“行,連長。”

“其余的我安排好了,老楊,我走了。”

“你去嘛?”

然后,王連長就走出連部,去那邊挨著的四五排簡陋的營房邊的大地壩上等著。一排一班就在第一間營房。

而解放軍排長周天喜走進了陳舊的土墻營房:(這里根據解放軍老戰士袁振杰和他戰友:王鵬輝、張維浩照的照片)                      

灰色的土墻,房頂蓋得是木板,一間營房是豎著緊挨著它過來是又一間。灰色的帶有污跡的木門,簡單的發黃的窗子,門邊是土地壩。營房后面、往外很遠的兩邊是忽高忽低的褐土色的群山,把解放軍邊防連的駐地好似圍起來。再看看盡在跟前的解放軍營房,就像工地的房子一樣。1962年的中國經濟國力顯得貧弱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

周排長一走進陳舊發黃的門,看到解放軍一班長楊挺安和八個非常英武、豪氣的解放軍戰士吃過早飯就回到營房已經穿戴好了。他們在等著就要到來的每天按別不可少的軍事訓練。在而長得非常壯實,鼻翼略尖,身材敦實,比四川人只有一米7的周排長高些。看到周天喜走了進來,楊挺安覺得排長有話要說。性情耿直說話直的、開朗的楊挺安問:

“排長,我們今天訓練什么?”

周天喜反問:“你說呢?”

楊廷安眨了一下他耿直而仁厚的眼睛,右手一攤:“我怎么知道。”

有些俏皮的周長喜說:“我就等會跟你說。”

這使得憨厚、耿直的楊挺安心急了。他一把抓住自己排長的左胳膊,好像排長要走了似的。

“集合好你的一班,馬上到扯東巡邏。”看到楊班長急得使他自己的蘋果形臉發亮,一雙憨厚而清亮的大眼睛,閃出仁厚迷糊的光芒,還有他一對扁平的非常性感的在著急時就翕動的黑乎乎的鼻孔,不忍讓楊班長久等的周排長馬上說。

楊班長聽了,就啊地馬上轉過臉來,感到意外欣喜,一張蘋果臉頓時大喜而笑。并振奮地一喊:“一班,到地壩集合!”

在營房里的戰士就一起較快地走出土灰色的墻和發黃舊門快步跑出來,而在周排長和楊班長身邊的兩個戰士,就馬上跑到地壩上站好。

在楊挺安班長身后房里出來的有副班長曾祥智,并還有這些戰士:

何德中,23歲,他長得瘦高,黑黑的臉有一種淳樸而勤勞的氣質,話點少。

李世明,來自陜西咸陽縣城,長臉,喜歡說笑,有些矮,身子敦實,23歲。

劉漢兵,陜西寶雞人,22歲,瓜子臉,一向言談,不管是生人、熟人一接觸就好像成了他的朋友。他笑起來,兩個帶紅的酒窩挺好看的。

楊秀州,農村人,有些悶性子,21歲。

徐瑞清,非常英俊,愛喝酒,開玩笑,溫存,身材魁梧,24歲。

長得一副長臉,目光好奇的愛說的李世明,在快走中他問劉漢兵:

“我還以為我們要訓練了。”

“巡邏就好,我們一班,上次執行巡邏我記得是6月的事。”由于周排長跟楊班長說巡邏,他倆在門邊都聽到了。就馬上跑出來。對于每一個戰士來說訓練是很累的事。

“是呀,現在的邊境不安全。據說印度人占領了我們不少的地,各班排都要加緊輪流去巡邏。”

“這都兩個月沒有巡邏了。我們部隊奉命從邊境上后撤了二十里,這都多久了,不知道那里的情況怎樣?”李世民問起這個才想起的問題。

“不知道。”

“我聽排長說,我們要到扯東一線巡邏。”

“哦,這路程太遠了,有很多懸崖、山谷、河岸,回來的話,沒有耽誤,返回營地,已經晚上十點,如果再有什么怕明天才能回來。”

“哪有什么,明天回來,就明天回來。”

李四明剛想說,跟上來的解放軍副班長23歲的曾祥智一米七,中等身材,容貌非常英氣,他一雙葉子形的眼睛看著在側前面那邊的地壩上,已經有別的排的戰士在進行訓練了。

他們一班八個戰士,除了李世民、劉漢兵邊走邊聊,都在前面的地壩上排隊站好了。站在隊伍一側的楊挺安班長看見王連長剛到和周排長已經等在那里。就催他倆:

“你們兩個不要聊了,哪兒這么多話,快集合!”

李世民和劉漢兵就馬上閉嘴,因為,楊班長會有手段來制他倆的。就趕快跑到隊列旁挨戰士而站,

一班長楊挺安看到戰士們已經站好,就嚴肅一喊:

“立正一一”

包括副班長曾祥智在內八個戰士就馬上把左腳往右腳靠。

“向前一一看。”

戰士們就頭往正面前視。果斷而毫不松懈。

當戰士們隨楊挺安的這一喊,接著就進行這一舉止時,24歲的解放軍班長楊廷安,隨著即喊,如這一動作一成,馬上就接著下一個動作似的。看到解放軍戰士這幾個軍事訓令下的動作,感覺非常的威武而神圣。

“稍斜!”

戰士們把左腳稍伸出一小步。

“立正!”楊挺安一看到戰士們出左腳,如搶先即喊道。然后戰士們就聲過即做。

楊班長站在列隊前,對戰士們說:“請連長說話。”就完,幾步較快走到戰士的前面和副班長曾祥智站在一起。

和一排長周天喜站在一起的王連長,就走到站成一排的十分英武雄壯的戰士們的跟前站住,并不以宣布的口氣而是非常隨和的語氣說:“今天,我們一排一班到扯東進行巡邏。來回很長,大家要保持隊列,很好地完成這一任務。”

“是,連長、排長。”戰士們一齊回答。

王連長說:“出發。”

然后,戰士們向東部的藏南邊境前進……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以殤公子 對 末日 死星 的評論
花園,象征植物大自然..
寒士 對 七律 折柳 的評論
天生日月兩艘船這想象不得了..
寒士 對 七律 二月 的評論
新生一片瓊如雪再看三千玉似煙..
寒士 對  的評論
思嬌心切魂牽夢縈..
揚雪 對 春戀 的評論
戶外燒烤還是比較有趣的!..
90vs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