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回頭是岸

時間:2015-10-21   作者:若晴 錄入:若晴 文集:若晴小說文集 瀏覽量:39 下載 入選文集

咚咚咚一陣敲門聲,讓心有余悸的陳楠又緊張起來。她猶豫了一下,慢慢地將手伸向門把手,慢慢地將門打開。門口并沒有人,只聽到噔噔下樓的腳步音。會是誰?她疑惑著,正想把門關上,突然發現門口有一張紙條,她把紙條撿起來,只見上面寫著:

借條

莫小偉向陳楠姐借了兩萬元錢,一年后還清。

借款人:莫小偉

時間: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五日

陳楠看著字條,下樓的腳步聲已經漸遠,她把門關上,來到窗戶前向外望去。只見一個男孩的背影,匆匆地消失在了黎明前的夜色中。

陳楠的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但是那驚魂的一夜,也讓她無法忘懷……

陳楠下了夜班,已經走進了自己家的小區,電話鈴聲響了,她接通了電話,喂,媽,您還好嗎?怎么這么晚了還打電話?

電話是陳楠的媽媽打來的,楠楠,我很好,你在忙啥啊!

我剛下了夜班,已經快到樓下了。

經常加班,下班這么晚,你要注意安全啊!

媽,您放心吧,現在的社會治安很好的,沒事,您不用擔心,等忙過了這段時間,我就回家看您去。

嗯,家里都挺好的,不用惦記我。

嗯,媽,您早點休息吧,我快到家了。

好吧,你一個人要注意安全。

媽,放心吧,沒事,我掛了啊!陳楠掛斷了媽媽的電話。

就在她掛斷電話的那一霎那間,突然感覺到身后有一個人在跟著她,她回頭看了一眼,沒有人。她繼續走著,還是有一種被尾隨的感覺,她又回頭看了一眼,依然沒有人。一種恐懼感不禁油然而生,她加快了腳步。

她快步走上樓梯,終于到家門口了,她看到一個陌生的男孩,在她的身后探頭探腦。她的恐懼感越來越強烈,拿鑰匙的手開始顫抖。終于,她打開了房門,就在她開燈的一霎那間,那男孩沖上樓梯,沖進了她的家門。她想喊,已經來不及了。男孩用左手捂住了她的嘴,右手的刀已經貼在了她的咽喉。

男孩壓低聲音說:不許喊,否則我殺了你!

陳楠恐懼地點了點頭。男孩用左手把門關上了,然后又將她拖進了客廳里。男孩把她推倒在沙發上,然后伸手扯下她的絲巾,用刀劃開,撕扯成兩根繩子,一根捆住她的雙手,一根捆住了她的雙腿。

陳楠驚恐地望著男孩,男孩搶下她的背包,胡亂地翻著,包里大概只有一千多元的現金,還有一張銀行卡。這時,陳楠的手機響了,男孩看了一眼,是她老公打來的,男孩沒有讓陳楠接電話,手機一直響著。

陳楠說:是我老公的電話,你讓我接個電話吧,不然他會擔心我的。

男孩猶豫了一下,用刀指著陳楠說:說話注意點,不然我就殺了你。

陳楠點了點頭,男孩接通了她老公的電話。

喂,老婆,你怎么才接電話啊?你不接電話,我都擔心死了。電話里傳來陳楠老公焦急的聲音。

我,我沒事,我剛才在洗澡。

老婆,還有兩個小時,我就能到家了。

陳楠看了一眼墻上的掛鐘,已經十一點鐘了。哦,你……陳楠似乎想說什么,男孩的刀緊緊地貼著她的咽喉。

你想說什么?親愛的老婆。陳楠的老公問陳楠。

沒,沒什么,我想說你開車要注意安全,我累了,先掛了啊!

累就早點休息吧,不用等我了。

好,好的。

男孩掛斷了陳楠的電話。男孩問陳楠,說,你家的錢在哪里?

我,我沒錢。

你不說,我殺了你,是錢重要,還是你的命重要?

,我真的沒……陳楠突然面無血色,呼吸困難。

你,你怎么了?男孩被這突然其來的一幕驚呆了。

,我有心臟病,藥,藥……陳楠的呼吸越來越困難,聲音也越來越弱。

男孩拿起現金,轉身想離開。突然姐姐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小偉,快拿藥來,媽媽的心臟病又犯了。

莫小偉停下腳步,回頭看了一眼快要窒息的陳楠,猶豫了一下,問道:藥在哪?

……陳楠看了一眼茶幾上。

莫小偉看了一眼,已經被他翻出來扔在茶幾上的速效救心丸。他慌忙地將藥瓶打開,倒出幾粒放在陳楠的嘴里。然后,他坐在陳楠的對面,看著陳楠。吃了救心丸,陳楠的臉色漸漸緩了過來,她對莫小偉說:謝謝你。

莫小偉說:我并不想殺害你,你快告訴我,銀行卡密碼是多少,我只取兩萬元,其余的還你。

陳楠說:你這么年輕,需要錢可以自己去掙啊,為什么要這么做?你知道嗎,這么做是犯法的,你的一輩子就毀了。

少廢話,快說密碼!莫小偉有些急促地說。

這時,陳楠的手機來了一條短信息,莫小偉打開信息,是陳楠的老公發來的短信:老婆,因為下雪,高速被封了,我今天回不去了,要明天才能到家,你別等我了,也別擔心我,你早點睡吧。

莫小偉看完短信,把手機放在了茶幾上,對陳楠說:你老公說高速公路被封,他今晚回不來了。

哦。陳楠心想,老公不能回來了,該怎么勸說這個男孩誤入歧途呢?她問莫小偉,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難了,能和我說說嗎?也許我可以幫到你的。

莫小偉用刀指著陳楠的咽喉快說密碼是多少?顯然,莫小偉已經失去了耐性。

“13145870”陳楠不得不說出了銀行卡的密碼。

 

莫小偉得到了密碼,把銀行卡揣進兜里,又找來膠布把陳楠的嘴給封上了。他對陳楠說:你最好給我老實點,最好別騙我!說完轉身離開了陳楠的家。

夜,死一般的靜,靜得陳楠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她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一切都是無法預料的,一切都是未知數!

咯鈴,鑰匙擰動門鎖的聲音。是他!是他!莫小偉又回來了,陳楠的心似乎又提到了嗓子眼。

說!你為什么要騙我?密碼到底是多少?莫小偉惡狠狠地地撕去陳楠嘴上的膠帶。

陳楠長吁了一口氣,我看你不像壞人,為什么一定要這么做呢?你這么做是犯法的。你不能因為一念之差毀了自己!

快說密碼!莫小偉面露兇光,把刀緊貼在陳楠的咽喉,不說,我就殺了你!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他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是姐姐打來的。這么晚了,姐姐打電話來,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呢?他調整了一下激動的情緒,坐了下來,接通了電話。喂,姐姐。

小偉,你睡了嗎?

沒,還沒有。姐,你怎么這么晚打電話,有事嗎?

媽媽說想和你說說話。莫小偉的姐姐說著把電話遞給了她的媽媽,媽媽接過電話小偉啊!

嗯,媽媽,您的身體還好嗎?

嗯,我還好,你不用擔心,你還好嗎?

我很好,都這么晚了,您怎么還不睡覺?

我剛才做了個惡夢,就特別擔心你,就讓你姐給你打個電話,我想和你說說話。

媽,我很好,您不用擔心,過幾天,我就回家了。

嗯,媽就是擔心你,你沒事就好,媽就放心了。

媽,您身體不好,您要多注意身體,早點睡吧。

嗯,小偉啊,你也早點睡吧。

嗯,媽,我也這就睡了。

小偉的媽媽掛斷了電話,小偉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如果,媽媽剛才沒有打電話來,也許……。他也不知道,也許會發生什么!

是你家人打來的電話?陳楠問。

不用你管!莫小偉沖陳楠吼到。

陳楠不再言語,因為她看到,莫小偉的情緒非常激動。

莫小偉突然感覺肚子好餓,肚子咕嚕咕嚕做響,他看了看茶幾上的零食,他拿起薯片的袋子,袋子是空的,他放下薯片的包裝袋,又拿起了餅干的袋子,里面還有一塊餅干,他拿出餅干,放在了嘴里。

你餓了吧。陳楠說。

莫小偉沒有言語,陳楠看了看他,又說:你給我解開吧,我給你做點吃的。

莫小偉猶豫了一下,陳楠又說:你放心吧,我不會吵鬧的,你的手里還有刀呢。

莫小偉幫陳楠解開了雙手,說道:不準耍花樣,否則我會殺了你。

陳楠說:不會的。陳楠一邊說一邊自己解開了綁著的雙腿,站起來伸伸胳膊,活動了一下發麻的筋骨,然后向廚房走去。

陳楠打開冰箱,拿出一袋速凍水餃,她打開火,燒水。水開后,把水餃打開,倒進鍋里。她一邊煮,一邊和莫小偉聊天,看你年紀不大,應該也就十八九歲吧。

莫小偉坐在餐桌旁,一邊看著陳楠,一邊擺弄著水果刀,聽到陳楠問他,他答了一句我十九了。

我弟弟和你同歲,也是十九,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叫我姐姐。

莫小偉無語,此時,他的腦海里浮現著一幕情景。

他在工地打工,到了工程結束了,他們這些工人卻沒有拿到工資。聽說包工頭拿著工程款跑掉了,他們的辛苦白白付出了,他們的血汗錢,都被黑心的老板卷跑了。大家議論著,咒罵著那個該死的包工頭,可是又無事于補。他很需要錢,因為他答應了姐姐,到年底掙到兩萬元錢,就可以回家給媽媽做手術了。可是,錢卻被包工頭卷跑了。他到哪里再去掙兩萬元錢。只有這樣,對,只有這樣,才可以很快弄到錢。想到這里,他緊緊地握著手中的那把水果刀。

你叫什么名字啊?陳楠的問話,打斷了莫小偉的思緒。

莫小偉。莫小偉也說不清,自己為什么要告訴陳楠,自己的名字。

哦,那我就叫你小偉吧。陳楠說。

莫小偉看了一眼在廚房里煮餃子的陳楠,他的腦海里又浮現了姐姐的身影,在他臨行前,姐姐也是這樣給他煮餃子。媽媽在桌子旁邊給他縫補衣服,媽媽那慈祥的面孔,和那語重心長的囑托,歷歷在目,猶言在耳,小偉啊,在外面不比在家里,你要照顧好自己,錢,掙多少都沒關系,只要你平平安安回家過年就好。

你先坐著,餃子馬上就好。陳楠的話打斷莫小偉的思緒。

莫小偉糾結著,他知道,今天自己的所做所為是犯法的,可是不這么做,到哪里去找兩萬元錢。陳楠親切的語句,終于讓莫小偉下定決心,慢慢地收起了那把水果刀。

餃子煮好了,陳楠把熱氣騰騰的餃子端了上來,遞給莫小偉。莫小偉看著熱氣騰騰的餃子,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就在剛才,他差點沖動殺了這個為他煮餃子的女人。

等一下。陳楠說著,到廚房里取出一小碗白醋,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坐到了莫小偉的對面,對莫小偉說:快趁熱吃吧。

快趁熱吃吧,給你,你最愛吃的白醋。莫小偉的姐姐說著遞給莫小偉一碟白醋。莫小偉的眼睛濕潤了,陳楠的話,讓他再次想起了自己的姐姐。

莫小偉不由自主地喊了陳楠一聲

陳楠笑了,先吃飯,然后把你遇到的困難和姐說說,也許姐可以幫到你。

莫小偉點了點頭,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

慢點吃,別噎著。陳楠看著他說。

 

慢點吃,別噎著。姐姐的話再次從耳邊響起,莫小偉偽裝起來的兇狠模樣,徹底被陳楠的親切擊潰了。

陳楠等他吃完了,問道:和姐姐說說吧,你遇到什么困難了。

莫小偉說:我在工地打工,包工頭把工程款卷跑了,我沒有拿到工資,可是我答應姐姐,要掙到兩萬元錢,回家給媽媽治病的。可是現在,工資沒拿到,沒錢給媽媽做手術,連回家的路費都沒有了。

原來是這樣,可是你知不知道,你剛才的做法,差點就把你的一生給毀了,搶劫是犯法的啊!

我知道,可是我沒有辦法。莫小偉差點哭了出來。

等著。陳楠說著向臥室走去。她拿出兩萬元錢,放到莫小偉的面前,莫小偉有些驚訝。陳楠說:這是兩萬元錢,你先拿著吧,你是個孝順的孩子,先把這錢拿回去給你媽媽看病吧,如果不夠,再和姐姐說。

……莫小偉竟不知所措。

陳楠把錢塞到莫小偉的手里,拿著。

莫小偉感動得掉下了眼淚,姐,剛才真是對不起了,我害得你心臟病又犯了,還差點……

陳楠笑了,伸手替他擦了擦眼淚,打斷他的話,好孩子,回頭是岸。

莫小偉點了點頭。

陳楠看了一眼墻上的掛鐘,已經是凌晨五點鐘了,天快亮了,你趕緊走吧,你的家人,都在等你回家過團圓年呢!

莫小偉點了點頭,謝謝姐……他不知道說什么,才能表達此刻即內疚又感動的心情。他走到門口,想起還不知道陳楠的名字,回頭問了一句,姐,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陳楠。陳楠說道。

莫小偉點了點頭,謝謝陳楠姐。莫小偉說完,轉身離開了陳楠的家。

 

一切,都恢復了平靜。

陳楠望著樓下漸行漸遠的莫小偉,看了看手中的欠條,她自言自語道:小偉,回頭是岸。雖然她知道莫小偉已經聽不到這句話了,但是她相信,莫小偉已經做到了,回頭是岸!

一夜的驚魂,此時的陳楠,露出了一絲微笑,她的善良,挽救了一個即將迷失的孩子。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以殤公子 對 末日 死星 的評論
花園,象征植物大自然..
寒士 對 七律 折柳 的評論
天生日月兩艘船這想象不得了..
寒士 對 七律 二月 的評論
新生一片瓊如雪再看三千玉似煙..
寒士 對  的評論
思嬌心切魂牽夢縈..
揚雪 對 春戀 的評論
戶外燒烤還是比較有趣的!..
90vs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