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在蔚藍色天空下的哨所(一)

時間:2015-10-23   作者:樺林邊緣 錄入:樺林邊緣  瀏覽量:59 下載 入選文集

中國人民解放軍新疆軍區某邊防團三連,在三連連長徐新民的帶領下,從新疆普澤縣部隊出發分成五輛軍車,前四輛載有全連解放軍官兵,后一輛裝的是一車的補給食品,比如:有128只雞,52只鴨子等,向位于新疆維吾爾皮山縣境內,是最高峰的邊境哨所一一一神仙灣哨所開去。

19歲的解放軍戰士耿迪和20歲的吳小陽、還有18歲的王春,是年初從三個地方:耿迪來自河北滄州城,吳曉陽是四川宜賓鄉下人,18歲的王春是山東德州鄉下人。他們從各自的家鄉參加解放軍到了新疆部隊。經過三個月的訓練,三人分到了三連一排一班。他們的連長是徐新民,28歲,是一九七二年,他15歲從山東淄博農村參加的解放軍,三連一排排長26歲叫王占虎,是湖南瀏陽城里人,197818歲參加解放軍到了新疆部隊,還有他們的一班長叫顧正宏,1982年從貴州安順農村參加解放軍,現在1986年,24歲。據解放軍的回憶文章和歷史記載:位于新疆昆侖偏西北部的邊境線是高山聳立、人煙都看不到的區域,他們要到的神仙灣哨所還要更高,是中國最高的邊防哨所之一。它遠離中國內地,遠得來如隔世的感覺。冬季長6個月,大雪封山長達近十個月。每一年都需要派一個連隊去哨所換防。解放軍邊防連長徐新民已經換防了七次了。他帶的兵,總是新兵來了,老兵就轉業了。在這樣往復的循環中,王排長自從當兵就和他在一起,已換防了四次,今天是第五次換防。

今天是一九八六年六月四號,載有解放軍新疆邊防團三連的車子正向遙遠的神仙灣哨所開去。中國新疆六月夏日的太陽溫和而慷慨地灑向蔚為壯觀而秀麗的山河。此刻,一條泛著土紅色的鋪有小碎渣的公路向前面延伸,路的兩邊是較平的灰土地,再遠些就有黃色和土色相雜其間的地勢起伏的土堆和土坎。而兩邊更遠,北面是泛著土紅色延綿的小山,南面是褐灰色矮山;大路在較遠的前面的矮山腳下拐彎被褐土色的山腳遮住看不見了。再看看:四周的山勢蜿蜒而不太高的山一展開來,延伸到純凈而碧藍的天底下。潔凈而令人心曠神怡的蔚藍色天空,漂浮著五六片輕盈而荀白的大小不一白云,一動不動的,就如要呆在你的頭上方似的,非常溫柔!這時,在帶著夏日溫和舒心氣息的山地上,非常的清靜!空氣溫和宜人,清秀的群山熱情向你致意。

解放軍邊防連長29歲徐新民和一排排長王占虎26歲,坐在第一輛汽車的駕駛室里,開車的是:汽車連的一個戰士。相關的描寫,請關注明年發出的描寫西藏邊防哨所的小說《白凈高原》。

徐連長戴著圓盤軍帽,繞帽中間一細條紅邊子,在非常英氣的軍帽下,有一張山東人誠實豪爽的團臉,紅紅的。他非常機智正直,明亮的眼睛,方正的鼻子,紅潤嘴唇,非常魁梧,有18身材,腰間緊系著一根朱紅色的皮帶;身著同樣軍裝的一排排長王占虎,是方圓的臉,眼光非常的炯炯有神,相當清亮!他有一雙葉子形眼睛,高挺的鼻梁,非常潤亮的鼻翼,剪短的黑乎乎的胡子,腰間上緊系著一根朱紅色的皮帶。兩人坐在司機戰士的身旁。第五輛汽車載有六連準備在神仙灣哨所進行一年防衛軍事任務所需的食品,和其他的四輛車向新疆西北部的皮山縣方向開去,而位于高山上的神仙灣哨所就在它附近。

“連長,沒有想到,我們又和二連換防了。”王排長說。心情多好的。

“是呀,三年前,我們和二連輪換,這次,我們又要和二連輪換了。二連胡連長去年這個時候上的神仙灣哨所,今年很快就到了。看來一年過得真快!”

“是呀,別的都好說,我想主要是長久的封山,就讓人無法忍受!如果再來個越境的不法分子出現,就危險了。”王排長說。

“我們是人民解放軍,守衛邊防,打擊越境犯罪是我們的職責。要想讓我們守衛的哨所長久平安,怎么可能呢?”溫和的徐連長如是說。

“連長,我怎么不知道呢?”

“難道我們解放軍還畏懼犯罪分子嗎?”

“是呀,他們怎么能跟我們解放軍比呢?”

“就是這樣,我們也不能小瞧犯罪分子。”徐連長警示說。

“是,連長”

“好了,我們不提這個了。說點別的。”徐連長不愿意老說這個話題。

王排長馬上就想到了,自己這一身新軍裝。就顯得非常喜歡說:

“連長,我覺得這換新的軍裝非常好看。連長,你覺得這新軍裝安逸不。”說到這里,王排長把他的圓盤軍帽下的方臉側過來對著在看的、坐在靠右邊而這時有一些灰土色的小山從駕駛室的窗外后退的自己連長。

“不錯,好看。”徐連長看著擋風玻璃外,在車子不斷地前進,前面的平坦的灰土路和兩邊荒涼不高的、沒有一點葉草的山坡,就從車窗前面源源不斷地涌來的情景視角。

既然連長不想談新軍裝的事,一下就想到了自己曾經歷的長達十個月的封山生活,王排長還是陰郁的。就說:

“連長,那種除了兩月的好生活以外,其余是十個月的封山,這真不是人過的生活。”

“這對一般的人是這樣。而我們解放軍再難也要堅持。”徐連長說。

“連長,我知道,你從197215歲到新疆邊防團當兵,上了十二次神仙灣哨所。”

“不,是十三次。”徐連長矯正說,他習慣性抬起左手把他的圓盤軍帽往上略拉拉,又繼續說:“想起以前的老兵,過了不少的艱苦日子,我們還是非常好的。”

“連長,你說的是六五年前后的老兵吧?”王排長把他潤澤的方臉,從看著在擋風玻璃前的土路的視角下里,側過來,問時不時看著前面和兩側車窗外的不遠的忽高忽低的褐土色的山徐連長。

聽到他的問話,徐連長就把他看著眼前擋風玻璃外的山地的非常英氣臉轉過來,回答:

“夏天,就不說了;冬天,每一個戰士就靠一個爐子烤火,還在零下三十度的外面去站崗放哨。”

“不知道他們是怎么過來的!”

“怎么過來的,還不是跟你和我一樣,只要有一顆保衛祖國邊防,保衛人民幸福的心,只要你心里有,就會挺過來。”徐連長有些強調地說。

……

他們就這樣聊著。車在繼續往前駛去……

“王春,我們一參軍,就到邊境上去換防,真的,這多神奇的!”帶著四川宜賓口音的,長得有一米70,方臉,目光顯得新奇,顯得非常有活力,人長得壯實精瘦,非常性感的鼻翼,開朗熱誠的四川宜賓籍青年戰士吳曉陽說。這時,他們一排35個解放軍官兵坐在車尾開著的帆布綠的有棚的車里,二排、三排、四排戰士分別坐在二到四輛車里。第五輛車裝滿了主要是用于大雪封山時,食品短缺的情況,上面主要是雞鴨肉等等。

三個坐在順車兩邊坐和有些坐在中間車板地上的戰士邊上。車上顯得非常擠。的車板下的長凳上北開在在車尾的灰綠色帆布撩到車頂上,而隨著車在不斷地往前面開去,有些不斷從車尾退去的較遠的矮山,和帶有碎土渣的干燥的中間有兩道車轍的公路在源源不斷地往車尾退去。

“是呀,聽班長說,上面非常的苦,有高原反應,乏氧,人會胸悶,昏倒。”這是山東青年解放軍戰士,身子高大,紅黑黑的潤澤的圓臉,大大的眼睛,目光純樸,說話,看人,都閃動著他含有山東青年豪爽而熱情、無私、心地坦蕩的氣質的20歲的解放軍戰士王春,他有一米八二高。

在他們身旁坐著的一班長23歲的來自貴州安順的顧正紅,是一九八三年一月當的兵。他臉有些白,是長臉,在軍事工作中,帶有解放軍行事作風嚴謹果斷的特點。他鼻翼非常性感、方正,眼光在嚴肅中,帶著隨和。他聽到了王春說苦,有些不悅。反問王春:

“王春,你是后悔到神仙灣哨所去嗎?”

生性誠實說話直的山東籍的戰士王春馬上回答。“班長,我沒有。”

吳曉陽具有四川人反應快、非常機敏的天性。他知道一班長顧正紅聽不得誰說哨所苦之類的世人俗氣的話。就馬上說:

“班長,王春只是說的苦是他的觀點,也沒有別的意思。”

“王春,是不是這樣的。”一班長顧正紅問。

“是是。”

“你是一個軍人,既然當了解放軍,就不能怕吃苦。我問你,你當解放軍就是到部隊來享福的嗎?”一班長詰問。

王春搖搖頭。

然后,顧班長自己又說:“誰要到我的一班來享福,就走開。”

王春就不敢說了。

看到王春不說了。思想正統而堅定的一班長說:“你們當上了解放軍,就要有吃苦的準備。當然,你們已經知道了,我們馬上去的神仙灣哨所會有不少的困難在等著咱們,我不希望看見一個貪圖享受,不思進步的戰士搞砸了我們的一班。”這話是一種警告。一下使大家先前的愉快氣氛變得嚴肅起來。……

車還是繼續向前面開去。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以殤公子 對 末日 死星 的評論
花園,象征植物大自然..
寒士 對 七律 折柳 的評論
天生日月兩艘船這想象不得了..
寒士 對 七律 二月 的評論
新生一片瓊如雪再看三千玉似煙..
寒士 對  的評論
思嬌心切魂牽夢縈..
揚雪 對 春戀 的評論
戶外燒烤還是比較有趣的!..
90vs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