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下台的日子

时间2018-02-05   作者西径录入西径 浏览量1041 下载 入选文集

    光秃秃的山丘环绕着的十里矿区里一座座厂矿和一片片村庄星罗密布般地交织在一起矿区内特别是公路两侧分布着大大小小的不计其数的煤场矿区的上空时常被漂浮着煤尘的干燥的空气笼罩着有着几十年历史的以煤炭和电力生产为主的北山能源公司就分布在这里

    时间悄无声息的把人们带到了2006年支河恩似乎预感到这一年对他来说决不是平凡的一年一则这是公司由市?#36335;?#21040;县实行属地管理后的第一个年头还不知道县里会对公司有什么样的改革举措呢他最担心的是会不会像以前的县属企业那样一个个?#20960;?#31169;有化了呢二则时年50岁的他知道自己在位的年限不长了因为以前公司归市里管理的时候市主管部门曾经按52岁一刀?#23567;?#30340;办法调整过公司班子虽说现在公司的隶属关系发生了变化但他心里已经打定主意最多再干上两年到时候就是上边让干也就不能干了不然无法向以前已经按这个年龄退下去的原班子成员交代因为他是一把手不能别人按这个年龄执?#26657;?#36718;到自己就另当别论那样岂不让人耻笑

    他永远也不会忘?#24708;?#26679;的场面当附近农村的一群人有组织的跑到公司的煤矿去明火执仗地?#19968;?#24037;业设施抢走企业财产矿上那么多的干部职工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赖以生存的单位被砸被抢竟然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拦他脑海里一直悬念着这样一个问题用一种什么办法才能把职工和企业的利益真正连在一起呢

    他把今年的工作重点放在新公司的租赁工作上他想通过由内部职工出资入股的新公司租赁经营原企业下属单位的办法以防这些单位?#29615;?#32780;化之同时还能或多或少的起到把职工和企业的利益连在一起的作用他的另一项工作重点就是为将来接替他的人创造一切条件让他经受全面工作锻炼为以后平稳过度打好基础他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既是为了工作同时也自然有他的小算盘自己在这儿干了这么多年得罪的人自然不少虽然是因为工作上的事儿但也难免不遭人记恨或报复的这些在台上倒无所谓可是一旦下了台那个时候再有人找麻?#24120;?#21487;就只有依靠新的公司领导了他自然明白将来的新领?#32423;?#20320;如何就看你在台上的时候如何对他了所谓人心换人心吗

    拿到县里的批示后他一鼓作气?#26469;?#32452;织落实了由新公司全部租赁经营原企业下属生产单位的工作同时作为新公司董事长的他随即把新公司的人财物等经营管理大权一并交给由他提名并由董事会研究聘任的总经理来掌管而他自己自愿的只留在几乎只剩下一个空壳的但棘手的问题却一点也不少的原公司里工作以便让新公司集中精力抓好租赁单位的经营管理至此事实上他已经完成了和将来接替他的?#35828;?#26435;力交接工作

    办完以上事情后他觉?#20204;?#26494;了许多不过这突然一下子不管这么多生产单位了心里不免又有些许的空虚之?#23567;?/span>

    这时公司机关里的一高人却发出了由衷的叹息唉这回他可是彻底的钻到套儿里边去了

    一转眼春去夏来这个夏天最炎热的时节开始了

    这天下午支河恩接到县里的通知他急忙从外地赶回当他?#31995;?#20844;司参股的改制电厂招待所大会议室时这里早就坐满了人他发现一张张熟悉的但?#32469;?#26102;显得有点严肃的面孔都在用异样的眼神悄悄地瞅他一眼随后就又迅速地避开了那表情似乎是怕和他的目光相遇似的这个宽敞的大会议室对他支河恩来说有着十分特殊的意义曾几何时在这里市有关部门的领导曾给他颁发过优秀企业厂长经理荣誉证书他明白这个证书的背后是公司上一年度实现利税过千万的结果而这个数字的背后则主要是发电厂实现的那个时候电厂还没有改制在这里曾经召开过让他为之蒙羞的电厂改制现场会那是他一生都无法挽回的遗憾还是在这里市主管部门的领导对他想通过职代会收回电厂改制的行为曾大?#21448;?#36131;他因此险些被免职今天还是在这里他非常清楚这将对他意味着什么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静的有点出奇与会的人员有公司班子成员机关科室负责人和七八个下属单位的一把手人们一个个都静静地坐在一个用一张张小桌子拼成的大长方形案台的两侧好像在等待着有什么重大事情的到来主席台这一侧有几把椅子稀稀拉拉地摆在那里看来上边的领导还没有到支河恩迅速地扫了一眼会场然后绕过主席台径直地走到大型案台的右侧在公司班子成?#26412;?#22352;的?#36335;?#25214;一空座位坐下他刚一入座坐在他上方的一个?#26412;?#29702;立刻站起身来支经理你怎么能坐这儿来你坐我这儿然而他没有动

吱的一声会议?#19994;?#38376;开了一个身材矮胖但天庭非常饱满的人在公司的人引领下走了进来他就是主管工业的吴副县长在他的身后跟着几个随行人员其中那个仪表堂堂的便是大名鼎鼎的人事局何局长

    吴副县长刚一屁股坐在主席台的椅子上便态度和蔼地说道让大家久等了本来早就想到公司来看看可老是不是有这事儿就是有那事儿的一直也没来成噢时间宝贵不耽误大?#19994;?#23453;贵时间了下来咱们书归正传先由何局长传达县政府党组文件这时人们都把目光转向何局长只见他不慌不忙地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张纸来随后便开始一字一板地宣读起来县政府党组文件2006县政党字第1号经县政府党组研究决定根据工作需要免去支河恩同志北山能源公司经理党委书记的职务?#21496;?#23450;自宣布之日起生效2006年7月10日这一刻支河恩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心中暗道终于解脱了可是这种感觉马上就被随之而来的一种说不上来的滋味所取代了会场上依旧是出奇的静静的似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人们只是静静地竖着耳朵目不转睛地看着何局长只见他不慌不忙地又拿起第二张纸来不用说这肯定是接替支河恩职务的以及新班子成员的人事任命了宣布的新班子名单?#26657;?#38500;了继续留任的原班子成员外只是新增了一名?#26412;?#29702;听到这里支河恩突然想起了那个对他刺激非常之大的声音宣读完毕后何局长又补充道?#26696;?#25165;念的是底稿正式文件待打印出来以后再发给你们人们依旧竖着耳朵好像还没听完似的会场上仍然是一片沉静怎么你们不欢迎欢迎吗这以后可还是你们在一块打交道的机会多啊别看俺们忙活这大半天等一宣布完就没事了可你们不一样下来还得在一块共事儿何局长一边不急不慢地说着一边向刚?#25307;?#24067;的新班子成?#26412;?#24231;的地方瞅了一眼你们别看他们坐在这儿一个个跟没事人似的实际上俩眼光瞅着你们哩看你们今天表现怎么样谁欢迎谁不欢迎是真欢迎还是假欢迎心里可记着哩别看他们现在什么也不说保不准那一天领导一不高兴找个借口就给你个小鞋儿穿什么的你们以后共事的时间长着哩这磨道里找脚印的事儿还不容易吗要是真的到了那一天可别说我没提醒你们事儿我已经说清楚了下来该怎么着你们看着办吧?#26412;?#36807;他这一通调侃式的提醒人们这才?#20174;?#36807;来接着便响起一阵掌声这时再看何局长他依旧悠然地坐在主席台上脸上仍然没有一丝表情不过明眼人一眼就从他这一通溢于?#21592;?#30340;调侃?#26657;?#30475;出他内心里?#31181;?#19981;住的喜悦之情

    会场上?#21482;?#22797;了原有的沉静下面欢迎吴县长?#19981;啊?#38543;着一名随从那带点硬邦邦的话音儿落定又一阵掌声响起再次打破了会场上的沉静 支经理曾不止一次地找过县长主动要求辞职把位置让给年轻人他态度非常诚恳这充分体现了一个受党教育多年长期在领?#20960;?#20301;上久经考验的老经理的高风?#20004;ڡ?#21439;领?#20960;?#25454;他的多?#25105;?#27714;最终才同意他辞职关于这一点在来这儿之前县长还特意嘱咐一定要当面向大家讲清楚听到吴副县长讲到这里支河恩心里在想对他来说有这几句话也就足够了起码说明是他先提出来不干的而不是犯了什?#21019;?#35823;免的他就行了接下来吴副县长话锋一转新任经理年轻有为有能力有魄力德才兼备深受大?#19994;?#25317;护在组织考察的时候大家都一致推荐他?#32423;?#20182;?#23545;?#25104;?#20445;?#36825;种情况在别处还真不多见可以说他当这个经理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

    吴副县长这番无论对下台者还是上台者都适合的话讲完以后便把目光转向支河恩他笑容可掬地说支经理说两句吧支河恩的下台演说自然不在话下不过面对这样的场面他想到再也不能和眼前这些一直理解和支持过他的管理人员一道工作的时候却不由得萌生出一种感慨之情他尽量克制着自己的?#26143;?#19981;流露出来以免显得小气或被人误解可是当他发自肺腑地说到这么多年来特别是在关键时刻如果没有大?#19994;?#29702;解和支持我不可能干到今天的时候他还是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来微微地向在座的公司人员欠了欠身以表达内心的感激之情

    轮到新任经理党委书记发表就?#25226;?#35828;的时候支河恩这时才注意到眼前这个他看着一?#35762;?#20174;基层走到公司领?#20960;?#20301;现在又刚刚接替他的年轻人他发现他是那样的沉稳一切都显得胸有成竹的样子那轻松的神态似乎这一切早就在他的预?#29616;校?#21448;似乎他掌管公司的全面工作只是件轻而易举?#29615;?#21561;灰之力的事支河恩不由得联想到十三年前他在就?#25226;?#35828;时所流露出的拘谨和内心里忐忑不安的心情

    新经理的就?#25226;?#35762;紧扣人们关心的企业发展主题他讲的发?#40723;?#26631;非常振奋人心支河恩随着他描绘的蓝图?#36335;?#30475;到达到目标后的公司所呈现出的一派新面貌和新气象他不得不佩服他的魄力深感自愧不如他心里隐隐地在想看来自己辞职是明智的应该再早一点就更好了如果新经理早一点被任命对公司的发展可能会好的多那个时候人们对自己的看法?#37096;?#33021;比现在要好一点新经理最后以非常自信但又显?#29028;?#36731;松的口吻说这些发?#40723;?#26631;不是什么难办的事用不了费怎?#21019;?#30340;劲儿就能达到大家只管放心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企业发展项目和资金这方面的事我来办我相信在县委县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只要公司上下团结一致我们的目的就一定会达到北山能源公司的明天会更好会场上爆发出一阵激?#19994;?#25484;声?#35789;?#24515;里不是滋味的支河恩也由衷地为之鼓掌称赞

短暂的会议很快结束了支河恩一向看重并为之奋斗了十几年的这个职务也在这一?#24067;?#38543;之结束了不过他那种说不上来的不是滋味的感觉却依旧丝毫不减的埋在了心?#23567;?#38754;对散会的人群面对这些打过多年交道的以后可能连见面的机会也很少的工友们此刻的他无论心情如何却依然和他们?#24863;?#30528;话别并一一目送他们离去?#31508;?#32447;中再也看不到他们远去的身影时一?#25191;?#26410;有过的?#38706;?#21644;莫名的凄凉之?#26657;?#22312;他的心中油然而生

    支河恩默默地走在回?#19994;?#36335;上当路过电厂那栋办公楼时看?#20132;?#26377;稀稀拉拉的窗户里透着灯光他边走边侧视着眼前这栋既熟悉又生分的办公楼心中若有所思在他缓缓地转过头来的刹那间突然头顶上响起了一个清晰的?#28304;?#27801;哑的声音你已经没有退路了他?#36335;?#30475;到在他头顶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时隐时现的刻板的面孔正在俯视着他那眼神中透露出的说不上是怨恨还是嘲讽或是怜悯当他壮着胆子再定睛细?#35789;保?#37027;个影子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眼前只有依稀可见的几盏昏暗的路灯照着他长长的身影在水泥路上?#21619;?#19981;过现在他心里似乎明白了一年前他曾经的一个同事最后留给他的这句话的含义了难道一年前他就知道我有今天这一步吗那支河恩想起了许多往事但此时?#35828;?#30340;他最想要的是早一点回到家?#26657;?#20182;一刻也不愿意在外停留从来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对?#19994;目释?/span>

    他刚一脚跨入家门便感到这颗一直不是滋味的但在外边又不得不强撑着的心才缓缓地落下早在家里等候多时的老伴这时也闻声迎了上来她今天是特意从打工的县城里赶回来的

    怎么样宣布了她两只眼睛一直盯着他的?#22330;?/span>

    宣布了这回是真的了他淡淡地笑了笑

    你从市里调回来后悔吗

    这倒不后悔他不加思索地如实回答他不大习惯政府部门里那种平平淡淡的工作那年他三十六七岁功名心很强一心想回企业体验?#29615;?#33258;我价?#25285;?#36720;轰烈?#19994;?#24178;点事就是现在被免职了他也确实不觉?#29028;?#24724;好歹说起来在这个几千号?#35828;?#22823;摊子里干过一任

?#26263;笔?#20809;?#35828;?#36825;儿来不把市里的编制工资关系什么的开过来就好了现在倒好弄的连个退路也没有了她无不埋怨地说

    他沉默不语心想那个时候只想着怎么在这样一个复杂的摊子里?#26085;?#20303;脚谁会想到现在呢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我现在满脑子里好像一团乱麻这一时半会儿还理不出个头绪来以后的事等脑子清静一点再说吧

    还能在公司里干点别的工作吗他犹豫了一下 那是不可能的事干过一把手的人免职后不可能还在原单位干要不谁都觉得?#38480;危?#20063;不好处

    那她还想说什么但当她看到他心?#36718;?#37325;的样子就又把?#25226;?#20102;回去?#32929;司?#20102;支河恩呆呆地坐在小客厅里不知如何是好以往这个时候正是他静下心来梳理一天的事情考虑明天需要做的工作的时候而今夜就用不着了以后也用不着了这突然的无所事事倒叫他不习惯了他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有一种空前的失落?#23567;?#20182;心里默默地念叨着从今天起我已经从这里的政治舞台上退出了刹那间他脑海里情不自禁的闪现出这十几年来那一幕幕刻骨铭心的?#24405;?#21644;一张张形态各异的面孔最后他的思绪停留在最近为什?#21019;?#32844;的问题上办完新公司租赁工作并?#36335;?#32463;营管理权之后这时已经没有什?#35789;等?#21487;言的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一些明显的反常现象出现了内部的和外界的一些信任他的知情人士将他们看到的或听到的一些明?#26434;秀?#24120;理的现象告诉给他提醒他引起注意同时无意中他也察觉到了这些反常现象竟然是冲着他的职位来的他愕然诧异不解一股?#36828;?#22320;涌上心头十几年来他的职位不知经历过多少?#20301;味?#19981;过那都事出有因或是他得罪了一些难斗又难缠的主儿招致无休止的上告于他?#25442;?#26159;他没有满足某些?#35828;?#31169;人要求他们则利?#27809;?#25361;动周边农村的人对公司制造摩擦和干扰活动给他难堪并借此造成上级对他产生处理不好地方关系的看法?#25442;?#26159;他对某些问题上的做法让领导难于接受等等可是这?#31283;词?#20026;什么呢他百思不得其解同时感到再也没有?#26085;?#26356;大的讽刺和羞辱了此刻他想起了多年来一些和他交心的人对他在个别用人问题上的一次次提醒而他却固执己见还以敢提拔不怕超过自己的人而引以自豪呢现在果然应验了上级那?#29615;?#24120;信任他的?#35828;?#39044;言他脑际间再次浮现出那个充满着忧虑的眼神他百感交集在痛恨自己昏聩的同时心里一滴滴的在滴血然而却又欲说不能欲哭无泪面对那个正在?#35762;?#21521;他的职位?#35780;?#30340;灵魂他必须尽快地做出应有的对策

    他本能的第?#29615;从?#23601;是要巩固自?#27827;?#26377;的地位虽然他知道自己在位的年限不长了但是就是在位一天也决不?#24066;?#20687;这样任人宰割他还想我自己下台可以但绝不?#24066;?#34987;人挤下台不然丢不起这个人靠什么才能巩固自己的地位呢他厌恶那种对上不惜慷公家之慨巴结权贵保官要官对下诱以名利拉拢利用那一套他试想着要是在内部搞以巩固自己的地位为目的的活动这样做会得到人们的支持吗猛然他犹如大梦初醒你现在还有这个资本和条件吗?#30475;?#21051;他的耳边再?#20301;?#33633;起一个信任他的?#35828;?#22768;音 你现在把新公司的大权都?#36335;?#20102;手里没有什么拿头儿了这以后要是万一有个事儿可就不好说了现在的人们都讲实惠谁管着他谁能给他好处也不管这事儿应该不应该对也不对他就会说谁的是就会跟着谁跑这么说吧你别看现在表面上人们对你还差不多可要是真正到了事儿上恐怕有一半的人不会站在你这一边而会跟着管他的人走因为现在你已经管不着他们了他再次痛哭地品尝到放弃领?#26082;?#30340;那种难以?#26434;?#30340;滋味他还想到以前之所以能?#22351;?#21040;人们的支持甚至对自己的失误也能够给予理解那是因为自己的出发点是为了公司而现在要搞巩固自己地位的出发点则纯属为了个?#35828;?#26435;力性质完全不一样了因此这样做恐怕难于得到人们的理解和支持如果一旦盲目地做起来到那时弄得上不来下不去岂不贻笑大方而且自己多年来在公司的形象弄不好也会随之毁于一旦可是要是不这样做就意味着眼睁睁地看着他应知的信息?#29615;?#38145;应有的地位被一?#35762;?#26550;空名存实亡如此做也?#36873;?#19981;做也难究竟该怎么办呢?#30475;?#26102;的他犹如陷入深深的泥潭之?#26657;?#27491;在苦苦地挣扎着恍然间他?#36335;?#30475;到就在不远处的岸边?#26469;?#20986;现了一个个非常熟悉的脸庞和身?#21834;?#20182;竭力掩饰着内心的羞涩和?#21482;ţ?#26174;?#29028;?#24179;静的样子目视着他们但心里急切地?#37322;?#30528;他们的?#20173;?#21487;是他们的表情都是那样的冷漠一个个眼看着他在泥潭里越陷越深却没有一个人伸手拉他一?#36873;?#20182;呆呆地看着这一张张既熟悉又冷漠的面孔一一从他的眼前消失后不禁仰天长叹一声顿感一切都无可?#35272;?#20102;眼下的处?#24120;?#21482;有靠自己想办法脱身了可是举?#31354;?#33579;茫的泥潭出去的路在那里呢他焦躁的搜寻着出去的路径顿然眼前?#32622;位?#33324;地闪现出一张张他任职以来免职人员的面孔那一双双无不透露着怨恨?#22270;?#35773;的眼神似乎在说原来你也这么怕丢乌纱帽哇?#24708;?#20813;别?#35828;?#26102;候想到过他们的感受吗怎么现在轮到个人头上了就现原形了吧看来你比别人这不也强不到哪儿去啊那一双双讥讽的眼神最后不屑一?#35828;?#30629;了一眼在泥潭里越陷越深的他便一一心安理得地离去了绝望?#26657;?#20182;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发呆忽地他眼前一亮走在最后边的那个人站住了只见他缓缓地转过身并向他这边走来他顿感还有一线希望尚在便急切地向那个人投去求救的目光近了他看清楚了那个人清晰的脸庞他们之间还都比较了解呢不过他马上?#25191;?#20182;那冷漠的面孔上看出他并没有拉他一把的意思他只是毫无表情地看着深陷泥潭里的他淡淡地留下了一句似乎是提醒抑或开导的话大不了不干了不就得了嘛何必这般模样让人笑?#21834;?#20320;见我们不干的时候有谁求过你一句?#21834;?#35828;罢只见他默默地摇了摇头便转过那张冷若冰霜的脸去也从他的眼前消失了他从如?#31283;?#24187;中回到现实中来还依然觉得?#26434;?#19968;张张冷漠的面孔和一双双鄙视的眼神在面对面的看着他这一刻他冷静下来了虽?#29615;?#24120;看重这个职位但更看重名声的他清醒地意识到所谓巩固自己地位的事不能做除此之外当?#25442;?#26377;另一种选择暂时可保自己的职位忍气吞声甘当傀儡可是那岂不比下台还难受那么剩下的就只有一条路了下台既然下台何必不下的体面一点呢于是他?#26377;?#24213;里冷静地作出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决定主动辞职他不得不承?#24076;?#20174;某种意义上讲这个职位是断送在他自己手里的是?#20801;?#20854;果又能愿得了谁呢同时他也自认为也应该用这种方式对自己的昏聩抑或工作中的失误以及因工作对不住的人做一个了?#31232;?/span>

    恰逢他做出这个决定但还未来得?#26696;?#35832;实施的时候一个对他刺激非常之大的声音不早不晚地出现在他的耳边公司历届一把手数你干的时间最长了别人干得最长的也不过十年八年你这一干就是十三四年了其实谁跟谁那两下子都差不了多少时间一长浑身的解数就使完了再也就拿不出什么新鲜的招儿了永久不是那一套人们也就没了新鲜感了以后不管你再怎么说人们也早就麻木了这样就是再?#19978;?#21435;也就没什么意思了不如该收就收吧现在是时候了他非常明白这番话的弦外之音你在这里执政的气数已经到头了面对这番直白的劝退他心里感到一阵阵酸痛胸膛内在翻江倒海他那根敏感的神经被深深的刺痛了难道我真的落下了?#19979;?#24651;栈的骂名吗难道人们对?#19994;?#30475;法竟然到了这样的程度了吗他强忍着满腹的酸楚把从胃腔里翻上来的一股逆流一口气咽下去然后什么也没说他觉得这个时候任?#20301;?#37117;是多余的因为他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就要下台了他静静地坐在伴随他度过十几年艰难岁月的即将告别的办公室里默默地在想下台对他早就不是什么难接受的事了何况总有下台的这一天何况已经干了这么多年何况?#35789;?#24178;着也无异于受罪呢下台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只是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下台叫他心里不是个滋味

    不几日他趁在县政府办事的机会悄悄的叩响了县长办公?#19994;?#38376;

在等待上级宣布的日子里时逢新公司没有租赁的公司医院正在和县医院进行联合办院股份制改造为了医院改革扩建以及统筹安排方方面面的工作的需要急需由双方组成领导小组统一领导医院的工作这样一来原有班子成员需要解除职务而且刻不容缓他不想在最后落下不作为的话柄因此在宣布他免职前他最后又做了一次恶人

    夜越来越深了支河恩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小客厅里早已烟雾缭绕他?#36335;?#30475;到那烟雾飘渺的背后有一张张不同形态的面孔正在面对着他有疑惑无奈和忧虑的有讥讽狞笑和得意的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到了后半夜外边静悄悄的他移步到阳台漫无目标地仰望着浩瀚的星空走神他彻夜未眠直至群星隐退天空泛白新的一天开始了这意味着昨天已经成为历史然而他依然?#20004;?#22312;往?#36718;校?#32780;?#26434;?#26410;来他却一片茫然

    支河恩被免职的消息很快传开了外界首先给他打来电话的没想到是?#26700;?#26495;这?#26700;?#26495;在塞外买了一座煤矿支河恩在位时在?#26700;?#26495;的一再邀请下他曾派公司的人去管理这个矿并顺便安置一些下岗职工从此二人相识?#26700;?#26495;在电话中关切地?#23454;?#20320;以后有什?#21019;?#31639;

    以后的打算支河恩略微停顿了一下 以后的打算?#19968;?#27809;想好反正怎么也得?#19994;?#20107;干到时候再说吧

    要不你到我那个矿上去吧咱自己有矿还到别处去干嘛再说矿上管事的是你们公司的人又是你的老部下你们在一块打伙计有什?#35789;?#20063;好商量支河恩在明白?#26700;?#26495;的意图的同时脑海里早就闪现出那个整天介刮着黄毛风的地方而且风中还夹杂着?#22909;?#20799;到处都是黑不溜秋的他?#36335;?#30475;到在那个荒凉的连洗澡水都没有的煤矿里他整天蓬头垢面除了下井就是钻在简陋的宿舍里那种狼狈不堪的样子他还想到夹在?#26700;?#26495;和公司之间在那里做事会是怎样的一种?#38480;?#22330;面想到这里他脸上好像在一阵阵发烧那颗敏感而有极爱面子的自尊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深深地刺了一下心想我就是再不?#33579;?#20063;不至于落到这个份上吧他毫不犹豫的谢绝了?#26700;?#26495;的邀请在他的内心世界里虽然现在不?#26412;?#29702;了但是找?#29615;?#36215;码在各方面的条件都差不多的差事还是不成问题的

    他一个人呆在家里开始了闲居的生活

    刚开始他在家里还憋的住何况他也想好好的清静清静了再说过去的同事或工友还时而约他一块聚聚因此他倒不觉得?#38706;?#21487;是时间一长别人谁都有谁的事儿做也就顾不上他这个大闲人了他整天憋在家里无事可做越来越感到这样的生活太枯燥乏味了他又不愿意到公司及其下属单位去怕给人们添麻?#22330;?#20877;说人家见了他陪也不是不陪也不是这样自己也会觉得难?#21834;?#22240;此就不如干脆不去人要有自知之明他也不愿意?#20132;?#22806;去下台以后他总有一种说不上来的?#24405;说?#24863;觉好像别人会笑话他似的他只好窝在家里尽管家里枯燥乏味可也总比在外边让人看见好受的多

    他的生活圈子越来越小了如今的他犹如被困在囚笼里一样感到从未有过的?#38706;?#21644;苦恼他?#36335;?#19982;这个世界隔绝了他把他的这种感受打电?#26696;?#35785;给了一个敢说点?#34987;?#30340;工友试图缓解一下憋在心中的郁闷没想到这个工友的?#29615;?#35805;更叫他雪上加霜了你现在这种情况是意?#29616;?#20013;的事你看看人家过去当头儿的是怎么做的而你又是怎么做的你略微一想就明白了人家是把干部们的家属和子女转工转非而你哪年调资却把指标全?#20960;?#20102;工人干部们谁都没调人家是把凡有点关系的?#26725;?#26159;多少沾点边的人都一个个调?#20132;?#20851;去而你却把机关里那么多的?#21496;?#31616;下岗人家就是不干了这些给他们办过事和沾过光的人一辈子也忘不了人家到了事上不用说他们就会主动赶去帮忙就是没事儿时也会经常不断地去看望人家所以人家什?#35789;?#20505;也不会门庭冷落而你就不一样了人们对当过领导的?#35828;?#30475;法往往是拿他和前任比有人家前任在这儿比着不用说你也会明白现在人们会怎?#21019;?#20320;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他当然明白这?#29615;?#35805;的言外之意可此时的他又能说什么呢从此以后他知趣地不再主动跟人联系了

    他越来越不愿意过这种蜗居的日子了思来想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外出打工

    他向在省里工作的同学朋友发出了帮他在外地找份差事的求助信息他期盼着时间不长就会有接收单位的消息传来

    有了想法有了盼头他一?#34987;?#26263;的心里似乎透出一丝光亮现在他可以大大方方地走出家门?#20132;?#22806;去转转了遇见熟人搭起话来他完全可以说时间不长自己就可以到外地做事去了也就不觉得总是窝在家里那样?#38480;?#20102;

    他日?#23478;?#24819;无时不在憧憬着从这里走出去走到那个尽管他现在还不知道的什么地方去但那里有他得心应手的工作可做因而可以有意义的生活了他期盼着这一天的早日到来

    不久他得?#20132;?#38899;说现在好一点的单位都不缺人手需要等以后有机会再说要他耐心等待

    半个月过去了没有结果

    一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结果

    时光日复一日地白白流失着渐渐地他对在外谋职的事越来越感到渺茫了不过他还存有些许的侥幸心理心想总不至于连份打工的差事也找不上吧他只好耐着性子继续等了

    他又不愿意出门去了?#24405;?#21040;熟人人家会用嘲笑的眼神看着他这么一个大活人成天介闲在家里到头来连点活儿也找不上就这点本事以前怎么?#26412;?#29702;来哩他只好又过起了蜗居的生活然而即便这样随着时光的流逝他还是觉得在他的脑后总有一双双眼睛在盯着他在冲着他嘲讽看他也有今天

    看来他以前?#26412;?#29702;并不是有什么本事要不怎么一下台就连个活儿也找不上了呢?#31354;?#27491;凭本事吃饭就不行了这号人除了窝在家里还能干什么呢

哼也该让他尝尝下岗是什么滋味了

    又是一个月过去了他得到的回音仍?#25442;?#26159;那两句?#21834;?#20107;到如今他不得?#29615;此E?#36825;是不是人家都不愿意要一个下了台的人呢他为什么下的台呢他已经预感到不能再这样被动地等下去了要想尽快走出去必须另想办法可是别的办法又在那儿呢他开始后悔在位时为什么不先把后路铺好以至现在想出去找份差事都这样为?#36873;?/span>

老伴怕他常这样下去会憋出病来?#25191;?#21439;城赶回来劝他先在附近?#19994;?#27963;干着等以后有机会再出去不迟

    这附近能有什么活儿他带着几分疑惑问她犹豫了一下活儿倒是有的是就看你敢不敢去了

    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活儿有什么敢去不敢去的

    翻大?#25285;?#20320;敢去吗他惊讶地看着她好像不认识她似的同时他脑海里早就浮现出这附近马路边那一个个煤尘飞扬的小煤场煤场内时而停放着两三辆大卡车一群中年?#20449;?#27599;人手持一把大铁?#25314;?#20182;们时而在车上把从外地拉来的好煤一锹一锹地卸下来时而又在地上把堆放的次煤与卸下来的好煤一锹一锹地掺和均匀最后把掺和均匀的混煤再一锹一锹地装上车直?#20132;?#20027;验收通过拿到应得的那?#29615;?#38046;?#20445;?#36825;一?#22659;?#30340;翻车工作才标志着结束接下来再转到下一?#22659;?#19978;去继续重复着以上工作这一系列的劳作过程就称之为翻大车他?#36335;?#30475;见自己混在这支翻大车的队伍?#26657;?#22836;发和?#36335;?#19978;都落满了煤尘特别显眼的是鼻孔处沾着一层厚厚的?#22909;?#20799;几乎不显面孔他不敢想象以前的同事和熟人看到他这幅模样会是一种怎样的?#38480;?#22330;面想到这些他冲着在一旁?#20154;?#34920;态的老伴狠狠地甩出一句我就是到外地去要饭也绝不在家门口干这个

    我就知道你抹不下这个脸来她接着说家门口有活儿你怕丢人现眼人家?#26700;?#26495;要你你又怕这怕那你想让同学帮着找个好一点地方要是有这样的地方当然好可这都等了两个多月了还是一点音信也没?#26657;?#36825;等到什?#35789;?#20505;才是个头啊要不你先到?#26700;?#26495;哪儿去吧好赖在哪儿有个活儿先干着不管怎么说也总比在家里这么憋着强我一个女的都这把年纪了还出去打工你一个大男人干嘛这么怕这怕那的在那儿都是凭干活吃饭有什么丢人不丢?#35828;ġ?#20182;这才明白她开始说的翻大车的用意了

    一阵沉默过后他油然地想起了以前搞的那?#20301;?#20851;大精简?#31508;?#26377;那么多人下岗他们那个时候的处?#24120;?#21644;自己现在不是一样吗说不定他们?#31508;?#25152;承受的心理压力遇到的困难比自己还要大呢此刻他?#36335;?#30475;到他门在煤尘飞扬的煤场里正在手持大?#25314;?#19968;脸?#38480;?#22320;翻大车的身?#21834;?#20182;们不都是一些爱面子的人吗

    两个多月来他在心理上经受了难以名状的磨?#36873;?#19981;知不觉中他渐渐地回到了一个原本的平常?#35828;?#24515;态上来这时他想起了那位饱经沧桑的老领导说过的那番话你在台上的时候这时的你并不是真实的你而是你扮演的那个角色?#22351;?#20320;下了台卸了?#20445;?#21435;掉一切伪装的东西以后这时的你才是真实的你他现在似乎觉得?#19994;?#30495;实的自己了你就是一个?#25484;?#36890;通的下岗职工一个为了从下台的阴影中解脱出来而急于走出去的准打工者

    急于想走出去的他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无奈地想起了唯一邀请过他但又被他谢绝的?#26700;?#26495;他在?#26143;?#19978;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在屋子里走过来走过去可是每当他走到电话机前心里就不由得砰砰乱跳几次想拿电话的手不由自主地都缩了回来他踌躇半响最后还是忍受着?#20801;?#20854;言的?#38480;危?#32670;涩地拨通了?#26700;?#26495;的手机

    一辆银灰色轿?#25285;?#20572;在电厂家属院大门口他匆匆拎上行囊终于走出了这个连续蜗居了两个多月的家门在?#24613;?#19978;车的那一刻他不由?#27809;?#36807;头来深情地望了一眼这个马上就要告别的家心想多亏了它在他最?#38706;?#24515;情最糟糕的时候有这么一个安身的地方这时他忽然又想起了为了他的生活免遭干扰主动给他提供这套住房的那个同事蓦地他头顶上?#36335;?#21448;响起了那个清晰的?#28304;?#27801;哑的声音你已经没有退路了他再次由衷的萌生出几分悲凉的感触

    车子很快开动了透过车窗当看到公司的一座座建筑物一一?#21451;?#21069;闪过时他的心像被什么东西揪着似的不大一会儿车子便驶出了公司的地界疾驶在北上的山区公路上明明知道公司已经?#23545;?#22320;甩在了后面连绵的群山已经隔断了视线可他还是忍不住的回过头来透过后车窗向后凝望良久别了北山能源公司别了这个给他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的地方

    时至仲秋公路边漫山遍野到处都是绿油油的透着一股自然的纯净的美他觉得这一片天空是那样的湛蓝和安逸连空气都觉?#20204;?#20928;和新鲜他像是刚从笼子里逃出来的一只鸟儿终于可以?#26434;?#30340;?#19978;?#20102;下台以来他一?#21271;?#38391;的心情第一次感?#20132;?#28982;开朗了不过这?#20013;那?#24456;快就被面临的新问题所取代了到了?#26700;?#26495;的煤矿夹在私企老板和公司之间毕竟处境?#38480;Ρ?#23601;这样他怀着刚刚走出来的喜悦和又面临着?#38480;?#30340;复杂心情第一次踏上了外出打工的路一条明知存在着?#38480;?#20294;时下又不得不走的路然而不管怎样他毕竟走出来了从下台的阴影中走出来了

    后记

    第二年支河恩谢绝了?#26700;?#26495;的挽留离开了那个毕竟感到?#38480;?#30340;工作环?#22330;?#38543;后在省局领导的引荐下来到了?#35828;?#20004;生疏的太行山腹地在一座铁矿山打工从此他真正走上了一条艰难而又有意义的打工之路在漫漫的打工生涯?#26657;?#20182;曾不断地遇到来自自?#29615;?#38754;的和外界人为方面的种种危险可是每当他感到实在难于?#19978;?#21435;的时候就会自然而然地想到那段不堪回首的蜗居的日子从而无声地激励着他又继续?#19978;?#21435;了

    若干年后因种种原因北山能源公司已经名存实亡消息传来他脑海里愈发不断地浮现出那个光秃秃的山丘环绕着的北山能源公司的轮廓还有?#20999;?#26366;经理解和支持他的人们的身?#21834;?/span>

    告别公司多年以来?#32423;?#36935;到公司的或是周边农村的凡了解他的人和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别的没落下就落了一个人开始他对这?#23433;?#19981;以为然只不过见了面总得找两句话说说而?#36873;?#21487;是后来说的多了?#35789;?#21254;匆相遇寥寥数语还是仍然离不开这句?#21834;?#20182;这才渐渐地意识到原来这是了解他的人们对他发自内心的看法他感到些许的?#31361;场?/span>

    同时愈发感到当初做出的那个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决定是理智的不然人们对他还会 是这样的看法吗2018年1月31日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摆渡者后续篇 下一篇摆渡者10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冷香 对 清平乐 漫 的评论
全篇格调雄浑气象磅礴高唱..
划船老人 对 重游流杯池 的评论
曲水流觞文人雅士典范..
划船老人 对 春燕 的评论
读完诗句感觉燕子快回来了..
划船老人 对 好意境..
划船老人 对 春分 的评论
春分时节昼夜平分气侯宜人好..
90vs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