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校園 >> 內容
內容

大音希聲 大雪無痕

時間:2018-04-12   作者:梧桐落雨 錄入:梧桐落雨  瀏覽量:736 下載 入選文集

    他們在生命中生活,被劇烈的風穿透。

他們毫無驚人之處,也就是一個個截然不同的人,在生命中綻放,在生命中凋零。

    米蘭·昆德拉說:“生命越貼近大地,他就越真切實在。”我想我就是那些匍匐在冰冷厚實大地上的蟋蟀,那么近的靠在它的胸懷,而他們是越過黑暗峽谷的蝴蝶,輕盈的幾乎虛幻。

    “當藤蔓上最后一片葉子落下的時候,我便要離開這個世界。”風吹著窗子吱吱啞啞地搖擺不定,畫家的筆起了又落。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輕于鴻毛。畫家的手顫抖起來,像老舊的收音機吱吱的做著垂死的掙扎,襯得畫板上荒涼的景象和渺茫的希望愈漸明亮。

    啪嗒一聲脆脆的響,破碎的顏料汁水飛濺,飛濺——飛到空中,與沙塵,與雨滴,與花香,與千百年來無所謂有也無所謂無的希望混為一體,在濕漉漉的空氣中纖毫畢現。一次生命的交接儀式就此達成。

    大音希聲,大雪無痕。

    希望——本是人心對于美好的杜撰,是一場對種種困難的無盡無休的斗爭,一場以寡敵眾的斗爭。

    無數激昂的靈魂在抗戰中只聽得到炮火的轟鳴,他們在風沙中倒下,抬起頭的一瞬像一只只垂死的天鵝。夜風輕盈的拂過,橫七豎八的軀殼躺在冰冷厚重的大地上證明著幾小時前這里的熱鬧,他們生死相依,卻又彼此無言。

    他們喜歡反抗,做一只挨槍打的出頭鳥。

    王小波在《海明威的老人與海》里寫:“做不可思議的事情的都是英雄,而那些永遠不肯或不能越過自己限度的人是平庸的人。”

    我們鼓勵那塵霾之中敢于開辟小路的行者,他們是偏離者也是開拓者,我們以洪大或微弱的力量推動對不合理的消解,我們要活著,要有意義,哪怕雞皮鶴發,步履蹣跚。我們無所畏懼。只因為大音希聲,大雪無痕。

    萬曉利在唱:我們永遠年輕,永遠熱淚盈眶。

段宜彤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寒士 對 人生不過一 的評論
好絕..
寒士 對 夏日雨后西 的評論
露走綠盤好..
揚雪 對 七絕 詠雪 的評論
詩情畫意!..
揚雪 對 詠露 的評論
好詩!..
左翼 對 生活中的辯 的評論
道理好懂,踐行不易。..
90vs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