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出奇的夢想---第一章

時間:2018-10-20   作者:熊在笑 錄入:熊在笑  瀏覽量:600 下載 入選文集

第一章:騷動的村莊 出奇的事兒

一個有著很多陌生而又新奇想法的人,在城市,人們稱他為思想家,是改革創新的先鋒,是能夠創造財富的貢獻者。凡是這種有想法,而又不安分去折騰的人,都有著非同尋常的人生經歷。他們經歷人生的風風雨雨、是是非非后,最終都會功成名就,實現白己的夢想。而在農村,一個有著新奇想法的人,人們不說他是瘋子就說他神經不正常,在你沒有把想法變成現實之前,你面對的是人們對你藐視和諷刺,讓你遭受各種非議和沉重的精神打擊。為了你的夢想,你必須要經歷非常艱辛地人生磨難和脫變過程,直到你化繭成蝶的那一天,人們才對你刮目相看,馬上變臉說你是一個有本事的大能人。

出奇出生在豫南大別山腹部一個三面環山,一面臨水,風景獨好的小山村里。生活在這個與世隔絕的山里人,他們的夢想就是能過上朝也安然,暮也安然,吃喝不愁,樂兒無憂,兒孫滿堂,不是神仙勝似神仙的日子。

出奇的父親劉二,是村子里頭腦最靈活,鬼點子太多,而且能說會道,還有一身好木工手藝的男人。也是村子里人人都公認的有本事男人。只是骨子里不正經,好沾花惹草,見了漂亮女人就走不動路,想方設法搞到手,所以風流韻事不斷。

劉二結婚十多年了,媳婦一直沒有懷過孕。劉二埋怨出奇娘光留種不長苗,讓他夜夜白折騰。出奇娘說劉二四處搞女人,搞多了,把好種子都播到別人地里了,播到自己地里時全是癟子,要說沒有根據,讓俺偷次人試試,就知道是誰有病。奇怪的是,在劉二三十歲的這一年,出奇娘老樹發新芽返春了,居然破天荒的給劉二生下一個白白凈凈的兒子來。孩子生下來不哭也不鬧,睜開兩個小眼睛就會傻傻地笑,惹得全村子里的人都來看稀奇。因此,劉二就給兒子起了個名兒叫出奇。劉二自有了活寶兒子出奇,不再成天喊他媳婦屋里頭、俺家老女人、臭婆娘了,改稱俺孩子他娘。五代單傳的劉家人,視出奇像龍蛋一樣金貴,人人都寵愛的要命。出奇的爺爺給出奇起了個響亮的大名:叫劉夢成。希望出奇將來心想事成、出人頭地、光耀祖宗。

出奇十五歲那年就非常懂事,特別是男女之事,看到鄰居家漂亮的小姐妹,就兩眼放光,心情激動,帶著她們滿山跑,玩游戲就愛玩過家家。一次在山后的茶葉園里,他讓王家四姑娘多多躺在桐樹葉上體驗大人在床上的事,被多多的小姨發現,向多多爹告了密。這還了得,多多爹氣沖沖地找到劉二人罵:“你這個老流氓怎么養了個小流氓,你家出奇要是把俺家閨女真給糟蹋了,俺非把他給大卸八塊。”劉二不但不道歉,還厚著臉皮說:“孩子還沒有成人就懂這事,是好事啊,早熟,你有什么邪乎的,如果出奇真跟你家多多那個了,俺倆就成了親家。”劉二的話把多多爹氣個半死,恨不得上前扇劉二兩耳光,但看到五大三 粗的劉二,多多爹不敢扇,知道動手必吃虧,只好罵罵咧咧地扭頭走了。回家把多多按在地上暴打了一頓。村子里愛多嘴多舌的光棍漢李六子,悄悄地告訴出奇說:“出奇,你爹可是個花心大籮下,除了你本家的三嫂外,你爹還有好幾個相好的,你知道什么是相好的嗎?就是你爹背著你娘和人家媳婦好,好的跟自己媳婦一樣,白天眉來眼去的,晚上半夜裝貓叫勾引人家出來做那事,死不要臉。”李六子說著還用手比劃著男女做那事的種種下流動作。這話要是說給其他人聽,要么羞丑難當,要么非給這個胡說八道的李六子狠狠地揍一頓。可出奇卻不以為然、不溫不火,異常鎮定的說:“這有啥大驚小怪的,那說明俺爹長的排場討女人喜歡,俺應該自豪、驕傲,老子英雄兒好漢,爹風流兒能蛋,俺要多多向俺爹討教這方面經驗,將來俺也要搞百兒八十個女人,那才是活著一生,風流一世,快快活活一輩子。”出奇說罷,摸著六子的禿頭說道:“我說你這個禿頭六子,別人有相好的管你蛋事,你是怎么混的,混到現在連個媳婦都沒娶著,還光棍一條,有本事你也去搞一個媳婦讓俺瞧瞧。”出奇驚世駭俗地一席話,把六子嗆得一愣一愣的,目瞪口呆,啞口無言,惱怒成怒地趕著羊下山,回頭罵他道:“你這個小王八羔子,你是老子流氓兒混蛋,你老劉家怎么又出了你這個性種。”

晚上,山村的月光很明媚。出奇一家人在院子一棵柳樹下的石板上吃晚飯。劉二用一雙怪異地眼神,一邊扒著飯一邊瞅瞧著出奇娘。出奇娘低著頭只顧吃飯,沒有注意到劉二極不正常的神情。倒是出奇感覺他爹心神不定的,很怪異,有一種強烈地欲望在心堂里熊熊燃燒,火燎火僚的難受。出奇心里明白,爹今晚又會有不光彩的事情要發生。出于好奇,他倒要看看這個讓人渾身發熱、心里發顫、激情如火、妙不可言的偷情場景是不是像六子說的那樣舒服得巴心。果然,劉二很快就吃完了飯,點燃一支香煙叼在嘴上,站起身,順手拿起一把鐵锨,故意咳嗽幾聲說:“出奇他娘,俺去河那邊田里看看稻田水,廣播里說近期有暴雨,別讓大水沖垮了田埂,你們吃完飯都洗洗,早點睡,俺一會兒就回來了。”

出奇娘是個老實巴交不愛說話的女人,低著頭哼了一聲。

出奇看爹走遠了,趕緊放下飯碗跟娘說:“娘,這院子里沒風,太熱了,俺去喊三娃子到河邊涼涼風去。”說罷起身去追爹。其實,出奇早就知道爹跟三嫂約會的那個地方,就是家對面半山腰里的一個泥瓦房。出奇多次發現爹和三嫂神神秘秘地從里面出來。每次出來時,爹都是捉著褲子系褲帶,眼睛東張西望,像做賊一樣鬼鬼祟祟的。三嫂衣冠不整地低著頭跟在后面,不一會,就沒影子了。只是出奇一直沒有親眼見過他們那不堪入目的場景。在他的想象中,無非是爹趴在娘身上,像抽筋似的晃來晃去的,還有那床動席響地吱吱聲和那床架子咯呀咯呀聲,還有那老水牛般地喘息聲。大人不在床上而是泥瓦房里做那事的情景他從來沒有見過。出奇想,肯定很新鮮、很刺激、很過癮,要不,爹為何不跟娘那個,非要編造謊言去跟三嫂糾纏?

這個破爛的泥瓦房,其實也就是一個窯棚,在半山腰中。窯棚四周是用竹子編成的籬笆墻,不扎實還透風;棚頂鋪著新舊不齊的麥草,上面長滿了綠茵茵的青苔。自從村子里的瓦房都蓋了起來以后,遠方來的泥瓦匠就離開了這里,這個破舊不堪的窯棚成了各家各戶堆放稻草、芝麻桿、黃豆殼的雜物場。窯棚里面陰暗潮濕,散發出一股股腐爛的稻草味。山風清爽,明亮的月光把山谷、稻場、窯棚照得很清晰,里面死氣沉沉的,外面鼴鼠、青蛙、蟬的夜嗚聲交織在一起,讓人感到毛骨悚然。

出奇靜悄悄地趴在棚子里的草堆頂上,屏住呼吸,胸膛像擂鼓似地跳動。他一動不動地等待那令人心跳的一刻來臨。劉二在窯棚外面邊張望了一圈,沒發現異常動靜后,干咳了三聲。不一會兒,三嫂從一堆稻草邊溜了進來。三嫂不作聲,在不明不暗的棚里,解開了衣裳,扭動著著身子。在朦朧的月光下,出奇隱隱約約地看到三嫂那豐滿雪白的肌膚,特別是她那一頭烏黑油亮的長發,比家里的老水牛尾巴還長,垂到屁溝子上了。一對豐滿的乳房在微微地顫動著,白生生的,像家里屋架上掛的一對葫蘆。那身體、那乳房、那頭發,讓任何男人見了,都會心猿意馬。三嫂是村子里最排場的女人,是劉家媳婦群里的招牌。只可惜小姐身材丫環命,錯嫁給了既傻又有陽萎病的劉老好。你想,作為一個青春似火的女人,怎么能忍受住生理上地煎熬,貓急了還四處叫春呢,何況是正常的女人。忍受不了生理煎熬的三嫂不得不多情的與那些成天勾引她的男人們風花雪月。聽寨子里人說,老好的爹賢爺,過去在鄉供銷社當主任,不僅有權有錢,人長得也相當英俊瀟灑。有人為了巴結他,便把貌美的三嫂介紹給他做兒媳。賢爺擔心傻兒子出洋相,親自出面替兒子相親。三嫂見賢爺長得人高馬大,相貌排場。她天真的想,人家爹長的都這么排場,兒子也差不到那里去,況且人家還是鄉里干部,要是俺同意了這門婚事,以后白己不用天天打野菜喂豬,割草喂牛,爬山砍柴了,嫁過去不但可以到鄉供銷社當個營業員,還找到了一個好男人。所以三嫂就沒有多想,當場答應了。誰知到結婚的那一天,她才見到老好一副傻相。舉行婿禮時,老好居然還跟著一群孩子們搶鞭炮,打得不可開交。掀開新娘紅蓋頭,他一個勁的朝三嫂嘿嘿地傻笑。更要命的是,新婚之夜,老好上床就睡著了,根本沒有任何沖動地反應,一連幾天都是背靠背的睡。三嫂不得不主動引導老好,才發現老好是陽痿,萎得像花生來,不管怎么努力都是可憐兮兮的,永不起立。三嫂此時才明白過來,怪不得公公替兒子相親呢,原來這樣。三嫂傷心地哭道:“俺的娘耶,俺的命怎么這樣苦呀,千挑萬選選卻選個沒用的男人,人的一輩子還長著呢,這以后的日子讓俺怎么過呀?”

三天回門。三嫂回到娘家說什么也不愿意回來了。感到跟老好這樣的無能男人生活一輩子,太委屈自己的身體了。

新婚兒媳回到娘家不肯再回來定有隱情,這可急壞了賢爺,到家的鳳凰說什么也不能讓她飛了。賢爺不知兒媳是什么原因不回來了,只好親白出馬到親家去問個究竟。

賢爺從親家母嘴里得知實情,你說這事弄的,傻就傻點,怎么還不行了呢?女人嫁人不就是圖個下半身性福。賢爺想,陽痿這病不是絕癥,是可以治好的,想法子先把媳婦的心穩住再說。

賢爺以安排工作為名,把三嫂連哄帶騙的接回家。賢爺請來鄉里醫生秘密的給兒子治病,利用自己的權利把三嫂安排進供銷社土產部當了一名營業員。人總算是穩住了,可她那一顆春心動蕩的心用什么來平靜呢?賢爺想不出好主意。賢爺媳婦輾轉反側,想了整整一夜,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讓公公替子行房。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不得不忍痛割愛,承受無言的感受,為了這個家,為了可憐的傻兒子,委屈求全吧。賢爺媳婦說:“他爹,沒有啥法子了,你上陣吧,常言說,肥水不留外人田,等生米做成熟熟飯再說,不過俺有言在先,你只能應付回把,不能老黏糊,過分了俺可不饒你。”賢爺聽了媳婦這話,正中下懷,當然巴不得有這么好的艷福機會。賢爺摟著媳婦的脖子啃了又啃,信誓旦旦地說:“俺的好婆娘,你放一百八十個心,就幾次,見好就收,絕不藕斷絲連。”老婆子拎著賢爺的耳朵交代:“這只是暫時性、萬不得已的法子,如果你動了真情上癮了,達到欲罷不能的地步,家里新買的那把大剪刀就是為你準備的。”賢爺拍著胸脯表態,只要兒子行了,他絕對不再那個了。

在一個寒冷的冬夜,賢爺以送被子為名,把自己送上了兒媳的床。從此,三嫂再也不提離開劉家的話了。一年后,三嫂生下一個白白胖胖的兒子,這個孩子真是奶的孫子爺的兒,賢爺給孫子起了個名叫雙生。后來供銷社倒閉了,賢爺也到了退休的年齡,利用自己的商品資源,在村子里開了家百貨店,讓三嫂經營。關于三嫂的風流韻事很多,因三嫂是個左右逢緣的女人,又是村子里既體面又有熱心腸的女人,人緣當然好。她的性格外柔內剛,溫柔起來,成犬甜蜜蜜地微笑著面對所有的人,相當迷人。潑辣起來,凡事不弄個贏,絕不罷休,誰也惹不起,所以她的濫情之事,只能暗傳,沒有人敢明說,三嫂就過起了不道德又被逼無奈的日子。

三嫂慢慢地躺在一棵已蛻皮的松樹上,輕聲地說:“他二爺,你別慢騰騰的了,快點呀,老鬼這兩天不知發的那根神經,每天夜晚超過半夜見俺沒回家,就敲著破臉盆滿寨子里肉麻地吆喝:香香耶,你回家呀,香香耶,你回家呀。像叫魂似的,這個老不死的,怎么死不了呢,死了俺就自由了。”不一會兒,出奇就聽見樹在地上來同地滾動著,嚓嚓地,兩人的影子映到在一面用石灰粉刷過的土墻上,像玩皮影子戲一樣,來同地跳躍著。那啪啪地肉體沖擊聲,在這寂靜的夜晚,格外地清脆響亮。

昨夜,出奇偷看了爹的偷情全過程,回想那一一幕讓人熱血沸騰的場景,他渾身發熱,雖然他還是未成年人,但他的小東西不由自主地挺立了大半夜,難受得要命,最后通過手淫才軟弱下來,他體驗到了人的生理愉悅和快感,滿腦子都在想像男歡女愛的情景,一夜無眠。

天剛麻麻亮,劉二就叫出奇起來去放牛,說暑假里要幫家里干點活兒,別成天像游魂一樣,無所事事地滿山晃悠。出奇不耐煩地說:“爹,你別老讓俺干這干那的,俺可是一個有理想、有抱負、有追求的人,將來要干大事,賺大錢,有錢了把俺們這苗家寨的山全都買下來,建設成一個世外桃源,讓苗家寨的人們過上神仙般的生活。”劉二說:“瞧你熊樣還干大事,將來能有口飯吃就不錯了,什么理想,狗屁一個,盡做白日夢,你不曉得你爺爺就是因為有錢買田買地,群山幾座,良田百畝,房子一片,被劃成地主的嗎,最終不都歸公了,瞎忙活一輩子,現在這田地又剛剛分下戶,你就有返古的想法,要是被人家聽見了,那還了得。”出奇說:“爹,俺不跟你抬杠,走著瞧吧,遲早還會出現地主來,將來誰有錢誰就是可以買田買地,但不叫買,叫租,繼續當地主。”劉二罵道:“放你娘的屁,別油嘴滑舌的了,趕快放牛去。”出奇不愿意去放牛,想上山看風景。出奇想跟爹溝通溝通,于是又說:“爹,你聽俺說,其實俺還有一個夢想,將來當一個作家,俺這幾天不是游山玩水,俺是體驗生活,激發靈感,俺要把俺的美好夢想寫成山歌唱出來。”劉二說:“你作什么歌,你爹就是山歌手,會唱幾十首。”出奇說:“爹,你唱的那些,都是葷歌,什么《十八摸》、《十月懷胎》、《十想郎》,那曲子、那調子,那肉麻的詞語,太葷、太土、太沒有現代生活情調了。”接著出奇故意說:“你聽俺三嫂唱的:峨眉月兒半邊缺,等郎等到大半夜,桐油點了兩三盞,燈草燒了七八節,情郎不來燈不滅。爹,你說,這不明顯的勾引人嗎?兒子要作些積極向上的、綠色健康的、流傳千古的,讓爹唱得激情昂揚的。”劉二惱了,罵道:“作你娘的頭,你別跟老子胡扯八捻的了,趕快放牛去。”出奇見說不通爹,突然裝作不經意的說:“他二爺,你別慢騰騰的,快點呀,老鬼這兩天不知發的那根神經,每天夜晚超過半夜見俺沒回家,就敲著破臉盆滿寨子里肉麻地吆喝:香香耶,你回家呀,香香耶,你回家呀,像叫魂似的,這個老不死的,怎么死不了呢,死了俺就自由了。”這是昨夜三嫂跟他說的話,這死孩子怎么聽到了,難道犯大條的兒子跟蹤他了?劉二渾身打個激靈,膽戰心驚,一下子焉了,低著頭說:“俺去放牛去,你就去看風景作歌吧。”

三嫂的百貨店,位丁寨子的中心地帶,門口有一棵百年銀杏樹。炎熱的夏日,成了灣子里人們的陰涼地。農閑的時候,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有一搭無一搭地拉拉呱,說些不咸不淡的閑話,什么張老八晚上偷窺他六嫂洗澡,被他爹發現了,把他打成紅眼泡,你們說張老八沒有媳婦多么可憐,搞不成事兒,還不能看。什么王六子不知發啥神經,好好的生產隊公房不住,非要搬到荒無人煙的大山頂上,在那兒蓋個小石廟,搞封建迷信,成天裝神弄鬼的,當起活神仙來,專門騙人家的雞蛋臘肉,好吃懶做。什么李支書貪污多少多少集體款,私下放高利貸,聽說手上有好幾十萬呢,那可都是喝俺們老百姓的血的貪官,遲早被槍斃。什么村學校的女老師艷紅,是個比三嫂還風騷的浪蕩貨,跟老母雞一樣準想上誰上,聽說她跟俺們小學校的李校長、劉老師、王村長、鄉教管站葉站長都有一腿,說的有鼻子有眼的,盡扯些捕風捉影的事兒。三嫂為方便大家,在樹下擺放了十幾張桌椅,還放上茶水、瓜子、糖果什么的。人們都說,三嫂這女人真賢惠,看人家做個小本生意也不容易,這么大方的待人,誰再說三道四的,真不是什么好東西。實際上三嫂一是籠絡民心,拉攏關系,二是為她的百貨店招人氣,天下哪有無緣無故大方的人呢。

劉老好并沒有傻透,知道三嫂是他的媳婦,也知道他爹跟自己的媳婦有一腿,也想跟媳婦睡覺那個那個,可就是不行。他曉得砍柴賣可以買煙抽,他明白的事兒不少,就是人們都把他當傻子看,傻也好,不操心,不著急,不郁悶,凡事都沒有人跟他一般見識,想怎么著就怎么著。在家里,爹嫌他礙眼,每天天一亮就喊他上山去砍柴,晚上讓他背著被子到打谷場去守夜。老好家里開有幾個店,又不缺錢,他卻成天去趕集賣柴。賣就賣唄,他連錢多錢少都不曉得,人家給他一塊,他非找人家要八毛,他說八毛有八張,你憑啥給俺一張呢,別以為俺不識數,你糊弄誰呀。人家都說他傻屌,都爭著買老好的柴禾。山林管理,亂砍亂伐是違法的,鄉林管站的見劉老好居然大搖人擺地挑著活劈柴招搖過市,這還了得,追上去強行攔住他,說沒收還有罰款。老好才不管你是啥站的,也不知道什么林業法,你不讓俺賣俺就不賣了。中午,林管站的工作人員吃飯,他不要碗,拿雙筷子把盤子里的肉都扒光。流著口水說,你不讓俺賣柴禾,俺讓你吃屌不成;你睡覺俺也跟著上你的床,亂摸你的媳婦,讓你也弄不成事。林管站的人員,見他一副傻兒吧唧樣,瘋瘋癲癲的,不但不敢招惹他,還自認倒霉的掏錢買下他的柴禾。自此以后,只要劉老好的劈柴沒人買,老好就直接挑到林管站去賣,搞得林管站的人見了他像見了瘟神一樣躲著。

三嫂百貨店由賢爺守著。三嫂負責進貨、打豆腐、養豬、種香菇,這些生意和家庭副業老好都幫不上忙,她一個人累死也忙不過來,不得不臨時找那些光棍條子們來幫忙。這些光棍條子,知道女人是爽人的,舒服得很,迷起人來要人命,不然人們怎么說寧愿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呢。但他們哪個也沒有碰過女人,只是聽說挺過癮的。為討好三嫂,他們個個干起活來都特別地賣力。三嫂為犒勞他們,有時有意無意地讓他們即興摸一把,過過手癮,反正身上又不會少一塊肉。就這一個小便宜,激動得他們連工錢都不要了。看著這些想女人想得發瘋的光棍們,三嫂真的很可憐他們,想去村外幫他們每人找個媳婦回來,沒有女人的男人,怎么混也混不好。

三嫂百貨店的生意在她的精心經營下,越做越紅火,三嫂成了鄉村致富模范。

村支書老李一大早就來到三嫂的店里,臉上帶著讓人捉摸不透的微笑。因他的笑有時給你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有時給你帶來的卻是災難,所以他的笑讓人琢磨不透。比如說:你生了三胎,違反了計劃生育政策,他對你笑著說沒事沒事,真的有事我給你扛著,但是你不能讓我工作有難為,你跟我去鄉里說你就倆孩子。讓你感激不盡,連聲說,好支書、好支書。結果,到了鄉里,三轉兩不轉,把你轉到了衛生院,把你的蛋給那個了。人們都知道李支書的笑特別地陰險,十分地可怕。可是有時他的笑卻是好事。比如說:給你分一點救濟款,多分給幾件救災衣服,讓你當個小組長什么的。

賢爺見李支書帶著淺淺的微笑,撲面而來。慌忙摘下老花眼鏡,招呼道:“李支書來了,稀客稀客,請到店里坐,我給你泡茶喝。”李支書看著賢爺都七十歲的人了,身體還是那么的健壯,聲音還是那樣的宏亮。于是開著玩笑說:“賢爺,你老人家日子過得不錯呀,看你越活越精神,看來你家兒媳婦還能多照顧你兩年。”賢爺心里明白李支書說的是啥意思,心里有火不能發,擠吧擠吧眼睛說:“看你李支書一大早說的都是些啥話,這話要是被別人聽見了會笑話我,再說,俺家媳婦早跟俺斷了。”李支書說:“老爺子,你千萬不要誤會,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老李就愛開玩笑,我今天來是找三嫂有要緊事商量,三嫂人呢?”賢爺說:“李支書,你來不是要農業說就是要提成,要么搞計劃生育,要么安排做義務工,反正沒啥好事。我家一不欠農業說,二不欠提成,二計劃生育俺家老好沒有生育能力,四做義工讓俺家老好去,你找俺家媳婦有啥子事?”李支書說:“你說的都不是,我今天來說的是件好事,經我推薦,村委會研究,鄉里決定,任命你家三嫂為苗家寨村委會婦聯主任,專門負責搞女人工作。”

賢爺擺擺手說:“你拉到吧,這不是什么好事,當村干部干哪項工作都是得罪人的事兒。計劃生育斷人子孫,要農業說提成簡直跟鬼子進村差不多,做婦女工作不是上環就是結扎,管的都是蛋事,搞不好人家在俺家水缸里下老鼠藥丟全家性命,俺家三嫂不會當這個得罪人的主任的,再說,俺家生意都忙不過來,哪有功夫搞那事,你小姨子不是干得很好嗎? ”李支書說:“賢爺呀賢爺,你也是一個當過領導的干部,怎么不理解政府工作呢,我小姨子那能跟你家三嫂比,你別看巴掌大的苗家寨,復雜著呢,工作十分難做,東家長西家短的事多,人與人之間的糾紛需要調解,家庭戰爭需要和平,計劃生育要得做通思想工作,我們村的女人特別的任性,男人非常的難纏,特別是婦女,你跟她們講不清道理,你偏向誰都不行,處理不好,拍著屁股罵你個三天三夜不罷休,村里計劃生育已嚴重失控,越管生的越多,不是夫妻感情好,那個事頻繁,命中率高,也不是沒有油點燈,夜長沒事干盡做那個事,是群眾們的思想觀念問題,重男輕女,都怕絕代,所以他們不生一個男孩出來誓不停產,因此,特別需要像你家三嫂這樣有溝通能力的女干部來進行思想溝通。關于我小姨子,一來她是我親戚,無法管理,還有用人唯親之嫌;二來她身為婦聯主任不但不起帶頭作用,還自己違反計生政策生了三胎,你說我還能讓她當村聯主任嗎?現在我小姨子被鄉里撤職了,所以,我今天來是專門請三嫂上任的,讓她當婦聯主任不但不影響你家的正常生意,相反,還使你家生意更加興旺發達。老爺子,你想想,村里來領導招待什么的都定點在你店里,一次招待的煙酒魚肉,抵你賣一個月的利潤,長年累月的,那是什么概念。再說,三嫂當了村干部,村民們更要照顧你家的生意;還有,以后村里所有農資物資都有村里來統一采購,然后由你家來代銷,扶貧救濟款也可以讓你店里做流動資金挪用一下,這樣好的事你不干,你傻呀。”

賢爺仔細地一想,也是理兒。賢爺說:“那你趕緊去俺家里,找她商量商量,看她愿不愿意當?”  (待續) 

作者簡介:熊在笑68年出生,河南信陽人。從事過新聞、廣告、企劃、營銷、職業經理人等多行業工作。開過企劃公司、私人會所。現在北京發展。愛好文學,著有長篇小說《出奇的夢想》、《新生人的世界》;中篇小說《山花姑娘》、《失落的女人們》;小品文集《笑說囚的事》;情感文集《夢醒花飄落》等。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銀杏金秋 對 向日葵 的評論
吃葵花籽想到了向日葵 《向日..
言為心聲 對 無題 的評論
謝謝1樓老師..
左翼 對 故事 的評論
后面三句真的美好,引人遐思..
左翼 對 無題 的評論
傲骨不可無,改棱角為好..
夏猶清 對 念親恩 的評論
很好,意味深長,感慨萬千..
90vs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