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出奇的夢想---第二章

時間:2018-10-21   作者:熊在笑 錄入:熊在笑  瀏覽量:612 下載 入選文集
第二章:三嫂愿當官   出奇真出奇   

三嫂聽了李支書來找她的意思,卻沒有半點猶豫,當場表態說:“你別跟俺講那么多的大道理了,你無非是想讓俺上面對付領導,做那些既當婊子又立牌坊的事兒;下面對付村民百姓,擺平那些雞毛蒜皮的事和讓那些超生戶們心甘情愿地去鄉衛生院結扎的結扎,上環的上環,少生孩子多栽樹嗎,俺跟你說,俺別的本事沒有,搞這些事俺有的是辦法,保證完成上級下達的各項工作任務,做到到上面對我工作滿意,下面不得罪百姓,在限期內收取農業稅和提成,計劃生育達標,提高婦女們的綜合素質,創建現代文明的、和諧的苗家寨,做一個合格的村婦聯主任,這個村婦聯主任俺愿意當。”
李支書聽了三嫂的話,激動地上前緊緊地握住三嫂沾滿豆腐渣的手說:“我的老天爺啊,你真是太理解婦聯工作了,我老李沒有看錯人;三嫂呀三嫂,說內心話,其實我早就看出來了你是一個不一般、很有能耐的女人,多少年來,我一直想讓你到村委會搞婦女工作,只是怕你有自己的生意,不稀罕這個小婦聯主任,早知道你這么好說話,還要拖我后腿的小姨子干啥。”
三嫂用力地擺掉李支書的手說:“你別奉承俺了,女人最了解女人,俺只是想做這份為女人服務的工作,既然你看重俺,俺就當,你別聽村子里那些嚼舌頭的人說俺閑話,其實在俺的骨子里也有一股為老百姓辦實事的熱血,再說,這又不會耽誤俺的生意。”
李支書見屋里沒有他人,壓低聲音問三嫂:“三嫂呀!我有點想不通,像你這樣長的既排場又有本事的女人,嫁給劉老好這個阿彌陀佛,過著活寡婦一樣的日子,你不感到太委屈了?”
三嫂說:“李支書,俗話說,好女不嫁二夫,女人就是菜籽命,撒哪兒就在哪兒生根發芽,由不得你,只能認命。再說,老好再不好,他畢竟是我的丈夫,他本身就有生理缺陷,俺再嫌棄他、拋棄他,那不是活要他的命嗎?再說,老爺子待俺也不薄,給俺穿好的,吃好的,家里大小事都聽俺的,日子過得比人家強,俺還有啥不知足的呢。人生苦短,將就著過一輩子算了,男人長得再排場,好吃懶做的又有什么用呢?男人再健康,花心腸傷感情日子不安寧。也不怕你笑話俺,就俺跟他爹那個、跟他二爺那些齷齪事兒,要換成別的男人,死不了也殘廢,可俺家公公寬宏大量,古人說宰相肚里能撐船,俺家公公肚里能跑火車,知道俺偷人,他睜只眼閉只眼,假裝什么都沒看見,只要俺心若在俺家,由著你胡來,李支書,我問你,如果你家兒媳像俺這樣,你是什么反應?
李支書說:“我肚量小,非把她給休了。”
三嫂說:“這不就得了,在俺們村子里除了俺家賢爺,誰能夠容忍。”
李支書說:“所以,人家都叫你家公公“賢爺”,叫你家男人“老好”。
三嫂說:“俺相信傻有傻福,今后俺不論怎樣,都不會拋下老好的,陪伴他到終身,也就是一輩子。”
 
 新學期又開學了,出奇一走進學校,就發現他最不喜歡的副校長夏立志站在開學儀式的演講臺上,用一雙怪怪的眼神看著他,看得他心里直發毛。在這幾百名學生當中,夏副校長為何偏偏朝我看呢?是把我作為最有潛力的學生來培養?還是把我當作最調皮的學生來懲罰?出奇猜測不透夏副校長的心思,更讀不懂他那怪怪眼神里的含義。儀式結束后他才知道,夏副校長已升為正校長了,而且還兼他們班的班主任,主教英語。出奇心里連連叫苦,這一回完了,他最不喜歡的就是夏校長那副冷酷的苦瓜臉,還有他那想方設法從學生身上像榨油機一樣巧立名目收這費那費的行為。夏校長除教學外,還兼做學生生意。在佛山街上,他開的有立志學生書店、立志文具店、立志生活用品店、立志紅領巾餐館,就還差一個立志女生衛生用品店了。什么立志,完全是利用自己的優勢專門賺學生的錢。這些門店都由她老婆王惠麗來經營,學校向學生們收的什么取暖費、滅蚊費、課外讀物費等等,這些費都流向了夏校長的店里。更要命的是,出奇最不喜歡的就是英語課。上學期,他因討厭英語課,背后說:俺不是外國人,何必學外文,學了外文也無用,照樣干革命。誰知倒霉透了,被站在他身后的夏副校長聽見了,狠狠地給他抽了三竹條子,為此,他記恨在心,動員全班同學反夏,編了《夏校長爺爺的傳奇故事》的段子,在全校瘋傳,是不是因為這個,夏校長要整他。

 果然,不出出奇所料,在上第二堂課時,夏校長就一臉冷笑地提名表揚了他。夏校長講:“同學們,在我們班里有一個非常出奇的同學,你們知道他是誰嗎?”課堂鴉雀無聲,誰都知道夏校長影射的是誰,但沒有一個敢作聲。出奇用課本擋住自己發紅的臉,心里說,風來了,雨也來了,無法躲閃,任你夏校長隨便懲罰。夏校長用惱怒地眼神直視著出奇說:“這位同學的小名就叫出奇,學名叫劉夢成,他的腦袋瓜子比諸葛亮還好使,低頭一個見識,抬頭一個主意,他不是人才,簡直是天才;劉夢成同學的文采是生成的好,可以即興作詩,傷心寫文.,做夢玄幻小說,近日他還特別為我作了一篇精彩的小品段子,在我們校內外廣為流傳,把我這個一校之長炒作成佛山街上的名人了;我走到街上,居然有很多熟人當面喊我夏糊涂,喊罷,還直笑。同學們,這個劉夢成真是天才,他的作文《奶奶的小腳》登上了上海的《少年文藝》,聽說他還領到八元的稿費,同學們,你們說像劉夢成這樣的奇才,出奇不?他將來要是成為一名作家,那可是我們佛山初中的驕傲,我真心希望劉夢成同學要把他的聰明才智用在學習上,不要盡想歪點子詆毀人,今天呢我鄭重宣布,任命劉夢成同學為我們三七班的班長。”
出奇心里明白,夏校長并不是真正的表揚他、激勵他,而是讓他當班長只是一種教育方式,這就是常言說的,打你一巴掌,再給你一個甜棗吃,讓你哭笑不得,這個夏校長之所以能當上校長,是有心機的,具有領導藝術。當然,他非純粹打擊人,也有善意的成分,這樣,也許有更好的教育效果。
 
出奇正在沾沾白喜時,突然,夏校長把話鋒一轉,臉色一沉,猛一拍桌子叫道:“你娘的,劉夢成,你給我站起來,把你瞎編的那個段子當著全班同學的面給我原原本本地講一遍。”校長話一落,原來鴉雀無聲的教室里,頓時喧嘩起來,笑聲不斷。出奇自己也禁不住跟著笑了起來。夏校長非常惱火地生拉硬拽地把出奇拉到講臺上,厲聲道:“小兔崽子,我讓你笑,我讓你笑,一會我讓你跟哭娘一樣。”
接著夏校長又揮起竹條子朝出奇屁股上狠抽。劈噼啪啪清脆地響聲,才鎮住一堂笑的場面,出奇不得不講他編的《夏校長爺爺的傳奇故事》。
出奇摸著生疼的屁股,鼓鼓嘴,真的講了起來,而且聲音還挺宏亮的:“話說在解放前,夏校長的爺爺夏糊涂,十五歲那一年,就被國民黨抓去當兵,他因糊涂才撿了一條命。有一次,國民黨將領張司令來到夏糊涂的兵團搞檢閱,張司令親自操練,喊一二一,向前看齊;一二一,起步走。別的兵都聽指揮,唯獨夏糊涂原地不動。張司令問他:狗日的,你叫什么名字?夏糊涂答:俺小名糊涂蛋,大名夏糊涂。張司令問:你今年多大了?夏糊涂答:十四五了。張司令來氣了,你娘的,你到底十四,還是十五,一會你連你娘是誰家女都不知道。夏糊涂也被問惱了。還嘴道:日你娘的,你以為俺跟你胡扯淡。小兵蛋子,敢在司令面前罵人,這還了得,張司令掏出槍就要把夏糊涂給斃了。在這關鍵時刻,結巴子團長慌忙攔住張司令說,司,司,司,司令,這,這,這人,是,是,是個糊涂蛋,斃,斃,斃他,也,也沒有用,讓,讓,他,他滾,滾,滾蛋吧。張司令看他真是一個糊涂蛋,就饒了他一命。夏糊涂離隊不久,他那個部隊被共產黨全軍覆滅了,夏糊涂逢人就炫耀地說,要不是俺裝糊涂早死了,同志們,糊涂是福啊。”
出奇一講完,教室里的同學們轟然大笑,有幾個女生都笑出了眼淚。
夏校長氣得渾身發抖,罵道:“你這個真敢講的狗熊東西,看我敢不敢抽死你。”夏校長又揮起了竹林條子……課后夏校長將出奇帶到后勤,把他交給劉廚師,罰他養一個星期的豬。
同學們都在教室里朗朗地讀著書,出奇卻在后院喂豬。出奇非常難堪。晚上,他也沒有臉面上教室去上晚自習,偷偷跑到街上姜爺飯店要了一盤花生來,炒一盤麻辣豆腐,還要二兩小酒,一個人喝起悶酒來。
開飯店的姜爺也是苗家寨的人,和出奇爹劉二是拐彎老表,當然他也認識出奇。姜爺問道:“你不是劉二家的出奇嗎?你這孩子,你還是個中學生,怎么不在學校好好學習,跑出來喝什么酒來了,想學壞呀。”
出奇長嘆一聲,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了出來,哽咽著把夏校長罰他喂豬的前因后果向姜爺傾述了一遍。 
姜爺聽了后說:“也真是的,夏校長做的也太過分了,大人不計小人過嘛,何必和一個孩子一般見識呢,出奇呀,你也別傷心了,吃完飯我送你到學校,順便找你們夏校長說說。”
出奇說:“姜爺,不麻煩你了,讓我喝一點酒心里好受一些。”出奇突然問姜爺:“姜爺,你飯店生意咋樣?”姜爺說:“馬馬虎虎”出奇問:“你想不想把你的飯店生意做大?”
姜爺說:“瞧你這孩子說的,誰不想把生意做大,誰怕錢扎手,只是街上店多客少,想大也大不了啊。”
出奇說:“那好,你聽我的,你把姜爺飯店的名字名改了吧?”姜爺問:“你說改啥名字好?” 出奇不假思索地說:“改成好學生食堂,寫上營養豐富,多快好省的廣告牌子,印一批餐票,由我來負責把我們學校的同學們都帶到你這里吃飯,讓夏校長弟弟承包的學校內部食堂成為豬食加工廠,一來呢,你的飯店有了固定客人,二來呢,報復報復夏校長。” 
姜爺一聽,馬上拍手叫絕說:“出奇啊出奇,你是真的出奇,可不是假出奇,你太聰明了,行,爺聽你的,今晚這頓飯不找你要錢,算爺請你的。”
出奇心里說,你不請我,我也沒有錢給你,本來就是來賒賬的,你免了更好。出奇吃完飯又說:“姜爺啊,學雷鋒還要吃飯啊,你賺錢了得多少給我分一點。”姜爺連聲說:“那當然,那當然,這還用你說。”
兩天后,出奇在寢室里給班里有家庭背景的和不聽他指揮的男生們,都每人發一張電影票后,說:“同學們,今天是周六不上晚自習,我請大家看一部非常震撼、特別刺激的電影《少林寺》,這可是一部精彩的武打片,由武術高手李連杰主演,看后我們也要練練少林功夫,以后回到社會沒有人敢招惹我們。”同學們手拿電影票,個個興奮得在㡷鋪上翻跟頭,都叫劉夢成奇哥,說奇哥是個講義氣的人,以后有什么事需要他們幫忙的,直管說。
晚上吃罷飯,同學們都興高采烈都跟著出奇去鄉電影院看電.影。一路上,十多個同學前呼后擁著他,出奇感覺自己特別的威風。
看罷電影,同學們都被電影里的武打畫面迷住了,激動又興奮。外號叫團長的虎子說:“班長,我們干脆都別上學了,去少林寺當和尚算了,學武功多么威風,多過癮,將來也成為英雄人物,大家如果愿意去,沒有路費我回家把我爺的光頭銀洋偷幾塊賣了,我爺爺床底有一大壇子,少它十個八個的他也不知道。”外號叫司令的徐強說:“去,一定去,我爸是鄉里書記,我也不想接班當官了,我的理想是將來當武術教練。”
出奇說:“大家都不要胡思亂想,先好好學習,天天向上,考不上大學再說。”回來的路上,出奇問同學們餓不餓?大家都說餓得要死。出奇說:“那我請大家吃一頓怎么樣。”同學們異口同聲地說:“太好啦。”出奇把同學們都帶到了姜爺飯店里。
姜爺早已擺好了一桌子菜,雞鴨魚肉,樣樣都有,還開了幾瓶啤酒,同學們還以為提前吃年夜飯呢。徐強說:“班長,你真是太牛了,你爸是不是萬元戶呀,你請我們看電影,還請我們吃飯,今后我們都跟你混,同學們說行不?”同學們異口同聲道:“太行了。”
姜爺在一旁樂壞了,向出奇伸出了大拇指。心里說,這個出奇,鬼點子真多。
回到寢室,出奇坐在炕頭邊,大腿翹到二腿上,點燃一支綠芒果香煙,猛吸一口,昂頭朝屋頂上吞出幾個煙圈后說:“往后,你們只要都聽我的,我讓你們吃香的喝辣的,玩得痛痛快快的,你們愿意嗎?”同學們都說:“俺們都聽班長的。”出奇說:“那好,從明天開始,你們誰也不準在學校食堂里吃飯了,都跟我去姜爺飯店吃飯。早餐,稀飯、油條、菜角、糖糕;中餐,海帶絲滑肉湯、西紅柿炒雞蛋,主食大米飯;晚餐,肉絲面、水餃,一周不重樣,這樣的生活連夏校長都吃不上,不出一個月大家都吃胖,大家說怎么樣?有同學張口就說:“要得,要得”。有同學難為的說:“俺沒錢,吃不起,家里窮得很,每星期帶瓶咸蘿卜干還舍不得吃。”出奇說:“先賒賬,后結算,沒錢我給你們想辦法,吃了再說。”司令說:“有什么不敢吃的,大不了挨一頓打。”
三天后,夏校長的弟弟夏立國和廚師熊一棍來到校長辦公室反映食堂異常情況。
熊一棍調侃地跟夏校長說:“夏校長啊夏校長,你都不知道,這幾天我們學校養的豬吃的可比人都好,可以說達到小康生活水平了,吃的都是大米飯,肉絲面,還八菜一湯呢,那個豬啊,個個長的油光水滑的,長得飛快,要是賣的話,一定能賣個好價錢。”  
夏校長一臉嚴肅地說:“熊一棍,你別沒個正形,到底出啥事情了,向我如實匯報。” 
 
夏立國接著熊一棍的話茬說:“俺哥,你聽俺說,是這么回事,最近俺們學校里出現了非常奇怪的現象,學校食堂就餐的學生越來越少,每天剩下的飯菜多得豬都吃不完,虧損十分嚴重。有學生反映說飯菜貴量又少,俺馬上降了;有學生反映說菜里沒有油,俺讓熊一棍加了,但還是吃飯的人越來越少,我都弄不明白這到底是咋回事?這事兒非常不正常,特別蹊蹺。”
夏校長朝夏立國瞪了一眼說:“你真是豬腦子,開飯的時候你留意一下,看學生們都到哪里去了,不就曉得了,我現在發通告,凡不在學校食堂就餐的,一律嚴肅處理。”
夏立國和熊一棍前腳剛走,他老婆后腳就到了,氣鼓鼓地一屁股坐到辦公桌上說:“娘的,真是邪門了,這巴掌大的一條街上,突然冒出來好幾家跟俺家大同小異的店來。俺家叫立志學生文具店,人家就叫立人好學生學習用品店;俺家叫頓頓香飯店,人家就叫好學生食堂.,而且所有商品都是成本價,看來有人公開和俺家競爭了,老夏,這事兒你得趕緊想辦法從多方面籠絡學生的心,你抽空去看看人家姜爺的好學生食堂,那屋里屋外的,好家伙,都爆滿了,惹得隔壁的那幾家飯店既嫉妒又無奈,不知這老東西使的是啥法子,把這些學生都招去了呢,而且還那么的穩定。
夏校長不服邪,課都不上了,跑到姜爺飯店對面一看,果然如此,看著班里的學生們進進出出,他知道了,原來是姜爺這個老活鬼,把學生們都來了,跟他對著干,究竟是什么原因呢?他要查個水落石出。
夏立國經過明查暗訪,終出查出姜爺的飯店,還有姜爺在信用社工作的兒子姜文貸款給他妹妹開的店的幕后操手都是學校內鬼三七班的劉夢成所為,他把調查結果告訴了哥哥。夏校長大罵道:“又是這個出奇成心跟他作對”。他倒想不通,一個在山溝子里長大的兔崽子,哪來這么多鬼心眼,而且還有如此大的號召力,才上初中就有這么高的智商,要是上大學了怎么得了。
怒火難消。夏校長馬上打電話給校教導主任謝貴,通知全校師生下午全體集合開師生人會,這一回,他要讓劉夢成臉面丟盡,然后毫不手軟的將他開除。
且說,出奇給姜爺和他的女兒姜曉慧出的點子沒有白費腦筋。姜爺父女倆,各獎給出奇三百塊錢。拿到這一捆十元五元的票子,出奇激動不已,沒有想到一個報復人的手段竟然這么值錢,將來我要是開個點子公司不就發了。出奇裝著姜爺給他的報酬,到街上買了一套毛料中山服,一雙皮鞋,把自己武裝一番后,神釆奕奕的出現在同學面前。出奇問團長:“你看我還像農民的兒子不?”團長驚呼:“哇靠,你這么一打扮,簡直就像電影中張學良少帥,太排場了,我爹什么時候也發了財,我也跟你一樣風光風光。”一班同學都向出奇投來羨慕地目光,讓出奇心里特別地舒暢,這有錢的感覺就是不一樣。
中午下課,一走出教室門,出奇就發現外面有些異樣。校大門口有兩個老師把守,除走讀生外,一律不準出校門。墻上還貼了一張夏校長簽名的告示。出奇預感到事情不妙,得i趕緊溜。同學們見狀,都圍著他說:“劉班長,你可不能溜了,俺們的生活費都交給了姜爺,現在老師不讓出去,中午俺們可吃不成飯了。”出奇怕同學們情緒失控跟他急眼,把事情鬧大了,急忙朝同學們擠眼色,示意他們都進教室里面去。出奇從書包里掏山一把錢說:“一個個的來領錢,每人兩塊,你們先去食堂買飯吃,吃完飯再說。”等同學們都走完了,看著校院里的情況,看來他東窗事發了,夏校長這一回肯定不會饒他,三十六計走為上策,還上什么學趕緊跑吧。想到這,出奇什么也不顧了,從廁所后墻翻過去,先找個地方躲躲風頭再說。
 
出奇翻出學校的院墻,一下子跳進院外虛掩著的備戰洞里,幸好下面不知誰放進了一堆稻草,軟綿綿的,出奇在上面彈了幾下,沒事兒。
出奇爬起來,借著從洞口外射進來的一束光線,仔細地查看了一圈,發現這里是個避災躲難的絕佳地方。洞內還有一個草鋪,平平整整的可以睡覺,就是里面有一股說不清的怪味,彌漫在這黑暗的空間里。這味道既不像死老鼠的死臭味,也不是稻草發霉的霉氣味,這到底是什么味呢?出奇仔細地趴在草鋪上,聞了聞,有點像男人的汗味和女人的騷味。出奇斷定這里近日有人來過。從草鋪睡過的痕跡來看,絕對不是乞丐的臨時住所,極有可能是男女偷情的私密空間。
出奇躺在草鋪上,在想像著是街上的小商販們有了兩個錢后發騷,誘惑女人在這里那個?還是我們學校的單身老師們寂寞難耐暗設“情”房?還是我們學校的大齡學生看了《少女之心》在這里偷吃禁果呢?出奇越想越多,滿腦子都是他爹和三嫂偷情的那一幕一幕讓人心跳的情景。
出奇在這陰暗的洞里,一直等到晚自習結束,才偷偷地從洞里爬起來,溜回寢室,出奇想先向同學們打聽關于學校開大會的情況。如果夏校長只是點名批評他的話,他就厚著臉皮去找夏校長承認個錯誤,作個深刻的檢討,道個歉算了。如果夏校長舊仇新恨一起報,非要開除他那就慘了。如果他真的被開除了,他沒臉回家,就直接去少林寺當和尚去,我就是去當和尚也不會放過夏校長,我玩失蹤,讓我爹找夏校長要兒,讓你姓夏的不得安寧。
同學們見出奇灰頭灰臉的,滿身沾滿稻草沬子,都大笑起來。出奇怕笑聲招來了夏校長,趕緊掏出一把錢說:“大家都別笑,我一人發一塊錢,你們買冰棒吃,但是你們得告訴我,今天學校開大會的情況。”等出奇發完錢,司令才告訴他今天學校開大會,夏校長非常氣憤,滿嘴吐洙的痛罵他,說你太出奇了,簡直不是正常的人,是妖精,你不好好學習,天天盡想邪點子害人,居然敢編段子侮辱他人老八代的英名,敗壞他堂堂一個校長的名聲,引誘同學到校外消費,惡意搞垮學校食堂,在外還四處謠言說校長貪污腐化,等等;夏校長說你性質非常惡劣,影響非常巨大,當場宣布你被開除了。出奇聽了,一下子焉了,臉色發紫,憤憤地說:“他娘的,你這個姓夏的,我被你開除了,也不怕你了,想怎么罵就怎么罵,你就是放屁校長,我編段子是我不對,你不該公報私仇,我給姜爺拉客,是我自食其力賺錢上學,這么感動人的事你不表揚還說我想點子害人。你弟弟承包學校食堂盡買便宜菜,沒鹽沒油的,像喂豬一樣,搞的我們學生們個個營養不良,眼睛發黃,我們處于青春成長期,成熟不了你負責任嗎?為此,我選擇校外飯店是補充營養,你憑什么開除我,老夏呀老夏,你可是毀了我出奇一生的錦繡前程,看我出奇怎么收拾你這個混蛋校長。”說罷,出奇裝著堅強的樣子收拾自己的物品,淚流滿面的與同學們一一告別。同學們都勸他先在寢室里住一夜等天亮再走,這大半夜的你一個人不怕嗎?出奇說被學校開除這事太丟人,十分不光彩見不得陽光,還是趁天黑走吧。
出奇走出校門時,停了下來,從衣兜里掏出一截粉筆,咬牙切齒地在學校破舊的大門上寫上“放屁校長夏立志”后,頭都不回的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三嫂要當苗家寨村婦聯主任的消息,很快在村子里像風一樣傳開。有人說女人呀,還是長得排場招人喜歡,女人死不要臉比什么都吃香,你說這個騷婆娘有何德何能來當俺們村的婦聯主任?不就是靠著她那張撩男人心的好看臉和身上那勾男人魂的肉零件嗎?有人說她跟李支書早就有那么一腿,把人家給迷住了欲罷不能,不得不把她弄到身邊,工作那個都方便。反正,說什么的都有。但人們都是在背后說三道四,真見到了三嫂一個狗屁都不敢放了,馬上換上一幅討好的臉,大老遠的就喊;“三嫂呀三嫂,你忙啥子呢,要不要俺幫忙。”聽起來就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麻肉得很。有的人不是三嫂當了婦聯主任巴結她,而是以后手頭緊,可以從她店里賒得東西。
劉二聽說三嫂要當婦聯主任,心中更是一百個不支持,為什么呢?三嫂什么都不是的時候和她相處融洽,她是商店老板娘,我劉二是老劉家族長,不管怎么樣都有威信,明的三嫂是干女兒,暗的是相好的,這已經是公開的秘密,村子里的人只是背后議論,面對面的誰敢說我劉二。三嫂到村里就成了公家的干部,再和我藕斷絲連的,那就是男女作風問題,她的前途會受影響。還有三嫂當了婦聯主任,天天陪的都是鄉里、縣里有頭有臉的人,好男人見多了肯定先花眼后花心,女人本身水性楊花,禁不住誘惑,再在官場上混,為了自己的大好前途,不得不逢場作戲,身不由己。別看我劉二沒有見過什么世面,分析問題還是比較透徹的,你說到了那時候,三嫂還會跟我這個吃百家飯的老木匠好嗎?劉二越想越感覺他和三嫂不可能再繼續了,心中非常的失落,他放下手中的活兒要去找三嫂,無論如何也得勸她不要當這個天天搞女人工作的小婦聯主任。
 
其實,劉二在三嫂店里買東西,有錢就給,沒錢也照樣拿走,三嫂從來不記他的帳。
這天響午。李支書在鄉里開罷會,扔下三嫂,自個兒騎著摩托車跑得飛快的往家趕,說家里頭還有三頭老母豬嗷嗷地等著他喂。
當他跑到河沿的拐彎處時,突然跳出一個小個子男人,二話不說,照他頭上就打了幾棍子,打得李支書兩眼直冒火星。李支書反應過來,就和那人對打起來。李支書身強力壯,那人體力單薄,不幾下就被李支書按到在地。李支書掐著那人脖子問道:“你是什么人,為啥不問青紅皂白地打我。”那人被李支書掐得臉卡白,喘著微弱的氣息說:“李支書,你趕緊松手,別把俺掐死了,俺還沒有娶媳婦呢,俺叫吳七,是你連襟吳來給俺五塊錢,讓俺來把你打一頓,說是出出氣,他說你不是人,兔子還不吃窩邊草呢,你怎么連小姨子也都那個,你那個就那個了,都是親戚,你也沒有虧待她,讓她當了婦聯主任,現在你看她不順眼了,這主任就不讓她當了,吳來當然窩心,所以就讓俺來教訓你。”
李支書聽明白了他為為什么挨打的原因,白知理虧地松了手,從身上掏出二十塊錢說:“吳七,你回去告訴吳來,再沒事找事,我就不留情面了,把他做的那些偷雞摸狗事都說出來,讓他坐牢去,那樣的話,他媳婦就不是他的了。”說罷,扶起翻倒在路中間的摩托車,拍一拍身上的黃泥巴,騎上摩托車口跑了。
吳七拿著二十塊錢,也不管脖子疼了,自言自語地說,誰要給俺錢,天天讓俺挨打都愿意,這個李支書,你怎么不把話說清楚就走了呢?吳來那事偷雞摸狗的事如果是真的,俺非惡他倆錢不可。

出奇離開學校,心里特別的難過,嘴上說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心里還是一萬個不舍。今天這樣的結果,都是他太幼稚導致的,誰也不能怨,只能怨自己,怎么不記住難得糊涂這四個字呢。看著漆黑的夜晚,他不敢去備戰洞將就一夜,想來想去,無路可走,只有去姜爺那兒過夜,我是為了你姜爺才被學校開除的,責任不讓你負了,你弄兩菜讓我喝兩杯,安慰安慰我一顆悲傷的心,作個最后告別,以后誰見不到誰了。想到這兒,出奇就把書包扔進了學校門口的池塘里,學都上不成了,還要書包干啥呢,他拎著一破床被子摸黑去了姜爺飯店。
出奇敲了好長半天的門,里面就是沒有任何動靜,姜爺呀,你怎么睡得這么死,你都不知道外面有多么的冷。天氣冷也沒有關系,心冷可是要人命的。出奇急得在門口大喊:“姜爺,姜爺,你開門,我是出奇。”過了好一會,姜爺才把門開開,光著上半身,穿著個藍色大褲衩,還沒等出奇說話,姜爺把出奇拉到屋后,顫動著身子,壓低聲音,有點惱火地說:“你這孩子,怎么一點不懂事呢,深更半夜的敲啥子門,盡打擾我的好事,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的姜奶命短死的早,俺多少年都沒有碰過女人了,好不容易用五十斤黃豆把那個賣豆腐的張寡婦換到手,正在興頭上卻被你這個鬼孩敗興了。你呀你,不是出奇,簡直是出鬼,這深更半夜的,你有啥子事,明天再說吧。”姜爺生氣地說罷, 就轉身進屋插緊門繼續他的好事了,管你出奇不出奇。  

作者簡介:熊在笑68年出生,河南信陽人。從事過新聞、廣告、企劃、營銷、職業經理人等多行業工作。開過企劃公司、私人會所。現在北京發展。愛好文學,著有長篇小說《出奇的夢想》、《新生人的世界》;中篇小說《山花姑娘》、《失落的女人們》;小品文集《笑說囚的事》;情感文集《夢醒花飄落》等。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左翼 對  的評論
讀悟有靈感,應謝好詩篇。..
阿呆鳥L.canus 對 四十年 斗 的評論
光前裕后,先苦后甜,這就是幸..
冰川 對 滄海孤鷹( 的評論
人常說:“三個女人一臺戲”,..
網貸害了我的家 對 網貸害了我 的評論
都是怪我..
夏猶清 對 不忘初心, 的評論
只有經歷過,才豐富人生,很好..
90vs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