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南京大屠殺(二十四)

時間:2018-10-27   作者:樺林邊緣 錄入:樺林邊緣  瀏覽量:601 下載 入選文集
    他打了一會,看到鬼子隊形又密集起來。馬上意識到:應該是用大殺傷力打死更多鬼子的時候。于是,他就把駁殼槍插進他緊系著寬皮帶的肚皮上,拿起手榴彈,拉燃,一起身,正要把手榴彈投下去,被兩顆猛急飛上來的子彈擊中了歐排長緊系著寬皮帶下的小肚皮。他悶哼一聲,人倒在戰壕里,但是,他馬上忍住小肚皮里的劇痛,再起身,極力把在冒煙的危險的手榴彈甩向鬼子群。  
然后,歐排長才滿意了,自己終于消滅了對我軍有很大威脅的鬼子。他雙手捂住還在往外流血的小肚皮,就聽到戰壕下面的就近處的一聲驚心的暴響。他看到十多個鬼子被炸死了,就如他看到了一個自己希望看到的結果。他滿意了,才仰面倒在戰壕的地上。  
三班長周子山看到自己的歐陽排長倒在戰壕里,雙手捂住痛得十分難受的小肚皮。臉因傷痛的發皺,眼睛瞇縫著,透出的眼光含著英勇的眼神。就停止射擊過來。  
“排長,你受傷了。”  
“不要緊。”  
然后,周子山拿出紗布,按在自己排長的皮帶下的小肚皮上,馬上被流出的血浸紅,一塊紗布一眨眼被染紅,仿佛是浸到了血里。  
周班長看見這樣做不行。就趕快喊道:“衛生員!衛生員!”  
在戰壕那邊的一個男衛生員跑了過來。  
“快,跟排長包扎!快!”周班長趕快喊道。十分的著急!此時,多死一個戰士,情勢對我軍更兇險。  
“我知道,馬上就行。”  
然后,歐排長說:“行了,三班長。快打鬼子!”  
“嗯。”  
然后。周班長就起身,開始打鬼子。  
……  
   在這樣的打擊中,到了一個小時,國軍死亡大,人員漸漸少了。  
“旅長,我們的戰士傷亡不少。幾天來,傷亡近一千500人,現在只剩下四五百人個了。”國軍連長肖震河對身旁的張旅長不安地說。  
張旅長當然明白,他現在五百個不到的兵力是無法擋住不斷趕來增援的日軍的,因為,這時的國軍指揮混亂,基本上各自為戰,還有看見被日軍消滅自己軍人的軍隊而等著看好戲的。他意識到:就這五百人兩場仗都打不過去,與其被日本鬼子滅掉,還不如把攻近我軍高地的全部鬼子同歸于盡,這樣,炸死超大量的鬼子死了都值得了。對,馬上集中所有炸藥,著手做這事。  
這時,他看見鬼子非常密集的急跑的進攻隊形,和密密麻麻的剽悍的身形,都朝中國軍隊的高地急涌而上,力圖把中國國軍當成主要的進攻目標直至占領雨花臺。  
對呀,鬼子這樣密集,我應該來一次反沖鋒。張旅長,突然在心里升起這樣一個主意。他馬上決定,對鬼子進行意向不到的反沖鋒。就馬上對身邊的孫營長和肖連長說:“孫營長,肖連長,馬上帶著你們的人做好準備對鬼子來一個反沖鋒。”肖連長馬上明白了張旅長的意思。就馬上會回臉喊道:一排長,”  
方臉的27歲的國軍連長肖正河就帶著一排的戰士們從戰壕里起身,跳上陣地,朝離他們陣地只有十米距離的鬼子猛沖下去。同時,向幾乎在眼前的極度兇壞的日本侵略者積極猛射。  
日本兵小木和圓臉的同伴伊吹,在進攻中,看見前面的斜斜陣地上,一下有許多趴在土灰色戰壕上,在積極開槍的中國軍人一個個喊著,從戰壕上起身,又從戰壕上跑下來,一個個英勇大膽,端槍急射,跑下來。  
他倆不清楚這是什么進攻,都愣在那里了。  
“小木君,你怎么站住了!”身旁的鬼子一吹喊道。  
“你看,支那軍人怎么向我們反攻了!”  
“不知道呀!”  
在兩人還要說時,就看到在自己前面在積極進攻的同伴,被打倒,仿佛有一支無形的大手,把他們推下斜斜的高地。在慌亂中,比原來的槍聲更大了,好像有無數的如暴雨般的子彈捕下來。頓時,不少的鬼子急急倒下。  
很快,在他倆前面的人倒下,馬上他倆看到了前面的多個國軍官兵,手端著沖鋒槍、步槍,打死了他們很多的同伴。  
這時,國軍連長肖正河帶著一排長鄭信龍等,這一令日本鬼子無法防備的手段,馬上使有些鬼子后退開去,仿佛散去。  
此時,肖連長看到鬼子而后退,立刻再次開槍,令他吃驚的是:駁殼槍沒有子彈了。  
    一會鬼子看到了,就馬上向肖連長開槍,打中了肖連長緊系著寬皮帶的肚皮,嗯,肖連長悶哼一聲,雙手捂住肚皮;而這時,有一個鬼子可能是裝死,看到站在自己上面些的肖連長。就馬上抽出槍管上的刺刀,一刀斜刺進肖連長皮帶下的小肚皮里。  
“啊!”  
肖連長慘叫一聲。  
“連長!連長!”  
兩個戰士看到連長被鬼子刺中,用握著駁殼槍的右手和左手捂住在出血的緊系著寬皮帶下的小肚皮。  
兩戰士要跑過來把自己連長扶起來。  
肖連長請趕緊喊道;"別過來!”  
戰士們趁鬼子還沒有加大反擊,趕緊和自己連長猛跑回陣地。  
肖連長忍著傷痛和戰士們回戰壕里。  
在一邊的張旅長馬上喊來了衛生員。“衛生員,快跟肖連長包扎!”  
衛生員一看:肖連長的小肚皮冒血不止,就極力為他止血。  
但是血從肖連長的小肚皮里涌出得多,止不住,四五分鐘,肖連長死了。  
在向鬼子射擊的張旅長聽到了這個消息,為了戰斗,他讓一排長鄭明龍當了連長。  
    鄭連長剛一當連長,就聽部下的戰士們說:彈藥快沒有了。最多只打到二十分鐘多點。  
漸漸地,來自中國陣地上的槍聲弱了,就像大雨下到末,開始小了一樣。  
日軍漸漸意識到:中國軍隊的彈藥打完了。  
“報告伊東大隊長,支那守軍沒有子彈了。”  
“喲西。沖上去,全面消滅他們,一個不留都殺了!”伊東大隊長喊道。心氣一下足了,把他剛才還驚心的嘆氣的臉揚起來,他要把上面剩下的中國軍人弄死干凈才覺得完美。  
伊東四郎在說這一命令時,一個猴子臉變得兇橫起來,一雙小眼睛發出兇毒的殺氣。  
“快,支那軍隊沒有彈藥了,沖上去,滅掉支那軍人!”在一個鬼子軍官市川勉的喊叫下,一個個鬼子大喊著,大膽而放肆地朝中國軍隊的陣地跑上來,一個個如厲鬼纏身。  
張旅長知道,該是與鬼子同為灰燼的時候了。就喊道:“兄弟們,準備!”  
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就站起來,不再打槍了,鬼子也不打槍了,就往中國軍隊的陣地跑近,力圖跑上來,把一個個中國軍人一一刺死,都感到他們撿到了便宜,不流血就占領了雨花臺。  
看到鬼子已經近了,張旅行長喊了一聲:“開始!”  
戰士們把放在戰壕下的炸藥全點上,  
幾分鐘后,巨大的、無數的爆炸聲頓響,把英勇不懼死亡的中國軍人和兇惡跟厲鬼一樣的日本侵略者涵蓋在煙火里,兩方接近的近二千多個軍人一個不少地全部被炸死……  
(鬼子有一千四百多個,中國軍人有四百多人)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西山俠 對 柳秋華憶童 的評論
柳院長的詩寫的非常好,點事成..
鄭自儉 對 柳秋華憶童 的評論
柳秋華院長新作問世 傳遍邢襄..
農夫 對 無題 的評論
才高八斗何言貧,紅塵本是一流..
農夫 對 無題 的評論
才高八斗何言貧,紅塵本是一流..
農夫 對 七絕二首  的評論
老向功底深厚,隨手拈來,民間..
90vs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