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韓信大將軍第九回

時間:2018-11-02   作者:楊秀清 錄入:楊秀清  瀏覽量:530 下載 入選文集

《月姬受凌辱,沛公得而痛失》

    韓信一去就是三個年頭沒跟月姬見面了,這拋頭露臉的活可不好干,但除了彈琴唱曲她也別無它法。天天孤獨地生活,何日是個頭哪?這人沒見回來,連信函往來也斷了。月姬越想越不對勁,天天是吃不好、睡不著。有時一個人猜測道:“這韓郎難道是出事了?還是有別的女人變心了?”這可不行哪!我得找他去。”

     第二天,月姬簡單地收拾了一下行囊,千辛萬苦、爬山涉水地來到了楚營帳外,兩腿都走得發軟起泡了。你說這月姬夠不夠倒霉?剛到楚營帳外,累了個半死不活!這人生地不熟,就遇上了壞人。幾個楚國的士兵就撲了上去,像是虎狼遇到了羔羊,垂涎三尺,正急著呢!月姬哭喊道:天哪!你們這些畜生,別碰我!別碰我。”月姬拼命的掙扎,但早已無力反抗;用一種絕望的眼神望著:“這些數不清的生面孔...........正在糟踏自己的身子。”鐘離昧不知道帳外發生了什么,就即刻跑了出去。了解到是找韓信的一弱女子,看了看、想了想,已是衣衫不整,肯定是被這些楚國士兵糟踏了人家。看月姬可憐的樣子,正蹲在地上哭過不停。鐘離昧一下子就火冒三丈,幾個楚國士兵全都嚇得發抖。怕也沒用,自造孽,不可活!這劍一出霄是毫無情感,個個都得按軍法處置。月姬也嚇到了,鐘離昧即刻上前安慰道;緊接著帶月姬趕快離開,因為擔心被項羽發現是找韓信的人可不好了。找了一個住處,給了月姬一些銀兩,把韓信出逃的實情一一告訴了她。月姬沒有怪韓郎,而是一心想著盡快找到他。

  此時的韓信又在哪呢?你的月姬可受到了別人的凌辱,此仇不報非君子哪!話說韓信離開楚營后,經常是到處躲躲閃閃,又開始煎熬著顛沛流離的艱苦生活。你說這人怎么次次都這么倒霉?天天躲著不敢露面,又不敢回家見月姬。一是擔心脫逃楚營的事牽累月姬,二是覺得現在如此狼狽沒臉面去見月姬,想來想去就心中有愧。越是困難重重,韓信越是堅強的斗爭到底,一切等待時機,靜觀其變。

     劉邦入咸陽城后,首先就往這長樂宮跑去了,呂雉使幾次眼色都不管用了。劉邦手下的將士們也興奮得很,他們迷上的是這咸陽宮的金銀珠寶,一箱一箱的,簡直是堆積如山。大家都沒見過這么多寶貝,一時間成了財迷倒可以理解。蕭何倒有點奇怪,金銀珠寶他看都不看一眼,他迷上的是這一堆一堆的竹卷。有秦朝的文化、科技、法制、兵法等一部部全記載著,他一時間高興得了跳起來。即刻安排了幾個士兵,一律按順序一部部一箱箱裝了起來,貼上了封條,總算是放心了。當時大家有些疑惑,大漢朝奠定后,將軍們總算是明白了。張良什么都不要,而是一笑了之。沒過兩三天,咸陽城里里外外也亂了起來。將士們竟然欺負到老百姓的頭上去了,燒殺掠奪無一不做。

    這怎么得了?盧綰找到了蕭何,蕭何又找到了張良,張良又找到了呂后,呂后又傳來了樊噲。話說沛公正長樂宮盡興著呢!三天三夜未見他出來了。張良說道:“現在是火燒眉毛、形勢緊迫!一定得把沛公叫出來。”大學都不敢去叫劉邦,都知道他的性子。呂雉命令到:“樊噲,還是你宰羊殺狗膽子大,快點去吧!”樊噲也有點害怕,但沒得推辭了。

    一會兒,樊噲就急急忙忙把劉邦拉了出來,說張良找他有事,十萬火急。劉邦見過張良問道:“子房找我有何事?”張良答道:“蕭大人今天跟我說,咸陽城里里外外都在燒殺掠奪,連老百姓也不放過,這跟暴秦做法有什么區別?”劉邦聽了很惱火,說道:“這些兔仔子敢亂來,看我不宰了他們。”   商量后,次日就開始了整頓軍紀,約法三章。不管是誰,只要違反法度,都得按罪論處。咸陽城很快又恢復了寧靜,百姓們開始了平靜的生活。

     守城將士來報:“項羽來得真夠快,親率全軍將士四十萬大軍朝這咸陽城開來。已不足一百里,情況十分危急!請問沛公,這當下該如何是好?”劉邦拆開信函看了看,手在不停的抖,臉色變得十分驚恐!一時沒有了轍,連聲嘆道:“這可怎么辦?怎么辦哪?”

     劉邦問道:“子房,汝可有破敵之策?”張良笑了笑,答道:“破敵之策沒有,逆耳忠言倒有幾句,我能不能問問沛公幾個問題?”劉邦應道:“你我自家兄弟,還介意什么?但說無妨。”張良問道:“沛公兵力如河?項羽兵力又如何?”劉邦答道:“吾等加自家兄弟約十萬上下將士,項羽應該有四十萬上下,項羽兵力勝我數倍。”張良又問道:“若比將軍之驍勇,沛公如何?項羽又如何?”劉邦答到:“項羽大小將軍上百,吾等自家兄弟十人有余。”張良笑了笑,問道:“吾等兵力不如項羽,將軍之驍勇也不如項羽。請問沛公,這咸陽城我們還守得住嗎?”劉邦答道:“危矣!子房可有辦法?”張良應道:“沛公,這稱王不急于一時,另圖長久之計吧!金銀珠寶本是身外之物,裝好箱,貼上封條,待項羽到來自行處理可好?這關中王就讓給他去坐,沛公圖的是江山社稷,黎民百姓的安居樂業。”

    大家都忙活著收拾珠寶,裝好了箱,貼上了封條,就等著項羽來處理。將士們都愁著個苦瓜臉,怨氣滔天!但沒有辦法,因為是沛公的命令。劉邦心里也是十分的不甘,樊噲、夏侯嬰、盧綰更是暗地里罵項羽爹娘!呂雉黑著個臉,到手的東西失去,是十分的怒火。蕭何、張良都笑了笑,揮手而去。

     張良言道:“沛公,我們還是暫且退軍灞上吧!留下少許兵馬守城關看管財物即可。相信我,我們還會回來的。”劉邦答道:“子房說得甚是,就這樣辦吧!”張良又言道:“吾等離去時得跟百姓招呼聲,以顯沛公之恩德。”劉邦答道:“子房說得對,明日離去時依禮照辦。”

   天亮了,看著這咸陽城一片歡騰喜慶的景象,劉邦十分難過!流下了眼淚,手抹著鼻涕,心里酸酸的,不舍得放棄。因為他不知道這一去,項羽回來倒底會發生什么事。劉邦把百姓都集中到了一起,大聲地喊道:“百姓們,我的每一位親人們,劉邦我今天就要離去了,暫且退軍灞上。但大家不必擔心,吾等會留下守城將士,繼續照顧著大家的大小平安!吾等往日兵至咸陽城,給大家帶來的騷擾還請大家多包涵!”這話剛說完,咸陽城內外就響起了一片哭天喊地的聲音,大家都為劉邦的離去感到十分難過。在他們的心中,劉邦就是最好的明君。這項羽他們早有耳聞,二十萬秦軍燒的燒、埋的埋,無一尚存,此人并非善類,毒過慮狼之群。

作者簡介:楊秀清,男,漢族,出生于江西省、贛州市、興國縣客家人,早年畢業于《北京企業管理研究學院》工商企業管理專業系,大學本科學歷。從小熱愛文學、詩歌、管理哲學、四柱預測學、易經等,現為《中國書畫教育協會會員》《世界漢語言文學分會主席》《中國遠山文學特約作家》《作家前線公眾號簽約作家》《中國詩歌網注冊會員》《中華詩詞論壇注冊會員》《原創~中國作家網注冊用戶》《興國將軍網注冊會員》《愛我興國網注冊會員》《大江論壇網會員》《中國原創文學網注冊會員》《天涯社區注冊會員》部分作品已獲取中國科學院國家授時中心、及北京版權家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版權證書。在多家企業從事過HR總監、生產總監、品控技術經理、及副總經理工作,熟悉科學性管理模塊,懂企業全盤性綜合管理工作。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承森 對 七絕 詠梅 的評論
好像有點不押韻,可是非常好..
左翼 對 我們從山野 的評論
花香樹高比不過,唯綠華夏好山..
天龍山 對 我們從山野 的評論
心淡疊翠繡山川,盡顯生命的律..
左翼 對 黑黑的科技 的評論
感謝支持..
左翼 對 雪怨 的評論
后兩句極妙..
90vs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