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韓信大將軍第十回

時間:2018-11-02   作者:楊秀清 錄入:楊秀清  瀏覽量:526 下載 入選文集

《項羽入關,鴻門風云》

     懷王早有言在先:“項羽、劉邦誰先入關中就封誰為關中王。”項羽非常憂慮,心早就飛到關中去了。不知道劉邦現在情況如何,萬一他提前入關,占據咸陽城又怎么辦?項羽是越想越煩。

   探子來報,跑得很快,急急忙忙的,似乎咸陽城出了什么大事。傳來喊聲:“上將軍,上將軍,不好啦!”項羽答道:“什么不好啦?如此慌慌張張!”項拆開信函一看,即刻冒火道:“劉邦小人,你既然先入關占據咸陽城了,我不給你好看我就不叫項羽。”范增答道:“羽兒啊!我早就說了劉邦野心不小,他對關中王是垂涎三尺。你偏不信,說他不敢。事已至此,你也別太過著急;就算他提前入了關又如何?他守得住嗎?”項羽沒吭聲,臉急得通紅,即刻率全軍將士揮師關中。

   兵至函谷關,項羽望了望,發現既然還有守城將士!即刻就火冒三丈,一聲令下攻城。來個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馬啼聲、將士的喊殺聲響成了一片,亂箭像是暴雨狂風一樣飛向于城墻之上。不到一燭香的攻夫,守城將士全被殲滅,不停的從城墻上滾落下來。關內的百姓更是嚇得不知所措,一時間到處亂竄。怕也沒用,城門一破,楚軍就暴力屠城!半燭香的功夫,再也聽不見哭啼和救命的聲音,躺下的是一大片無辜的尸體。接著又一聲令下,馬不停蹄地來到了鴻門。

    函谷關探子來報,看滿臉塵土、還有幾分淚痕就知道了情況有多嚴重。信函一拆開,劉邦就跳了起,急得罵道:“項羽無恥,不但一兵一卒未曾放過,連關內老百姓也下得了手。真造孽啊!”張良聽了搖了搖頭,淚流滿面、萬分嘆息。“老天爺無眼哪!世間為何有如此殘暴之人?若有一天項羽坐了王,老百姓還有活路嗎?”

    韓信此時正在新安、漳水、彭城一帶顛沛流離,聽到屠城事件,恨得咬牙切齒。罵道:“項羽無恥、殘暴的禽善!”他暗下決心:“他出頭的那一天,就是為老百姓報仇的那天。”這話剛說完,韓信就淚濕了眼眶。”

      馬曹無傷背叛劉邦,看夜色已深偷偷地去了楚營。據說曹無傷是項羽暗插在劉邦身邊的耳目,在沛縣時就被項羽收買。虧將軍們待他如親兄弟,劉邦也十分的信任他;多次破格晉升他,幫他救濟家里老小。沒有想到他竟是叛途,太可惡了。

     項羽問道:“無傷哪!劉邦最近都在干些什么?”無傷答道:“上將軍,劉邦他對關中王的封號垂涎三尺!從碭山出發就一路買通強秦守將,要趕在上將軍之前入關中。進城前先去見了趙高,商量瓜分關中土地、割地稱王的事。趙高死后,他又招降了子嬰,對子嬰一門十分的敬重。曾商量過:“他稱王之時,定封子嬰為相。” 上將軍率領四十萬大軍入關,怕是頂不住了;決定暫且退軍灞上,靜觀其變,還要找機會殺上將軍。”項羽聽了,當時就急得跺腳,狠罵道:“劉邦無恥之徒,看我怎么收拾你?”

    項羽吼得太大聲,驚動了所有人!先是范增進來了,緊接著項伯也來了。范增問道:“羽兒,怎么啦?”項羽答道:“劉邦無恥之徒,還是亞父說得對,他想關中稱王,還想劫殺俺。”范增應道:“劉邦本非善類,野心不小!山東時還貪杯好女色,現在是天天操練兵馬、整頓軍紀,為的就是得到關中王的封號。”大家商量了一下,讓曹無傷先回去做內應!計劃三更做飯,五更拔軍灞上,非給劉邦一個下馬威不可。”

   項伯想了想,劉邦怎么樣跟他沒關系,但子房對他可是恩德再造。當年刺秦,要不是子房搭救,吾輩或許早不在人世了。項伯越想越不對勁,于是有了決定:“得去通知子房,以免受其鍋。”曹無傷剛走,項伯就來到了張良帳外。”

     項伯十分的著急,趕緊喊道:“子房哪!快跑,晚了就來不及。”張良有些疑惑,問道:“項伯,咋事哪?為啥要跑?”項伯答道:“不用管那么多,天大的禍事,越快越好。”張良應道:“項伯不說清楚,我不離開。”項伯急得跺腳道:“剛才曹無傷去了楚營,告訴我家侄兒項羽,說劉邦想要稱關中王,還要殺他。我侄兒聽了很火氣,計劃三更做飯,五更拔軍灞上。”張良嚇了一跳,答道:“啊!曹無傷說謊,沛公入咸陽城后秋毫未犯。咸陽城內金銀珠寶、戶籍人口、文書鐵卷一律都裝箱緊封貼上了封條,就等著上將軍來處理。擔心有盜賊,留下少數將士守城關。”項伯有些疑惑,問道:“子房,你沒騙我?”張良答道:“子房何曾騙過項伯?”項伯應道:“曹無傷急功近利,害人不淺哪!”

  張良讓項伯帳外稍等片刻,勿勿忙忙來到了沛公帳內。沛公看張良恍惚,即刻問道:“子房可有急事要報?”張良答道:沛公,萬急哪!項伯來報,今夜曹無傷到楚營告密于項羽,說沛公想關中稱王,封子嬰為相,還要殺項羽。項羽聽了大怒,計劃今夜三更做飯,五更拔軍灞上。”劉邦聽了,冒了一身冷汗。緊接著罵道:“曹無傷無恥,真不是個東西;老子對他不薄哪,他竟然敢背叛我。”  過了片刻,劉邦問道:“子房跟項伯可有交情?”張良答道:“昔日刺秦,我曾搭救過他一命;今夜他擔心我受害,于是星夜來報我。”劉邦又問道:“子房與項伯誰長誰幼?”張良答道:“我與項伯同年生人,我長項伯月份。”劉邦笑道:“項伯是個有情有意之人,我建議讓子房跟他異結金蘭,可否?”張良答道:“如此甚好!”張良說道:“項伯有一子年過二十,比沛公千金長兩歲,暫未婚配。”劉邦笑道:“天助我,就讓我家小女與項伯公子聯姻吧!”張良笑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張良把項伯請入帳內,劉邦一見項伯就哭訴道:“曹無傷說謊哪!我跟上將軍本是異結金蘭、兄弟同心,他北上救趙為先,我率兵先入關中。為了這抗秦大計,上將軍是受盡了艱辛!我比他先行一步入關中,進入咸陽城后秋毫未犯。咸陽城的文書鐵卷,金銀珠寶、戶籍人口一律裝箱緊封貼上了封條,一切恭迎上將軍來處理。”項伯聽了覺得劉邦委屈,搖了搖頭說道:“曹無傷小人哪!我得回去給侄兒解釋,沛公盡管放心。”劉邦聽了很高興,說道:“吾有一小女今年剛滿十八,據說項伯的公子也未曾婚配,我愿讓小女與項伯公子聯姻,不知項伯意下如何?”緊接著,張良也說道:“要跟項伯異結金蘭。”一時間,項伯笑得合不攏嘴,即刻應道:“天大的喜事,我高興,我高興!如此甚好。”夜已深,時間不能再耽誤了,約好鴻門相見之事項伯就告辭回去了。

     回到楚營,項羽已入睡!子夜剛過半,項伯就把他拉了起來。項羽有點浮躁,但畢竟是伯父,即刻就爬了起來。問道:“伯父找侄兒有何事?明天還得行軍哪!”項伯答道:“侄兒啊!你先聽伯父把話說完發火也不遲,但一定要讓我先說完,你才能明白。”項羽問道:“倒底何事?快說。”項伯說道:“我剛去了灞上,見過了張良和劉邦,事情跟曹無傷說的不一樣。”還未等項伯說完,項羽就有點生氣,又有些疑惑,追問道:“伯父深夜去找張良、劉邦干嘛?有什么不一樣?”項怕答道:“你先別急,讓我先說完!我先去見了張良,再去見的劉邦;經核實,劉邦并沒有叛逆之心,不想封什么關中王。金銀珠寶、戶籍人口、文書鐵卷都裝箱封存在咸陽城絲毫未動。城關天天派人守著,主要是為了防止被盜,要等到侄兒親自去處理。不相信的話,明日劉邦、張良來鴻門時,你自己問他們不就明白了。倒是我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都是這該死的曹無傷急功近利,說瞎話。”  說來說去,項羽全信了。

     仗不打了,得提前準備明日的鴻門宴,總不能讓劉邦、張良覺得我項羽太寒酸。范增還是不甘心,說劉邦野心不小,不可不防。明日鴻門宴上,就得把劉邦處置掉!以摔杯為信號,即刻讓他伏法。項羽聽了有些浮躁,點了點頭,敷衍了一下范增。范增倒信以為真,但又擔心項羽變卦!找到了項莊,說道:“萬一明天鴻門宴上上將軍變卦,你就找個理由舞劍助興,一定要讓劉邦伏法。”項莊答應了范先生,卻瞞了項羽。”

   公元前207年冬,早上剛起來,營前就一烏鴉叫過不停!把劉邦嚇到了。腿軟得連馬都爬不上去,左邊爬上去就從右邊掉落下來,摔了個屁股朝天。呂雉發鏢了,一聲吼道:劉季,你這窩囊廢,沒有用的東西,項羽人都還沒見著就嚇得如此不堪,你拿什么本事跟項羽爭天下?像什么男子漢大丈夫?真的把我氣死了。”

     劉邦一聲不吭,帶上二十騎,跟張良、樊吟、夏侯嬰就快馬加鞭的來到了鴻門。營帳外寒風冷嘯,殺氣騰騰。長槍與長槍交叉一處立起,中間留一過道通向帳內;帳的兩側各站一刀斧手。劉邦嚇得心里蹦跳過不停,全身都縮了起來,牙齒咯噠的響。夏侯嬰留下,張良走前面,劉邦緊跟看,樊噲走最后。一到帳檐下,張良、劉邦請入內,樊噲拒之帳外。

     項羽哈哈大笑,站了起,喊道:“劉邦兄弟,有請,有請!”劉邦、張良作揖行禮后便座下了。項羽、項伯東向座,范增南向座,沛公北向座,張良西向座。劉邦敬酒道;“上將軍,您一路鞍馬勞頓辛苦了,兄弟我來遲矣!”項羽回敬道:“大哥辛苦了,咸陽城里里外外全靠大哥日夜操勞,才保萬無一失。都是那曹無傷讒言挑剔,兄弟一時糊涂,請大哥多包涵。”

    范增越看越不對勁,兩人怎么客套起來了。酒還沒喝夠,肉正熱呼著,范增即摔杯給項羽使了個眼色。項羽有點惱火,沒理他。范增似乎不甘心,即刻傳項莊入帳。項莊給大家作揖行禮后,即刻說道:“喝酒吃肉沒有歌舞怎么行?我愿來一段舞劍助興。”范增有交待過:“項莊舞劍 ,意在沛公!”項莊毫不留情,劍劍刺向沛公咽喉;劉邦一慌張,酒杯即刻掉落在地。項伯發現了不妙,于是也去舞劍助興,實則是阻止項莊行刺沛公。營帳內忽然一片混亂、刀光劍影。項羽一時沒了轍,有點惱火。

   張良發覺不妙,即刻跨步帳外!樊噲問道:“帳內如何?沛公安全否?”張良答道:正刀光劍影,沛公危矣!”樊噲二話沒說,一手持劍,一手持著盾牌沖進帳內,將士們擋不住,十多人摔倒在地。樊噲喊道:“上將軍,喝酒吃肉怎么能沒有俺的份?”接著,一雙眼睛緊盯著項羽。項羽正要拔劍,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即刻問道:“壯士是何人?”張良答道:“沛公帳下樊噲是矣!”項羽聽到是劉邦的人,劍還沒拔出就原處插回劍套內。

     項羽即刻傳人賜樊噲一豬蹄,樊噲蹲在地上,一手持劍,一手拿著盾牌,把肉切著吃了起來。項羽笑了,有點欣賞樊噲!問道:“壯士好豪氣,壯士喝酒否?”樊噲答道:“吾死都不怕,還會怕什么喝酒。”接著,項羽又賜樊噲一壺酒。”樊噲提起酒壺,壺嘴直接放入嘴里喝了起來。項羽笑道:“壯士,莫急!莫急!酒肉管夠。”

    劉邦坐立難安,找個借口上茅廁去,樊噲緊跟著陪沛公一起去了。范增不放心,派一人茅廁外守候著,沒想到這人進去就再也沒出來。留下張良墊后,劉邦、樊噲、夏侯嬰即刻從后山小路先行逃回了灞中。

    茅廁外面的人,看劉邦、樊噲半個小時都沒出來就進去看,結果里面人不見了。那人即刻報告范增,范增下了追捕令。剛快要追到的時候,灞中呂后接應的將士就到了。無法取勝,追兵即刻退回鴻門。

   劉邦走后,張良給項羽送上一對玉杯,范增一玉斗。項羽問道:“沛公呢?”張良答道:沛公已先行回灞中。”項羽笑道:“劉邦竟如此膽小如鼠!”范增氣得冒火,把玉斗扔存地上摔碎了,嘆息道:“羽兒哪!放虎歸山,后患無窮。”

作者簡介:楊秀清,男,漢族,出生于江西省、贛州市、興國縣客家人,早年畢業于《北京企業管理研究學院》工商企業管理專業系,大學本科學歷。從小熱愛文學、詩歌、管理哲學、四柱預測學、易經等,現為《中國書畫教育協會會員》《世界漢語言文學分會主席》《中國遠山文學特約作家》《作家前線公眾號簽約作家》《中國詩歌網注冊會員》《中華詩詞論壇注冊會員》《原創~中國作家網注冊用戶》《興國將軍網注冊會員》《愛我興國網注冊會員》《大江論壇網會員》《中國原創文學網注冊會員》《天涯社區注冊會員》部分作品已獲取中國科學院國家授時中心、及北京版權家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版權證書。在多家企業從事過HR總監、生產總監、品控技術經理、及副總經理工作,熟悉科學性管理模塊,懂企業全盤性綜合管理工作。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寒士 對 雨夜情思 的評論
情切切雨蒙蒙..
阿呆鳥L.canus 對 雨夜情思 的評論
好極了..
揚雪 對 四十年 斗 的評論
這篇文章是紀念改革開放40周..
無纖塵 對 朝中措網戀 的評論
是個狠人..
揚雪 對 土樓門口那 的評論
回歸自然享受生活!..
90vs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