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韓信大將軍第十一回

時間:2018-11-02   作者:楊秀清 錄入:楊秀清  瀏覽量:529 下載 入選文集

《火燒秦皇宮,分封諸侯》

鴻門宴后,項羽、范增挺搞笑,搶了劉邦的地盤、封號還要求有劉邦書寫一封讓賢書函。劉邦只能忍一時之氣、退一步海闊天空;讓張良起草讓賢文書一份,并說明愿意主動讓賢于上將軍項羽。緊接著,由蕭何負責把關中人口戶籍、文書鐵卷、金銀珠寶明細數、房產記錄、田產記錄統統移交給項羽。項羽看到后十分高興,即刻讓亞父范增負責賬目對接;范增做得十分謹慎,要求絲毫不能有批漏。關中的所有一切即刻歸項羽所有,范增總算是放心多了,一時喜出望外。

移交完成,項羽馬不停蹄的揮師入咸陽城了。似乎好霸氣、好威風,但看那飛揚的塵土、被馬撞翻的貨攤、被摔倒的男女老少、視咸陽城百姓如草芥一般,變得更加地囂張跋扈。當然,項羽他心中也有一絲憂慮,秦皇宮這么大,不知道怎么找到妙戈?

 項羽的虎狼之師就像是山中土匪,簡直是牲畜不如。先是進入秦皇宮,后宮佳麗三千無一不被糟蹋,但聽女子的狂叫聲、哭啼聲、燒殺聲響成一片,實在是太殘暴了。這是造的哪門子的孽哪?先是撕破衣服,拉拉扯扯;緊接著是糟蹋女子的身體,享用完后,有的還給予毒打一頓,甚至把人都處置了。后宮佳麗三千糟蹋完還不甘心,開始四處燒殺掠奪,連老百姓家十五六歲的少女也不放過。如此兇狠,整個咸陽城是一片殘不忍睹,實在是太可惡了。

項羽也沒閑著,率領上千將士,沖進了秦王府。子嬰求饒也沒用,一劍心窩窩里刺進去就把他處置了,劍一拔出已是血濺四射。緊接著,又處置了子嬰的所有家人,女的被將士糟蹋后處置,男的直接就處置了。三五歲的孩童都未曾放過,一手掐著小孩的脖子,孩子正痛得大哭、眼淚眶眶。一劍下去,小孩的頭顱就沒了。天哪!人世間竟然有如此殘暴之君,真是萬載難逢的朝廷禍事。

項羽更急的是找妙戈,東竄西跑,走遍了上百家宮殿也未能找著妙戈。項羽急得痛哭起來,一時間徹底絕望了;即刻怒發沖冠,糊涂事一不做二不休;火苗一點,秦皇宮就燒得吱吱的響!一燭香的功夫,長樂宮就陷入一片火海。秦皇宮的里里外外,一片濃煙滾滾冒起!大火燒得正旺,妙戈在秦皇宮可嚇到了,即刻拼命地往外跑。不停地哭喊道:“項郎,快來救我!快來救我啊!”妙戈被濃煙熏得咳嗽過不停,但還得遮住鼻子往外跑,晚了小命就沒了。希望出現,項羽忽然間聽到殿內傳出妙戈的喊叫聲!大伙是拉也拉不住,他直冒著濃煙滾滾奔跑進去了。果然,他發現妙戈暈倒在地,即刻抱著妙戈的身子往外跑。剛跑到殿外,被燒脫了的一根柱梁就掉落下來,重砸在項羽背上。妙戈剛放下,項羽就可口吐鮮血;傷得還挺重,大伙圍了上去,還好沒死。

秦皇宮的丑事很快就被傳了出去,聽了個個都咬牙切齒道:“項羽如此殘暴,不是人哪!”遠在彭城的熊心更是害怕得吃不下飯、睡不好覺。熊心嘆息道:“如今已是別人板上肉,總之,只能是過一天算一天。”

 此時韓信過得十分艱苦,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干些粗活,飯都吃不飽。但他沒有泄氣,顯得更加的堅定。項羽的殘暴行為,他為老百姓感到痛心!同時,他也暗喜道:“項羽太過不可一世,不可能是天下之主。榮華富貴只不過是過眼云煙,這不得人心的事做多了,終究會自取滅亡的。”

 妙戈找到后,項羽終于沒了心病。這些金銀珠寶如何處理呢?手下將士們都成了財迷,但不敢亂來,一旦不謹慎小命就沒了。項羽、范增商量了一下,貴重的先留下,至于其它的就封箱派人先送回彭城;畢竟熊心是楚懷王,雖為傀儡,但目前也還有些利用價值。給外人做做樣子也好,送回去他也無福消受,遲早還是回到自己的手中,只不過是讓他先看管一下而已。金銀珠寶送到彭城,文臣們都挺高興!唯有熊心心知肚明,金銀珠寶本是身外之物,可是這身家性命倒多了幾分堪憂。

殿外大雪紛飛,雖為嚴寒季節,但也有幾分喜色!封王的事,不能再耽擱了!得找文臣們商量商量。項羽把文臣們都聚在咸陽宮,一時問道:“封號該叫什么合適呢?”大家一時都沒轍,唯有張良喊道:“上將軍之驍勇,世間罕見!天下無敵的封號一點都不為過。南征北戰,古往今來,有誰能與上將軍相題并論。”草民張良有奏:“上將軍,稱西楚霸王可好?”話剛落下,范增就應道:“不可,不可!叫西楚霸王不妥。”項羽接話道:“就叫西楚霸王,我覺得挺好。”封號一定下,殿下文臣武將們就即刻高呼道:“西楚霸王千歲,千千歲。”

西楚霸王”的封號剛確定,第二天就登臺封賞十八路諸侯。雖為嚴寒,正北風呼嘯!各路諸侯、全軍將士早早都到齊了。往日的行軍艱苦、戰場拼殺,為的就是今日的滿載而歸、封候拜相,盡享這人世間的榮華富貴。

十八路諸侯都望著沛公,不少人談論道:“沛公乃是項羽異結金蘭,平定關中后又日夜操勞,為霸王保護著所有戶籍人口、文書鐵卷、金銀珠寶,為霸王是立下了赫赫功勛,此乃西楚第一之功臣矣。”當時,沒有一個人不這樣認為的。連劉邦自己似乎都十分堅定,認為封賞最豐厚的可能是自己。唯有張良英明,他了解范增、項羽的品性;搖了搖頭,真擔心沛公封王的可能性極小!身家性命能保住就非常不錯了。

 霸王來了,前呼后應好威風哦!項羽攀登著臺階,走了一陣子,站在了封將臺上方。兩側的古盆點燃著冒出一團團青煙,中間是個大香爐;霸王清洗了一下手,手巾抹了抹,點燃蠟燭后又點香燭。上拜九天神位、各路仙家;下拜土神社稷,愿保佑西楚國風調雨順,國泰君安。

各路諸侯迫不及待的是封賞、割地稱王,其它的倒沒什么興趣。沛公也特急,望了望封將臺上的項羽。忽然宣旨道:“封賞正式開始,封熊心為義帝、封項羽為西楚霸王;封章邯為雍王,都廢丘;封司馬欣為塞王,都櫟陽;封董翳為翟王,都高奴;封魏豹為西魏王,都平陽;封申陽為河南王,都洛陽;封韓成為韓王,都陽翟;封司馬卬為殷王,都朝歌;封趙歇為代王,都代;封張耳為常山王,都襄國;封英布為九江王,都六;封吳芮為衡山王,都邾,封共敖為臨江王,都江陵;封韓廣為遼東王,都無終;封臧荼為燕王,都薊;封田市為膠東王,都即墨;封田都為齊王,都臨淄;封田安為濟北王,都博陽;封劉邦為漢王,都南鄭。

封王剛結束,項羽帳下將軍們就鬧了起來,大聲吆喝道:“為什么我們沒有封賞?章邯、司馬欣、董翳亡國之奴卻封王了?我們不服!”項羽一聲怒道:“自家兄弟不得封王,誰要是再鬧我就處置了誰。”沛公當時更糟糕,聽到巴蜀南鄭就暈了過去!因為南鄭本是塊不毛之地,這是范增、項羽讓他去死的鬼計勾當。沛公喊道:“霸王,我不要封賞。”項羽笑道:“劉邦兄弟,請服從旨意。”各路諸侯看了看,一時間都不知道咋回事,一片唉聲嘆氣。”

作者簡介:楊秀清,男,漢族,出生于江西省、贛州市、興國縣客家人,早年畢業于《北京企業管理研究學院》工商企業管理專業系,大學本科學歷。從小熱愛文學、詩歌、管理哲學、四柱預測學、易經等,現為《中國書畫教育協會會員》《世界漢語言文學分會主席》《中國遠山文學特約作家》《作家前線公眾號簽約作家》《中國詩歌網注冊會員》《中華詩詞論壇注冊會員》《原創~中國作家網注冊用戶》《興國將軍網注冊會員》《愛我興國網注冊會員》《大江論壇網會員》《中國原創文學網注冊會員》《天涯社區注冊會員》部分作品已獲取中國科學院國家授時中心、及北京版權家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版權證書。在多家企業從事過HR總監、生產總監、品控技術經理、及副總經理工作,熟悉科學性管理模塊,懂企業全盤性綜合管理工作。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左翼 對 黑黑的科技 的評論
感謝支持..
左翼 對 雪怨 的評論
后兩句極妙..
左翼 對 憶老山 的評論
向老山英雄致敬..
左翼 對 憶老山 的評論
佳文共賞,有感待析..
冰川 對 滄海孤鷹( 的評論
本篇小說《滄海孤鷹》,為中長..
90vs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