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韓信大將軍第十三回

時間:2018-11-02   作者:楊秀清 錄入:楊秀清  瀏覽量:530 下載 入選文集

《韓信受磨   南鄭開荒》

  當押糧官,雖有些委屈,萬事都有個開頭;韓信還是干得挺認真,很有責任心。俗話說得好:“一朝無糧,兵馬散”。韓信每天都緊盯著,生怕出什么事端、有什么損失,大伙沒飯吃可不行。

剛吃過午飯,韓信走出帳外望了望天空,感覺有些不對,今晚必有暴雨。韓信即刻向夏侯嬰報道:“夏將軍,不好,今晩上有暴雨,麻煩你給我派些將士幫忙把糧倉帳篷搭起來。”當時樊噲也在,走到帳外望了望,天空中萬里無云,把人都熱死了,不像有什么雨。即刻吼道:“簡直是糊說八道,一朵烏云都沒有,哪來的雨?你一介寒孺懂什么?”夏候嬰也答道:“不會有雨,天氣這么好。”韓信太著急了,就一個人忙活了起來!樊噲看到有點生氣就走了,夏侯嬰看韓信在忙,心里有點過意不去,就調了兩三個人幫忙。” 

 剛近黃昏就刮起了風,不到半個小時就下起了暴雨。夏侯嬰覺得挺奇怪,跟樊噲、周勃說道:“韓信說得真準,此乃神人矣!”樊噲聽了有點不耐煩,用手指頭敲了敲夏侯嬰的腦袋,答道:“什么神人,巧合而已!一介寒孺有這本事嗎?有這本事早就當大將軍去了,還用做什么押糧官?只不過一胯夫而已。”話雖這樣說,夏侯嬰可不這樣認為!這日后,找韓信商量事情的次數明顯增加了;交流得越多,就越覺得韓信十分能干有實力。 

夏侯嬰可沒閑著,人才留著不用也太委屈韓信了!于是找到了蕭何說道:“功曹大人,這韓信可了不得,一人才哪!”蕭何有些疑惑,反問道:“夏將軍,那你說一說,這韓信有什么過人之處?”夏侯嬰答道:“這第一件事,前幾天的一個晩上不是下雨了嗎?樊噲、周勃都說天氣好得很,不會有雨;但韓信卻說有暴雨,結果晚上真的下起暴雨了。說明他有些能耐,會觀天象、分析宇宙變化。第二件事嘛,他還會寫字、有口才、懂禮儀、正在研讀兵法;說明他確實有一定點與眾不同。”蕭何聽了后,想了想,答道:“夏將軍,聽你這么一說,他還確實有些本事,那就讓他再協助我做一下人員接待工作。到了南鄭,我把整個糧食庫、人口戶籍交給他管理。你看如何?”夏侯嬰答道:“那也挺不錯!”

韓信咋就這么倒霉?剛協助接待工作三兩天就攤上一贓禍事。據上方查實,接待處涉及貪污公款事件!漢王一聽到就冒火了,一聲令下,接待處所有人員一律按律軍法處置。前面剛處置了十三人,輪到斬韓信的時候,他大聲喊道:“漢王不是想要得到天下嗎?怎么能處置好漢?”還好夏侯嬰、蕭何來得及時,韓信總算是獲救了。 

歸漢不到一個月,韓信就差點人頭落地,說起來真晦氣!晩飯后,他找了個地方,一個人站在夜色下有些傷感,自言自語道:“我韓信的命怎么就這么苦哪?倒底何日才是個頭?”這個時候,他又想起了月姬!往日纖纖之情,今日余下孤身只影。都好幾個月沒通書信了,月姬住的地方早被官兵抄家燒殺掠奪過;這月姬是生是死已是十分的渺茫,想來想去韓信就一個人哭了起來。

夏侯嬰來到糧倉的營宿沒有找到韓信,真擔心他偷偷溜去。這兄弟可是個能人,也是好人哪!夏侯嬰有點著急,跑遍了幾處都沒找著;后來想了想,他知道韓信一旦有心事最喜歡找靠有水的湖泊、或河邊草地靜靜地呆著。夏侯嬰尋找到附近的一小河邊,韓信果然在此,神情似乎有些傷感,得上去問問韓兄弟咋啦?夏侯嬰倒有幾分自責,兄弟都要軍法處置了還未發現;幸虧韓兄弟的一聲大喊,才免其禍。

忽然傳來幾聲夜喊聲:“韓信兄弟,韓信兄弟。”韓信回頭一看“原來是夏侯嬰兄弟。”都說男人有淚不輕彈,夏侯嬰剛到,韓信就把眼淚、鼻涕抹了抹。夏侯嬰問道:“韓信兄弟,這是怎么了?今天的事都怪我反應慢,還請兄弟多包涵!”韓信答道:“沒事,謝謝夏兄救命之恩!”緊接著,韓信說道:“吾有賢妻月姬,本是日月相伴、情深似海!這一投軍就幾載未曾相見,在楚營做執郎中時是最后通的一次信函;后來,我本想回家看看,又怕牽連月姫受罪;再后來,我回家了一趟,家中的這間簡陋的茅草屋早就被官兵燒殺洗劫過了,這月姬是生是死已是杏無音訊。兄弟,我這是枉為人夫哪!”夏侯嬰答道:“韓信兄弟,你也別難過了,月姬吉人自有天相!這往后在漢營里,兄弟我自然會盡全力幫助你;請相信我,一切會慢慢好起來的。”時間不早了,咱倆快快回營去。

大概過了半個月左右,漢王看了看手中地圖,全軍將士終于到達了巴蜀南鄭。看樣子,大家正愁著個苦瓜臉,南鄭就一鳥不拉屎的地方!沒有看見有一戶人家,樹枝、茅草、盤刺長得比人還高出兩三倍;劉邦一下馬就急得直跺著腳,十分的垂頭喪氣!心里想了想:“看樣子,我劉季沒死在關中,卻要困死在這深山老林了。”

劉邦是徹底失去了信心,全體將士更是一片嘆息的吵鬧聲!可是蕭何、韓信并沒有閑下來。已近黃昏日落的時分,大家得先把樹枝、茅草、盤刺砍干凈,今晩上大伙還得吃飯睡覺。忙活了大概兩個小時,這帳營還是像模像樣的搭起來了。

飯后,漢王早早就入帳休息了。蕭何可沒閑著,這開荒造田、修筑房屋可離不開他的智慧哪!蕭何找到了韓信、夏侯嬰后集在了一起,蕭何問道:“這開荒造田、修筑房屋,兩位可有什么好的建議?”韓信想了想,答道:“這開荒造田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這一望無際的茅草、盤刺、樹枝砍伐完!要把這一大片清干凈,光這一萬兵馬還足足不夠用;得到方圓三百里內有人家的地方去張貼告示,凡參與開荒造田者,一律按軍營士兵待遇分發錢糧。要做的第二件事就是找水源,找水源可以交給樊噲、周勃兩位將軍去處理。第三件事就是這破土耕田的活兒,凡有經驗耕田者一律比其他民工每天多支付兩文銀兩。第四件事就是選稻種、播種,就讓我和蕭大人一起去辦;我們雖然沒有經驗,但農民有,可以向他們請教學習。第五件事就是修造房屋,這片丘嶺中最不缺的就是木石,辛苦夏侯嬰兄弟和盧綰將軍去辦就可以了。”韓信話剛說完,蕭何卻看了看韓信,這平日里沒注意,或許早年傳說的韓信吃百家飯有誤;如此高見,讓蕭何茅塞頓開!蕭何即刻應道:“韓兄弟高見,如此辦理甚好。”就這樣,蕭何決定明天一大早就跟漢王商量此事,這旨意一下就即刻開荒動土。

天很快就亮了,但不見漢王走出營帳外。樊噲喊道:漢王,漢王,樊噲有事要報。”剛喊完,樊噲就立刻闖進了營帳!劉邦有點生氣,即刻爬了起來,眼睛還紅紅的,昨晚上劉邦一夜未眠。劉邦即刻問道:“樊噲,一大早的,你有什么急事要報?吵死了,我還在睡覺呢!”樊噲答道:“兄弟我,今天一大早就下令清點了一下人數;昨晚上,甚這夜色、茂密叢林又逃了兩千將士,現在只有八千兵馬了。”劉邦當時就跳了起來,桌子上的東西用力一拍就全掉落地上摔了個破碎!接著又開口罵道:“都是些白眼狼、自私自利,毫無義氣的鼠輩,叫他們都給我滾,滾得越遠越好。”

剛罵完,氣還沒消,帳外就傳來了蕭何,說有事要找漢王商量。樊噲趕緊收拾地上的碎片,即刻就出帳去了。劉邦即刻露出了微笑,蕭何給樊噲作揖行了一個禮就進帳去了。請坐后,劉邦便問道:“功曹可有事?”蕭何接著就把這開荒之策一一道給劉邦聽。當時,蕭何并沒有說明是韓信的建議!劉邦笑道:“功曹辛苦了,看來我劉邦還有好日子過!就這樣安排,如此甚好。”只要漢王一點頭,一切都好辦,蕭何高興的出帳去了。

 

夏侯嬰、盧綰也不賴,先是讓漢王住上了新房子,緊接著讓將軍們也住上了新房子。蕭何也有情有義,讓韓信管起糧倉、戶籍人口、將士們的衣食住行,一時間成了漢營里的后勤將軍。漢王更是高興,糧草豐收有望,揮師關中已是指日可待。

作者簡介:楊秀清,男,漢族,出生于江西省、贛州市、興國縣客家人,早年畢業于《北京企業管理研究學院》工商企業管理專業系,大學本科學歷。從小熱愛文學、詩歌、管理哲學、四柱預測學、易經等,現為《中國書畫教育協會會員》《世界漢語言文學分會主席》《中國遠山文學特約作家》《作家前線公眾號簽約作家》《中國詩歌網注冊會員》《中華詩詞論壇注冊會員》《原創~中國作家網注冊用戶》《興國將軍網注冊會員》《愛我興國網注冊會員》《大江論壇網會員》《中國原創文學網注冊會員》《天涯社區注冊會員》部分作品已獲取中國科學院國家授時中心、及北京版權家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版權證書。在多家企業從事過HR總監、生產總監、品控技術經理、及副總經理工作,熟悉科學性管理模塊,懂企業全盤性綜合管理工作。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揚雪 對 碎夢殤情 的評論
時間是世上最好的療傷圣藥!..
揚雪 對 美女啊,請 的評論
對!自重自愛!..
寒士 對 雨夜情思 的評論
情切切雨蒙蒙..
阿呆鳥L.canus 對 雨夜情思 的評論
好極了..
揚雪 對 四十年 斗 的評論
這篇文章是紀念改革開放40周..
90vs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