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我们的时光6

时间2019-05-04   作者风铃子录入风铃子 浏览量113 下载

三十六 

郝军回到L城发现自己又感冒了

在郝军的面前放下一杯热茶阿东看着蜷成一团陷在沙发里的好友一脸无奈地骂道傻子快成穷光蛋了还能乐成这样的也就是你了

嫉妒满满地嫉妒端着茶杯郝军喝了一口随即却被茶水烫得呲牙咧嘴怎么这么烫啊

阿东大笑着拍着桌子烫烫清醒了吧傻子

说什么呢郝军摸了一把被茶水烫?#35828;?#22068;唇想挨打啦

?#19994;?#26159;想打你一顿你疯啦为了你那个伟大的爱情随随便便地就签了卖身契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什么都不要了?#25442;?#21862;

怎么说话呢什么?#23567;?#21334;身契啊协议懂吗是协议郝军不耐烦地点了一支烟猛抽了一口却经不住大声咳嗽起来

阿东看向对面咳得弯下了腰的好友不禁说道感冒还没有好别抽烟了

止住了咳嗽郝军掐灭了手中的香烟轻声说我们?#19994;那?#20917;别人不了解你还不知道吗喝了一口面前小桌子上的茶水从口中缓缓地吐出一口气郝军说工具厂法人是我爸前期投的钱都是我家出的三个姐姐也有一人一份王瑛她想全权接?#27490;?#20855;厂哪有那么简单别忘了我?#19968;?#26377;一个陈刚呢郝军挪动了一下身子让自己更舒服地靠在沙发上他感觉后背又有一些不舒服

阿东没有插话窗外初夏的阳光已经变得刺目阳光透过窗口的纱帘瞬间变得柔和起来铺满了酒吧的地面

其实我特佩服我爸当初他让郝岩嫁给陈刚就是有长远想法的我这个三姐夫我爸的高徒有技术有能力年轻又是独子怎么说都是我们?#19994;?#20154;了工具厂这几年多了几个股东成员陈刚就是其中一个

阿东以前断断续续地听郝军念叨过这些今天再一次听好友的讲述自己就仿佛是在看一部商战大片

郝军还是那样轻声说着自己?#19994;?#20107;情但是又好像和他自身的关系不大我爸太了解他这个儿子了知道?#20197;?#26412;就对工具厂的?#20999;?#29983;意不感兴趣而?#19994;?#30830;我也不是干这个的料所以他从来也没有指望过我能为工具厂做什么我三个姐姐也是她们只会窝里横在生意上就显得善良啦王瑛呢我爸看着她长大太了解她了她?#34892;?#27668;有野心也有一些手腕还是他老哥们的女儿我想我爸是考虑的挺周全的怎么讲呢我爸是希望最好都成了一家人他就省心了只是他老人家可能没有想到我这里却有了变数

郝军的语气里多了一些调侃的味道话又说回来我?#20063;?#26159;还有陈刚盯着吗最差两家人也是五五分成的一家一半也不错呵

你要走阿东不等好友再说一句插话道去哪儿

郝军在咳嗽再一次袭来之前端起小桌子上的茶杯杯子里的茶水已经凉了他没有犹豫地一口喝干是

阿东迟疑了他不知道应该是再去给茶杯续满水还?#21069;?#38745;地听好友讲完

郝军又换了一个姿势我会去X城如果工具厂需要在那边成立一个销售点那最好如果不?#26657;?#25105;去那?#21671;?#26032;开始

这是他?#25237;?#24935;商量好的最初丁慧还想着来L城工作理由是她找工作一定比较容易因为自己是漂亮的女孩子丁慧的自我感觉良好等到的是郝军的一顿蹂躏在郝军的温言暖语里他们的意见达到了统一丁慧不变

在郝军的心?#26657;?#20182;不想丁慧太奔波也不愿意让丁慧感觉压力太大他宁愿自己承担所有的不适也不想让心爱的人委屈一分

现在阿东的惊讶拉回了郝军飞远的思绪

噢没有那么快两年的时间咳嗽牵引了后背的痛楚郝军伸直腰身深深吸了一口气

你不知道那个傻?#23601;?#21487;厉害啦才工作几年啊就已经成为她们单位的重点培养对象等到她今年考过会计技术职称的国家级考试她还有可能做部门的负责人呢她的那个考试是中级职称的考试听说可难了?#36824;?#20667;?#23601;?#35828;自己努力一把拼了命也要通过我看考试通过对那个?#23601;?#19968;定没有问题的

难于?#21592;?#30340;自豪感让郝军满脸的宠溺

看着?#25104;?#28526;红的好友的一脸痴汉笑阿东暗自揣摩这个花痴的样子怎么也不像自己原来认识的郝军看来世人承不欺我深陷入爱情里的人智商为零

剧?#19994;?#21683;嗽让郝军不得不弯腰低下了头续满水阿东把茶杯递给好友关心地说还是去医院好好看看吧你这个感冒前前后后的都拖了很长时间了少抽烟吧听你咳嗽太让人难受了

咳嗽还在断断续续郝军吹着杯子里浮浮?#33080;?#22320;茶叶?#23433;?#24895;意去医院里人太多浪费时间小感冒而已我身体一直不错这次生病主要是前一阵子太累?#21917;?#32047;心也累现在好了事情都顺当了我也解脱了我最近抽烟已经很少了慢慢养一养就行了

喝了水郝军忽然说对了我想起来了最近王琦怎么样我好一阵子没有见到他听陈刚说又请假跑了不是他要办个表演吗你们谈得怎么样

 没谈成他们看不上我这个小地方说太简陋地方也不合适而?#19968;?#19981;时?#23567;?#21487;能是配不上他们的档次吧阿东的?#25104;?#28014;现一?#38752;?#31505;他低?#25918;?#21435;自己腿上被阳光照映出来的几道?#39029;G?#23601;这几天里吧他们的真人秀就要开始表演了是在外地王琦就是忙这个去了太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了

沉默在阿东和郝军之间蔓延

郝军一个方面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面前的好友另一个方面他也为王琦自己打开的那个新世界感到兴奋和开心

生活的苦难?#22270;?#36763;是难免的唯一让我们拥有活下去的力量就是?#26434;?#26410;知明天所抱有的那一点希望

人活着就有看到希望的那一天

 

 

三十七

 

一年一度的会计中级职称考试总算结束了

丁慧考完最后一门走出考场的时候一片金黄叶片落在她的怀里

一阵风?#20498;?#21448;是一片片的黄叶飘零静?#37027;?#22320;却也毫无留恋树叶轻盈的身姿在丁慧的眼里像极了舞者表演时的?#23545;?#20307;态

北方的秋天总是来的触不及防萧杀冷清

秋天的阳光总有一种略显烦躁的模样像是预示着不安的心境一般感伤又有一点?#20999;ġ?/span>

?#19997;?#30340;丁慧?#37027;?#36731;松她拿起掉入怀里的叶片高高举起残缺的叶片绞碎了原本深远的光线碎片一般的阳光映入丁慧?#24742;?#30340;眼眸

告别就是为了再一?#25991;?#19982;你相偎相依

电话铃声响起丁慧丢开手中的树叶拿起电?#21834;?/span>

电话里传来刘?#23721;?#24742;耳的笑声 哈哈别闹别闹电话通了丁慧是我

听出来啦蜜月度完啦甜蜜期还没有过去吧

丁慧不需要看到好友的脸庞就已经感受到刘?#23721;?#24184;福的小女人模样了

电话里的声音带着掩饰不住的开心讨厌你考完了吧打了几个电话都是关机?#21050;?#26126;飞说你一定还在考试总算?#19994;?#20320;啦晚上有时间吧请你吃饭!

饭店奢侈的装潢洁白的桌布华丽的餐具还有服务生规范的操作规规矩矩的笑脸让丁慧拘谨的?#25112;?#20102;双手心里涌现一丝尴尬

圆桌不大已经被色彩诱?#35828;?#33756;碗摆的满满当当服务生却依然还在小桌子的空挡里塞着盛满美食的盘子

丁慧慌忙地劝说点太多了吃不完

几乎把自己半个身子吊在身边人身上的刘?#23721;գ?#19968;脸的甜蜜没事你多吃点这段时间看你累的白天上班下了班又要上课还要陪我逛街帮我准备结婚的事情?#37327;?#21862;谢谢亲爱的慧

除了不时地换一个干净小碟斟满玻璃杯不多的饮料服务生总算不再忙进忙出的了丁慧慢慢地品味着美食听到好友的感谢之言丁慧笑了和?#19968;?#23458;气丁慧举起面前的饮料我借花献佛再一次祝贺你们新婚快乐百年好?#24076;?/span>

欢快的玻璃碰撞声淹没在房间轻快的背景音乐里

李明飞喝干了杯子里的啤酒客气而不失坦诚地说道谢谢你你也是一个好女孩以后也一定会得到你希望的幸福的结了婚的李明飞让丁慧感觉一下子变得老成稳重了许多

刘?#23721;?#22841;了一筷子自?#22909;?#21069;的清蒸鱼肉轻轻放在丁慧的小碟里?#21069;?#19969;慧你也会幸福的刘?#23721;?#30340;眼睛一转又加了一句话 等你结婚的时候我作你的伴娘呗让明?#20667;?#20276;郎

刘?#23721;?#35843;皮的秉性就是成了家也是改变不?#35828;ġ?#26446;明飞无奈地用手指轻轻地点着妻子的额头像教训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地说道你都结婚啦结婚的人是做不了伴郎伴娘的不合规矩懂吗

看着自己的妻子一脸懵懂又懊恼的模样看着刘?#23721;?#22312;自己身边撒?#20040;?#28378;地表示不服气的样子李明飞开心地笑着

就是吃饭也不停嘀?#27490;?#21653;的小夫妻两个笑容像是调了蜜丁慧看着他们想起了远方的人儿

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想念你在想着我呢

一顿饭在刘?#23721;?#30340;嬉笑和胡闹的氛围?#26657;?#24635;算是结束了丁慧回到宿舍的感到自己?#34892;?#31934;疲力竭她想着自己的这个室友加密友的公主脾气不禁?#34892;?#20026;李明飞能够?#31283;?#26377;余地应付妻子的种种突发状况感到佩服

丁慧也很感谢这一?#36733;?#20458;的善解人意晚饭时有几次刘?#23721;?#26080;意间话语中提到了郝军都被李明飞打岔无形之中转移了话题

刘?#23721;?#25644;走了新的室友还没有来一个?#35828;?#25151;间里略微显得静寂丁慧靠在窗边打开的窗外熙熙攘攘的汽车声音灯火通明的高楼大厦吵吵闹闹的街道断断续续从远处传来的音乐声越发显得房间里的安静

会计中级职称的考试一共有四门科目一般来说大家为了保证顺利通过都会选择在两年的时间里慢慢考毕竟很少人可以做到脱产学?#21834;?#20250;计这份工作是相当琐碎的而?#19968;?#38656;要在工作中时刻保持?#24863;?#21644;耐心无论整个单位里的效益如何每一个月份工作的内容却变化不大强度只会有所不同工作繁忙紧急的时候她们忙碌的就是连喝一口水都会是一种奢望如果一边上班还要一次性地通过所有课程的?#24049;ˣ?#21487;以想象这是相当?#37327;?#30340;

而丁慧却偏偏选择了这种最累?#35828;?#26041;式在丁慧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想尽自己的所能给自己的爱人一个安稳的现实

忙碌的日子总算是过去了?#19997;?#30340;丁慧从没有如此强?#19994;?#24605;念远方的人

为了准备这次的考试丁慧忙碌的连正常的睡眠时间都不足他们之间的联系也变得简洁稀少

丁慧拿起手机发出几天来的第一个短信

考试结束了你的咳嗽好了吧想你啦

手机响起了短信的提示音?#30418;量?#21862;多保重自己我最近很忙我也想你

 

 

三十八

 

火车的咣当咣当的节奏声就如同一首吟唱在儿时耳边的催眠曲一般

丁慧昏昏?#33080;?#22320;靠在椅?#25104;希?#36710;厢里东倒西歪的?#19997;停?#20010;个睡意朦?#30465;?#22812;已经很深了丁慧依然没有睡意她看着车窗外面快速掠过的远处的灯光?#38498;?#37324;只有一句话反?#20174;?#29616;分手为什么

以前他们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讲不完的情话道不完的相思

可是不知道从什?#35789;?#20505;开始丁慧明显感觉到了郝军的变化好像就是丁慧准备参加财务考试开始又好像是在这个之前他们不再通话?#35789;?#37085;军接听了丁慧的电话也总是?#25880;?#20960;句多数还是丁慧在说对面的郝军总是静静地听丁慧发现只要自己给郝军讲一些情话之类的事情郝军总是很沉默不再有以前温情般的回应

最让丁慧感觉意外的是夏天的时候他们之间一次的通?#21834;?#22312;电话里丁慧?#22238;?#22320;听到有一个女?#35828;?#22768;音声音很大地叫着打针了?#32972;?#24778;的丁慧还没有?#26159;?#26970;电话那一边的郝军竟然一句话没有解?#20572;?#23601;挂断?#35828;l啊?#31561;到丁慧再一次拨过去的时候电话里面响起的只有忙音

虽然事后郝军解?#20572;?#20182;是在医院里?#36824;?#26159;在探望朋友但是丁慧不能不承认的事实他们之间的联系郝军的回应变得越来越迟缓语句变得越来越简短而?#20197;?#35821;气上郝军总是给丁慧一种忧伤欲?#26434;?#27490;的感觉丁慧觉得郝军在有意躲避自己

最初丁慧用各种方式试探询问郝军她想要知道在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探寻爱人心意改变的想法做法让丁慧发现不但自?#22909;?#26377;得到想要的答?#31119;?#21453;而使得郝军更加明显地选择躲避自己仿佛想要摆脱自己对他的?#21862;?#19968;样丁慧痛苦不堪可是却又感觉无能为力她怎么想也?#20063;?#21040;郝军这样做的理由丁慧不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

为了郝军丁慧变得满腹疑虑小心翼翼

年底的时间历?#35789;?#36130;务部门最忙的时候

很久没有?#20142;?#30340;手机上?#20801;?#30340;是郝军的短信就一句话我们分手吧

没有解?#20572;?#20063;没有理由从接收短信的那个时刻起丁慧再也联系不到郝军

打电话查无此号码

丁慧的心乱了

丁慧重?#24405;?#26597;了一遍自己手边的工作已经完成的财务报表该申报的也都已经申报丁慧又和同事们确认了余下的工作状况交待清楚后续的流程丁慧查看了自己的工作清单再一次确认没有遗漏的事情也没有事情是必须需要自己来做的了为了?#35789;?#20570;完一年的财务总结丁慧和她的同事们忙得连周末也在加班

丁慧长长呼出一口气鼓起勇气她敲开财务主?#20301;?#20070;梅的办公室

?#26434;?#19969;慧的请假申请霍书梅实在是感觉恼火丁慧是自己最得力的助手脑子清晰业务得力年底年初正是财务工作最较劲最繁忙的时候丁慧偏偏赶在这个时候离开霍书梅的内心不愿意同意丁慧的请假申请但是看着已经熬了几个夜晚眼睛红?#31069;?#31070;情疲惫的爱徒霍书?#20998;站?#36824;是心疼体谅了丁慧她批准了丁慧的请假

火车已经提了速度基本上都是夕发朝至方便乘坐的同时也拉近了两个城市的距离丁慧精心算好了自己的日程傍晚时分丁慧登上了这趟开往L城的火车

距离也许产生不了美但是绝对可以造成误会和错误

丁慧就是想知道郝军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丁慧坚信当把自己的心明明?#35013;?#25918;在爱?#35828;?#38754;前的时候郝军你如何还可以选择逃避丁慧相信爱是可以解决他们之间存在的任何问题的

火车不紧不慢地穿行在都市和田?#29240;?#38388;车窗外的灯火也是有时强烈有?#34987;?#26263;无论怎样的变换唯一没有改变的是丁慧看向车窗的那一双眼睛?#20999;?#24545;忡之?#26657;?#26356;多的是坚定和倔强

又是新的一个公立年的到来除了三天的假期比较于中国新年的仪式?#26657;?#22909;像人们?#26434;?#20844;立年没有太多的兴奋和期许车窗外面依然是平日里?#20999;?#28783;火在冬日寒冽的?#32929;校?#32473;?#20999;?#19981;惧冷风的人们照亮着前行的路

 

 

三十九

 

南方的冬天让生活在北方的人总是感觉不一样这里的冬天没有太大的风天阴的仿佛伸手就可以接到水街边的树是绿的花坛里依然还有开放的鲜花可是都像被点了睡穴一般慵?#38646;病?/span>

早上的气温并不低站在火车站广场空旷的场地上丁慧依然感到冷气袭人

接到丁慧的电话阿东懵懂地以为刚刚起床的自己还在梦里当再一次确认了丁慧已经身在L城希望可以通过自己联系上郝军的时候阿东拍着自己短的已经不能再短的头发禁不住苦笑起来

阿东让丁慧先找一家饭店休息一下?#32531;?#20877;联系告诉他具体的地址他答应电话里的丁慧自己会想办法尽快联系郝军

丁慧没有听从阿东的嘱咐她只是站在火车站前空旷的广场上手里拎着一个背包包里除了简单的?#35789;?#29992;品之外从不离身的那个流氓?#29467;?#20598;还有一包丁慧精心挑选的带给爱?#35828;?#29983;日礼物皮带礼?#23567;?/span>

郝军出生在冬天最冷的日子里每一年这个时候丁慧都会挑选一款皮带?#36879;?#37085;军因为有一种说法皮带可以栓住爱?#35828;?#24515;但是丁慧总是无法?#35789;?#36865;上自己的祝贺礼物他们见面的机会很少相处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平时他们都会选择两人见面的时候把为对方挑选的礼物?#36879;?#24444;此

广场里人来人往每个人都是行色匆匆若有所思

?#20882;?#19996;没有想到的郝军在电话里听到丁慧已经来到L城的消息丝毫没有感觉吃惊话筒中传来的郝军一声叹气声更像是郝军心里压抑的一种释放说话的语气里还伴随着郝军的一丝无奈和心疼

匆忙之中赶来的阿东看见丁慧站在广场的?#37266;?#28385;脸的微笑丝毫不能掩饰她失落的表情和探询的目光阿东心里一阵酸楚阿东压抑住自己复杂的情绪他告?#21480;?#24935;郝军下午才有空他们已经约好郝军让自己先接丁慧过去

阿东带着丁慧回到了自己的小酒吧

酒吧里没有北方的房间里冬日随处可见的暖气虽然室内的温度和外面相差无几但是丁慧却不再感觉寒冷

从郝军走进酒吧的那一刻丁慧就没有移开自己注视着爱?#35828;哪?#20809;

他瘦了

午后的酒吧里没有客人阿东依然为郝军挑了一个安静地角落阿东简单地和郝军寒暄了几句放下一杯热水?#23545;?#22320;走开了

酒吧里的光线很暗郝军穿的很厚他卷曲着身子双手交叉在胸前缩在沙发里头上带着棒球?#20445;?#24125;沿压得很低丁慧看不到郝军?#25104;?#30340;表情

自始至终郝军就没有看过丁慧一眼

感觉郝军好像剃了头发丁慧看着郝军想问他是不是病了可是话还没有问出口眼泪却落了下来

依然头也不抬的郝军却像是看到了一般轻轻地说别哭

好像需要积蓄力气一般郝军停顿了好久时间久的丁慧以为不会再听到爱?#35828;?#35805;了

知道你会来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

依然是停顿郝军仿佛在斟酌着自己要讲出来话语的措?#29301;?#22914;何才可以简洁

一路上累了吧?#35789;背?#39277;了吗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丁慧哽咽着这是她唯一可以说出来的也是她无数次询问自己的问题

累了

几周以来丁慧准备的?#20999;?#24819;要知道答案的无数个话题就在郝军一句累了的面前破损成一道道委屈的泪水冲击着丁慧的心

为什么啊丁慧想要走到郝军的身边看看那一双印刻在自己心里?#20142;?#30340;双眼摇一摇曾经无数次给予自己温暖的身躯

郝军仿佛看进丁慧的心里从见到丁慧的那一刻郝军?#31181;?#19981;住地想要和以前无数次一样的自然地投入对方温暖的?#28526;?#36367;实地抱个满?#22330;?#20294;是现在他害怕了害怕自己身上消毒水的味道郝军的手微微抬了抬轻声说道?#30333;?#22909;了我感冒了离远点

丁慧向着郝军的方向探出身子压抑着涌出眼眶的泪水你知道?#20063;?#20250;在意的

郝军摆了一摆手低着头不语

丁慧的眼泪缓缓滑下她不想让郝军不开心丁慧只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不是她又不愿意了又提了什么别的条件吗?#21683;?#26524;两年的时间?#36824;?#25105;可以等的丁慧害怕自己带着哽咽声的话语郝军听不清楚?#21448;?#20102;语气我可以等十年二十年我都可以多长多长的时间都可以啊如果有条件你告诉我啊我们一起想办法好不好你说话啊

看到郝军什么表示都没?#26657;?#21482;是低头仿佛在?#20102;?#19969;慧的语速变得急促她努力让自己的语气保持柔和如果如果是你家里不同意你告诉我该怎么做就可以的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啊

郝军依然静静地蜷缩在沙发的一头丁慧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清楚地说出话来眼泪总是挡住她看向郝军的视线还是还是我做错了什么了吗只要你告诉我我什么都可以改的啊

丁慧的眼睛盯着沙发里一动不动的郝军眼泪一次又一次地迷花了视线

?#29240;?#35201;只要你不要说

说不下去的丁慧用手背擦去流到自己嘴角边的水渍丁慧把自己能够想到的所有猜测一股脑地都讲了出来你不用来回跑的你不?#32654;?#24320;家我可以来你这里的啊眼巴巴地看着对面的人儿?#20197;?#20040;都可以的真的只要只要

郝军感觉后背和胸前的刺痛再也压不住自己心里的疼看着面前自己最爱的人儿 听着自己一直以?#35789;?#22914;珍宝的爱人在自己的面前说着最卑微的话表示着她最低微的请求郝军已经无法再伪装自己的无视和冷漠可是他又能怎样呢?#21487;?#23475;吗拖累着这个世界上他最想保护宠爱的这个人吗在他最爱的人身边寻找怜悯吗

郝军不愿意

爱你所以我选择转身

郝军双手紧紧地攥住厚厚的羽绒衣他压制着自己心里的冲动低头咳嗽郝军反复地在心里重复着不说不做冷漠一定要保持冷漠

这半年多来自己?#37327;?#26500;建起的?#24756;?#22561;垒已经将郝军深深地困住其?#23567;?#37085;军想要留给自己最爱的那个?#35828;模?#23558;是一片?#26434;?#36731;松的新世界

你想多了郝军感觉自己已经坚持不住了他打断丁慧果断说道今天?#19968;?#26377;事陪不了你你在阿东这里住一宿明天我让他送你回去

丁慧呆呆地望着起身往外走的郝军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郝军自己心?#21738;?#24565;的人那个无比宠爱自己的人如今?#35789;?#36825;样没有任何理由地对待自己如?#35828;?#20915;绝

丁慧手足无措之前她所有设想的可能结果都被郝军的无语无视击的粉碎丁慧只能用一双无助地双眼一刻不停地盯着郝军的一举一动她想抱一抱眼前的爱人却被郝军有意无意地?#23545;?#36991;开

在酒吧另一角的阿东看到这边的情景慌忙疾步赶过来他想要搀扶郝军却被好友一个手势制止

走出酒吧门外依然阴冷感觉不到阳光四处却又让人感到明?#20301;?#22320;刺眼丁慧垂下眼帘忍住不断滑落的泪水默默地跟在两个?#35828;?#21518;边

阿东为郝军叫了一辆出租车

郝军用一只手抓住打开的?#24471;牛?#36716;回头对着眼圈通红低头不语地丁慧轻声说了一句

再见

 

 

四十

 

病房里的灯光昏昏黄黄地罩着房间照的每个人都感觉难掩地压抑病房里无论是躺在床上的还是坐在一旁?#32478;?#30340;人都刻意地压低了自己谈话的声音就是忙里忙外地护工们也都是轻手轻脚地仿佛害怕自己的肆意惊扰了什么不得不溜走的东西一般

郝军靠在床头看向做在一边埋头?#35789;?#30340;?#19968;|?/span>

?#20843;?#36208;啦没说什么吧

我能说什么阿东不满地说吃了早饭就要走让我帮忙叫的出租车自己走的怎么劝都不听够倔的

怎么说我们呢郝军的语气依然装着满满的宠溺她啊就是怕麻烦你太多心软又善良总?#19981;短?#21035;人考虑

?#28909;?#36825;么好你病了为什么又不告诉她看她昨晚就没有睡多久的样子走的那叫一个凄凉你怎么想的爱人不就是要互相扶持吗阿东实在是心疼这一对恋人

看着他们相识听着他们相?#25285;?#24863;受着他们的相思现在又要帮着他们的相离

阿东有一种?#34892;?#26080;力的感觉

告诉她又能怎么样呢郝军垂下眼眸隐藏了自己的落寞她外表看着柔弱其实心里是一个特别认?#35272;?#30340;孩子如果让她看着我一步一步地郝军顿了一下缓了口气?#28909;?#35828;爱该放手的时候那就放手吧

一股悲?#35828;?#27668;氛充斥在两个?#35828;?#22235;周

阿东想要打破沉?#30130;?#36716;移了话题今天见到你父亲了带着你姐的孩子在超市里遇见的说等你明天手术后要给你好好?#20849;?#27605;竟是第二次手术了

噢郝军换了一个靠着的姿势此时?#19997;̣?#20182;有了一种想要和人倾述的欲望我爸变化挺大的吧?#20063;?#20102;受打击最大的可能是我爸吧

不等阿东说话郝军接着说你不知道我爸在我眼里一直都是一个强悍硬气的人以前厂子倒闭无论家里多难他都可以仰着头抄起煤?#20063;?#23376;把那个日本?#35828;?#35828;?#36879;?#36305;工具厂最开始创业的时候有多艰难真是要什么没有什么资金资源市场一样都是从零开始可是他?#21019;?#30528;一帮除了有点手艺什么都没有的师哥师弟徒弟的一点一点地硬是打开了一片新天地像一座山一样屹立不倒可是这一次却因为我这个最不孝顺的儿子我爸变得脆弱一下子老了许多每一次他来医院无论见到谁都是一副小心翼翼点头哈腰的模样谦卑的样子那个样子好像好像郝军也没有想到自己还能够笑着说出这些话好像他不那样做他就大错特错了他的儿子就会被人欺负了一样

阿东看着床边的小柜郝军?#25104;?#24102;着的笑意阿东不想再看第二次

郝军调整了自己的?#34892;?#22833;控的情绪工具厂这半年多我爸很少去了听郝岩说差不多厂里辈分大一点的人看到我爸退了以后也慢慢都隐退了现在厂里主要是陈刚和王瑛在负责

?#21069;?#25105;说呢我每一次来怎?#21019;?#26469;没?#20449;?#21040;过王瑛呢阿东一脸的嘲讽忙工作呵

自从阿东知道自己得病从第一次住院手术到这一次的复发阿东几乎粘在了郝军的身边有事没事?#22242;?#30528;郝军郝军感激地望着阿东这个自小玩在一起的好友感谢他的陪伴让郝军感受着一种朋友间的温暖

阿东说出的话语郝军没有办法反?#25285;?#21482;是病床上的他在心里却放下了许多的世故?#21069;?#20154;在面对生死的关头还有什?#35789;?#25918;不下的呢

也不能埋怨她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看重的东西都不一样不能强求的郝军语气里夹带着淡淡地忧郁王瑛平日里你看她一幅高傲不可一世的样子其实在内心里她特别缺少安全?#26657;?#32780;且内心特别自?#21834;咧?#30340;时候王瑛有过自己爱的人后来仅仅因为家庭还有可能是社会地位的原因两个人就分手了可能对她的影响挺大

郝军温柔地想起以前?#25237;?#24935;的一次关于社会?#25758;?#30340;探讨话题围绕着他们看过的司?#26469;?#30340;红与黑?#27675;?#24320;的书中人物于连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跻身上流社会结果粉身碎骨想要跨越自身阶级的奋?#38450;?#31243;是心酸而且艰辛的郝军记得丁慧说她看过一些讨论关于社会阶级的话题其中有一个很有趣的讲法?#21917;?#20026;阶级之间就像竹子的竹节一般阶级的分界线就是竹节之间的突起突起代表着阶级之间难以逾越的?#20064;?#22914;果有人想要跨越这道?#20064;?#24517;将是一场恶战而且几乎无法逾越郝军?#31508;?#25552;出社会在不断地进步阶级这个?#25293;?#20063;变得淡化了他们都认为当今社会的进步不是消灭阶级而是在慢慢地磨平阶级与阶级之间横着的那一道?#20064;?#25152;以现今的社会很少有所谓的贵族但是绝对不会缺少社会所标榜的众多的成功人士才华财力都是可以进入更高一个社会层次的助力更是标榜阶级的一?#32622;啤?/span>

王瑛选择的所做的就是她想要逾越的自己的阶级郝军没有什么理由可以埋怨就像他说的每个人心中所追求的幸福毕竟是不同的

?#26434;?#19968;个肚子饥饿的人你永远无法要求他抬头看看蓝天和?#33258;疲?#20139;受阳光会让你忘记?#20801;?#29289;的渴望的的确做不到因为在他的肚子里是空空如也阳光填不饱饥

自己选择的人生苦也好乐也罢都只能独自走下去

阿东临走的时候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丁慧托付自己一定要交给郝军的生日礼?#23567;?/span>

郝军盯着那个小小的包装精美的盒子接过来郝军双手轻轻地划过盒子的四边打开?#30475;?#38706;出装着一条男式皮带的礼?#23567;?#19968;张贺卡掉落在洁白的床单上

亲亲?#20309;?#24895;?#31508;?#20276;你身边的只有我爱你的心

生日快乐 

郝军呆呆地盯着粉红色的纸片

有那么一霎那的犹豫最终郝军还是放下了

郝军扭过身子探头打开床边的小柜子拿出来一个袋子郝军把小盒子装进袋子递给阿东还得麻烦你一件事那个傻?#23601;?#21834;肯定还会找来我呢郝军希望自己无论什?#35789;?#20505;让人看起来都是坚强的我这个样子还是不见的好你帮我把这个袋子转交给她吧郝军艰难地说道还有从枕头下面郝军取出一个白色的信封你也不必说什么把这个给她就行了

阿东心中一紧假装轻松地接过好友手中的袋子却无法讲出一个字

病房里漆黑一片走?#28982;?#40644;的光线从房间的门缝透进来稀疏的光线交叉着想要划?#21697;?#38388;里的黑暗

郝军躺在病床上手里紧握着一张几乎已经成为团子的粉色的小卡片

从自己知道得了?#20255;?#30340;那一刻起一直保持着乐观的郝军第一次感觉自己那?#25386;?#25238;的心灵被一只无形的手抚摸着内心深处硬撑着的某种东西开始像蜡一样变软?#35272;?#20102;他双手捂着脸哭了起来

?#37070;?#19968;直追随他的?#25386;?#21957;闻他的行踪只是尚未下定决心给他最后一击马尔克斯百年孤独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李朝胜 对 ?#20197;?#25285;任站长..
厭之 对 七绝夕阳 的评论
有景有情妙厭之..
天狼 对 清平乐 漫 的评论
语言清丽含蓄表达的感情婉..
天狼 对 清平乐 漫 的评论
语言清丽含蓄表达的感情婉..
天狼 对 沁园春感恩 的评论
全篇格调雄浑气象磅礴高唱..
90vsȷ